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贵妇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12 2020.01.13 06:35

  生死战也经历过不少,死尸也见多了,但是……给人扔在药草丛里当肥料,却实在不象话,令人心里发麻。

  谭天保战战兢兢,忙不迭地辩解,“小妹妹,误会了,我真不偷花的,我是挑八股绳卖货的。”

  那小姑娘哼了一声,没理他,拿脚踢了三梆子一下。

  “喂,喂,醒来。”

  三梆子卜愣了一下脑袋,懵里懵懂地骂道:“浑蛋,谁踢我?”

  小姑娘抡起扫帚,在三梆子脑袋上“叭叭叭”连着打了好几下,把三梆子彻底打醒了。

  “喂……你是谁?哪里来的母夜叉……”

  “叭叭叭,”扫帚爆豆般地打在三梆子头上,他那梆子形的大脑门打起来非常方便。

  谭天保在旁边求情,“小妹妹,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个人是臭嘴子,从来不会说话,喂,老三,你嘴巴老实点儿。”

  三梆子脸上被扫帚苗划破了好几道血口子,呲牙咧嘴,不敢再骂,瑟缩着蔫巴下来。

  “小菊,小菊,”

  随着喊声,从外面跑来一个戴尖帽的仆人模样的男人,冲着小姑娘说道:“你磨蹭什么呢,老夫人回来了,你快去吧。”

  “嗯,”小姑娘答应一声,对那男仆说:“阿福,你把这两堆肥料看好了,尤其是那个梆子头,可恶得很,再不老实就使劲揍他。”

  我去……两堆肥料。

  谭天保和三梆子对望一眼,两张愁苦脸,一对张惶状。

  男仆笑模滋地瞅着两个俘虏。

  似乎很享受他俩的惶恐模样。

  他越笑,谭天保越心里没底,害怕,他朝着男仆挤出一丝谄媚的笑意,“阿福老兄,嘿嘿,您看,我们就是个游方货郎,干柴巴骨,浑身也没几两肉,当肥料也太瘦了……”

  “对对,太瘦了。”三梆子在一旁点头附和。

  “……嘿嘿,老兄,您高抬贵手,放兄弟一马,日后必当涌泉相报……”

  “说,你们为什么要偷药材?”阿福趾高气扬。

  “不不,误会了,您误会了,兄弟以前学过些药草知识,看见有种植药材,忍不住上前观赏,绝无偷盗,若有贼心天打雷……”

  “你懂得药材?”

  阿福突然瞪大了眼睛。

  “是,我以前学过,一般的药草都还懂一点……”

  “哈哈,太好了,”阿福兴奋起来,上前抓住谭天保肩膀,三把两把,扯掉他身上的绳子,“放屁崩出个金元宝……快跟我去见老夫人。”

  稀里糊涂中,谭天保被拽着走出房间,穿过一道走廊,来到另一间宽大的客厅里。

  客厅里陈设很简单,几把木椅,一张书案,惹眼的是靠墙摆着个长长的兵器架子,架子上放着刀剑戟槊……十来种兵器耀眼生光。

  主人似乎是武将。

  阿福命令谭天保在客厅等候,然后跑了出去,时候不大,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妇人,在小菊的陪伴下,缓步走进客厅。

  这贵妇人穿的是汉家服饰,梳着盘式发髻,眉目和蔼,面容清秀,一副沉稳之相,她朝谭天保打量两眼,开口问道:“敢问小哥,是哪里来的?”

  语气平静谦和。

  一看就是个知书答理的大家闺秀出身。

  谭天保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了。他朝贵妇人施了一礼,“回老夫人,我叫谭天保,是从陇原地界来的,挑八股绳糊口。”

  “你懂医药?”

  “小人学过一些,药材药理药性,略知一二。《伤寒杂病论》、《皇帝内经》、《灵枢》、《素问》之类,都是从小熟读了的。”

  贵妇面露满意之色,“那好,不瞒小哥,我们这地处偏远,最缺精通医药之才,我种了些药草,苦于不懂侍弄,请你给我指点一二,如何?”

  “小人遵命。”

  谭天保恭谨地答道。

  同时他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这回,自己和三梆子的命大概是保住了。

  这也说明一件事,本事,永远是救命的资本。

  贵妇说道:“我这儿正好有个病人,你去给瞧瞧。小菊,你带他去。”

  这贵妇说话的时候,态度和蔼,语气平缓,但是眉宇间一股自然的威势,令人不敢违抗,那种高贵凛然之气浑然天成,溢于身外。

  一举一动透着威仪。

  谭天保在义军里和粗鲁的红脖莽汉打交道多了,乍一见这贵妇气质,不由得油然而生敬意。

  在小菊的带领下,他穿过厅堂,来到一间偏房里。

  床上躺着一个病号。

  谭天保吃了一惊,他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个人……正是躺在药草丛里的“大白脚丫子”,没错,穿着形态,就是他,那柄古铜色宝剑还放在身旁。

  怎么着,他不是肥料?

  不敢多问。

  上前摸了摸脉,验了验舌苔。

  “大白脚丫子”昏昏沉沉,眼睛不睁。

  谭天保说道:“他是气血淤阻,暂时昏厥,有中毒症状,我给开一副方子。只需两剂解毒药,喝些绿豆汤,就能醒过来了,无大碍。”

  小菊说:“别开方子,我们这儿没药铺,你自己去药圃里拔药草吧。”

  “哦,”

  谭天保明白了。

  山里交通不畅,更没有药店,所以这家贵妇人才自己种植药材。

  走出庭院,左右四望,群山环抱,这里是一处向阳的平坡,坡上盖起一栋院落,门楣上写着“怀思园”三个汉字,似是座山间别墅。

  顺着弯曲的山路,走下坡去,拐了两个弯,就到了那片谭天保昏倒的药材种植园。

  这时候,谭天保才发现,苗圃里种着几十株曼陀罗。

  他明白了,自己和三梆子之所以昏过去,就是因为吸进了曼陀罗的毒气,才致昏迷,那个“大白脚丫”子,只怕也是因此而昏倒在苗圃里的。

  这种药草毒性甚强,尤其是在午后阳光下,几株药草释放的毒气就能让人昏迷,早晚天凉后就无碍了。

  谭天保仔细检视,在药材丛中拔了一些野菊、金钱草、金银花之类,对小菊说:“这些药材都有用,只不过种得不好,象曼陀罗这样的应该单独种植,否则会影响其它的药草生长。还有,这一片黄精快枯萎了,是肥水过勤,火旺内涝。”

  “咯咯……”

  小菊突然笑起来,一张圆脸蛋涌起调皮。

  “你不会以为,我真会把你和那个梆子头当肥料吧?”

  谭天保面露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讪讪地笑了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