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仙术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494 2019.12.25 09:35

  顺天王说:“桑蛊公的高徒,就在这间大殿内,就在大家眼前。”

  大家都一愣。

  谁?

  谁是桑蛊公的徒弟?

  只见顺天王把那个给大家斟酒的小校,给拉过来。这个人穿了一身箭袖号衣,长得鹰鼻鹞目,两腮无肉,瘦削精悍,黄色的小眼珠转来转去,透着一股阴气。

  “各位,这位兄弟名叫麻无卡,他自幼跟随桑蛊公修行,深得乃师真传,尤其是星相占卜爻词之术,最为精通,在岭南被称为‘陀道神’,声名赫赫,兄弟把麻无卡兄弟推荐给大家,为咱们英雄大会,占卜一局,如何?”

  刚才,麻无卡以“下人”身份为在座诸雄斟酒,手法娴熟,臂力强劲,别人倒也不以为意,在这个群雄聚会之所,武艺高强之人只怕数也数不清。但他居然是“桑蛊公”的传人,这倒是令人刮目相看了。

  也不奇怪,这十三家“贼首”来自五湖四海,结识各类江湖能人异士当真是再平常不过。

  顺天王的提议当然获得一致赞同。

  群雄纷纷乱嚷:“同意,请神仙给咱们占一课。”“好,神灵指点咱们,大家照做便是。”

  大殿里,一道道目光,都齐唰唰地聚集在麻无卡的身上。

  麻无卡朝着四周的义军首领们,团团作了个揖,开口说道:“承蒙抬爱,在座的均是名震天下英雄豪杰,麻某奉命献技,敢不从命。”

  他的中原官话说得字正腔圆,而且颇为文雅,显得很有学识。

  看麻无卡的长相,颇似岭南僰人或是越人,彼时古越各族之中普遍学习汉文,更有饱读诗书,文化高深的,并不稀奇。

  只见麻无卡向着大殿外面一招手,走进几个抬着家什的士兵,前面两个抬着一个一人多高的木头桩子,桩子上花花道道地刻着别人看不懂的符号,还刻着几张呲牙咧嘴的鬼脸图案,最顶端插着一只匕首,看上去颇为怪异。

  后面的人则抬着一只直径约一米的铸铁火盆,就是北方冬天里农家烤火用的炭盆,里边放上燃着的木炭,用来取暖。

  还有一个人,提着一只两尺长的铁铧头。

  这些家具物件提进大殿来,颇让人费解。而麻无卡招之既来,显然是早有准备。

  要说满屋之中最感惊奇的,莫过于谭天保了。

  他可从来也没见识过古代“巫术”,眼瞅着麻无卡鼓捣进这些奇奇怪怪的物件,处处透着神秘,看得他一愣一愣的,心道:他不是要占卜吗?怎么还用得着树桩、铁盆、铧头?

  搞什么名堂?

  正自看得目瞪口呆,忽然——他发觉高迎祥向他悄悄使了个眼色。

  哦……

  明白了。

  谭天保可不笨,立刻就醒悟过来。

  这一场“占卜”,显然是顺天王早就做好的局,麻无卡的登场,还有这些铧头火盆之类的道具,早就预备好了,这是经过精心谋划的。

  目的——让顺天王、闯塌天实现自己的计划。

  夺取“英雄大会”的盟主!

  ……

  高迎祥朝谭天保使的这个眼色,并未引起别人的丝毫注意,殿内群雄的注意力全在麻无卡的身上。

  而结果……已经完全改变了。

  一个眼神之间,可以改变所有的局面,包括决定事关历史重大走向的宏大事项。

  ……

  谭天保悄悄溜出了大殿。

  他作为一个普通“侍者”走出殿外,也没有引起这些袅雄的任何注意,甚至根本就没有人用眼角瞅上他一眼。

  ……

  殿内,一场庄严而郑重的“巫卜”正式开场了。

  只见麻无卡神情严肃,朝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深鞠一躬,表示通告各方神灵,我要作法了。然后他闭上眼睛,两手作十字交叉,抚在胸前,口里念念有词。

  那些草莽豪杰们,都安静下来,围坐四周,直眉瞪眼地瞅着。

  “着,”

