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兀野王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81 2020.01.19 10:00

  秦良玉亲自带着人马迎战。

  山地里地形狭窄,行军打仗都困难,但是秦良玉手下的白杆兵,是惯于打山地战的,熟悉山路就象吃饭睡觉一样,以“小群多路”的阵形出战,一队队士兵从各条山谷、山涧里穿出来,漫山遍野全是持白腊杆的人。

  先锋官麻仓收,手持一只长戟,率先冲到前面。

  果然,前面一只队伍。

  敌方士兵是奇形怪状的,有头上戴鸟羽毛的,有穿黑色褶裙的,还有披着兽皮的,手里拿着长刀、长枪或是木棒。

  这是生苗。

  生苗不录在朝廷户籍里,少与外界来往,处于“半野化”状态。士兵们个个凶悍,力大无穷,象虎豹一般。

  队伍前面站着一名大汉,果然象探子说的那样,象黑熊一样粗壮,裸着半边肩膀胸脯,斜披着半片带条纹的土黄色豹子皮,黑黑的肌肉虬结,胡须戟张,胸毛老长,看上去就是半人半兽。

  手里拎着件铁蒺藜。

  就和铁锤差不多,上面有刺,属于沉重兵器,力气小的抡不动。

  往那儿一站,透着一股野性的凛凛威风,嘴里“哇呀”地一叫,声音粗豪,和老虎的叫声也差不多少。整个看上去甚是瘆人。

  兀野王!

  他身旁的生苗士兵们,也都象他一样凶蛮,手执武器,眼里放出野性的凶光,嘴里“嗬嗬”地叫嚷着,如兽类嗥叫,听上去令人胆寒。

  白杆兵们可不怕这些。

  麻仓收也是一员膀大腰圆的勇将,僰人出身,自然不惧怕凶悍的生苗。他二话不话,手执铁戟就朝兀野王冲上去,身后的白杆兵们发出一声呐喊,“杀——”

  冲向生苗队伍。

  兀野王一声暴叫,提铁蒺藜应战,两脚一跃,魁伟的身躯跳起好几尺高,冲向麻仓收。

  “当,”

  铁戟和铁蒺藜撞在一起,迸起一溜火星。

  麻仓收久经战阵,经验丰富,铁戟没有迟滞,迅速拐了个弯,又象兀野王刺去,一道寒光闪过,转瞬间就刺到了兀野王那长满胸毛的胸脯跟前。

  那兀野王的身体虽然粗壮,却是异常柔韧灵活,象豹子似的一扭,就躲开了锋利的戟头,怪叫一声,飞腿踹向麻仓收的腰。

  那只大脚片子就象个簸箕,又黑又脏,脚底板上的黑泥有半寸厚,比熊掌还硬。

  一招试过,便能看出来,这家伙确实骁勇,肌肉强劲程度远超常人,力大无穷而灵活自如,这是自幼在山林里搏虎杀豹练出来的。

  麻仓收使了个“大弯腰倒插柳”。

  身子疾闪,避开敌人的攻击,同时戟交左手,回头望月,以戟的后尾刺向兀野王。

  这是绝招,闪避中途骤施袭击,出敌不意回身猛刺,戟尾带尖,同样能致人死地,常常在战场上一招刺穿敌人胸膛。

  但令人惊讶得是,兀野王突然把腰一收。

  他就象个大猩猩一样,后背向后耸起,做了个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的动作,腰身陡然成个弓型,瞬间位置后移数寸,正好堪堪避过了戟尾,戟尾的尖头贴着兀野王的胸毛擦过。

  “唰——”

  铁蒺藜猛地抡起来,砸向戟杆。

  “咔嚓,”戟杆被一下砸断了。

  兀野王怒吼一声,吸一口气,腰身便恢复了原状,挺身向前,扑向麻仓收。

  麻仓收大惊失色,他想不到兀野王竟然身体会有异禀,手里现在只剩下了半截断戟,百忙中举起相迎,“当”的一声,又与铁蒺藜相撞。

  戟的一只旁刃被砸弯。

  麻仓收再次后跃,撤退。

  兀野王嘴里象野兽般地嗥叫一声,再向前追过来,状如黑熊扑食。

  这家伙野兽般的本事令人惊骇。

  铁蒺藜抡起来,嗡嗡作响,象一片黑风砸向麻仓收,麻仓收手扫半截断戟,难以抵挡,只能一再后退。

  四周好几个白杆兵冲过来,救援麻仓收,白杆尖端的弯钩形利刃朝着兀野王乱砍,兀野王嘴里连连怒吼,举铁蒺藜遮拦,只听“当当”数声脆响,两三把白腊杆被一起砸落在地。

  太勇悍了!!

  此时,战场上已经乱成一团。

  白杆兵和生苗兵混战在一起。

  山地作战,和平原大大不同,坡上坡下士兵们蹿蹦跳跃,地形复杂,就得看身体的灵活性,最重要的是两条腿对山地的适应性。

  这两只部队,都是山里打出来的,在沟岭上如履平地,生苗兵粗壮勇悍,而白杆兵则是训练有素,战斗力爆棚,这一场龙争虎斗,当真好看。

  只见一群群人影在崎岖不平的山地上,倏来倏往,闪展腾挪,灵如猿,捷如鹿,猛如豹,在岩石上、沟坎间跳上跳下,疾转忙蹿,每一道陡坡,每一处沟壑不但形不成阻碍,反而都是杀敌的凭藉。

  没用多长时间,白杆兵就占了上风。

  很简单,他们是专门训练的山地士兵,不但从小熟悉山地,而且作战素质极高,打起仗来进退有度,互相配合,手里的白腊杆使起来得心应手,可钩、可砍、可锁、可夺敌人兵器,而且能两头杀敌,在战斗中威力无穷。

  生苗兵被杀得鬼哭狼嚎,声声惨叫。

  一条条剽悍的生苗汉子倒下去,血溅山岩。

  白杆兵步步紧逼。

  虽然兀野王异常骁勇,杀得麻仓收狼狈逃窜,但是四周的白杆兵一层层地往上涌,杀退一批,又来一批,他只能连蹦带跳,陷入苦战。

  麻仓收缓过手来,扔掉半截戟头,换了一杆白杆刀,指挥着士兵们对生苗兵进行围剿。

  “弟兄们,跟我杀,三面合围,两翼包抄。”

  命令下去,白杆兵展开了“围歼”模式。

  战斗胜利的天平,迅速朝着白杆兵倾斜。

  这时候,生苗兵开始撤退了。

  兀野王的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啸声。

  “嗷——”

  状似虎吼。

  随着这声呼啸,他抡起铁蒺藜,连劈带砸,逼退身旁十几个白杆兵的围剿,率领生苗兵向斜刺里后退。

  生苗兵确实支撑不住了,他们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啸叫,仓皇后退,拚命冲开白杆兵的围堵,撤向一道陡峭险峻的山梁。

  麻仓收带着士兵们紧紧追击。

  “杀啊——”

  喊杀声漫山遍野,如同山风呼啸。

  生苗兵在丢下几百具尸体的代价后,拚命冲出包围,攀上梁,退向陡直的山峰。

  ……

  秦良玉站在一座山包的半腰上,冷静地观察着战场局势,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战斗,胜利了。

  一场痛痛快快的胜利。

  白杆兵再一次展示了过人的战斗素质,不愧是“山地战”之王。

  作为统帅,她有理由向战场露出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