  突然麻无卡睁开眼睛,一声低喝,飞步上前,跃到那根粗大的树桩子前,伸掌拍出,右掌“啪”地猛击在树桩上。

  树桩并未被他击倒,但是桩头上插着的那把匕首,却被震落了。

  这一手功夫看似平平无奇,其实很难,匕首插入木桩,需要用大力震动木桩才能让它松动,“借桩传力”不但需要手腕力道,还要有极强的爆发力与掌上硬功。

  在座的一众袅雄,眼里可都不揉沙子,大家对武功可是懂行的,见了麻无卡这一手,禁不住齐声赞叹起来:

  “好,”“好手段。”

  说时迟,那时快,匕首从桩头掉落,麻无卡伸手一抄,就抓在手里,迅速朝着木桩上的几个画着“鬼符”的部位刺去。

  “啪啪啪,”

  匕首削得木桩上的木屑纷纷坠落。

  这几下接刀,刺木,动作麻利,手法娴熟,看得人眼花缭乱。

  古时有个说法,将仇家或是诅咒对象的“魂形”刻画在纸人或是木人上,用针刺或是刀砍火烧,就能置对方于死地,麻卡用刀去刺木桩上的鬼符,大约也是“巫法”的一种常见手段。

  而接下来的事更让众人惊叹:

  只见麻无卡伸手将掉落的木屑抓住,然后再往地上一甩,甩落在地上的居然都是活物,有蝗虫,有蜥蜴,有蜈蚣……这些虫子在地上蠕动爬行。

  麻无卡手法迅捷,人们也看不清木屑是怎么变成活虫的,这一手“仙术”让人觉得怪异又钦佩,当下有人惊叫,有人喝彩,也有懂行的,向旁人解释:“这叫做‘放兵术’,仙家施法,把隐藏的戾鬼之魂揪出来。”

  接着,麻无卡弯腰将一个个活虫拣起来,扔进那个装着木炭的铁盆里,木炭烧得炽旺,虫子扔进去立刻烧得皮焦肉烂,滋啦乱响,飘起一股糊肉味儿。

  然后,又把那个铁铧头扔进炭盆。

  再把脚上的布鞋脱下来。

  接下来……令人惊骇的事情出现在大家眼前。

  只见麻无卡嘴里念念有词,祷告了几句,然后圆睁双目,猛地双脚一跳,跳进铁炭盆里,就那样赤着双脚,踩在铁炭盆里那只铁铧头上!

  盆里盛着燃着的木炭,温度可想而知,而铁铧头在炭火的烧烤下自然也是炽热无比,人的双脚踩上去,那还不立刻烧烂了?

  嗤——

  只见麻无卡脚底板上冒起一溜青烟!

  虽然在座的诸人,每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豪杰,但是眼瞅着麻无卡赤脚踏上炭火,依然是惊得眼珠子溜圆,张大嘴巴,惊异不已。

  麻无卡却是毫无痛苦之状,在铁铧头上踩过,便迅速跳下来,双脚落地。

  他的两脚黑乎乎的,却也看不出来是否受伤。

  反正麻无卡神态自若,并没有一点伤痛模样,他把两只赤脚在地上蹭了两蹭,向着殿外高声喊道:“请神盘。”

  原来,刚才这一系列的“表演”,只不过是“巫卜”的开场预热节目,真正的占卜,还没开始。

  一句“请神盘”喊出去,外面却没动静。

  等了几秒钟,依然没有下文。

  麻无卡有些纳闷儿,又冲殿外喊了一声:“请神盘。”

  顺天王坐不住了,指示一名亲兵,“你出去看看。”

  那亲兵答应一声,走出去,隔了没两分钟,只见殿外走进两个士兵来,这俩兵抬着一只三尺长宽的木头箱子,看上去颇为沉重。

  箱子里,就是“神盘”吗?

  大家都好奇地盯着。

  却见那两个士兵把箱子抬到殿里,放下,然后……却是面色苍白,身子摇了几摇,咕咚一声,跌倒在地上,仰面八叉地摔在地板上,人事不省了。

  嗯?

  众人包括麻无卡在内,都是吃了一惊。

  什么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