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夜里的贼娃子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68 2020.01.13 10:35

  谭天保把几样药草浸泡熬煮,给病人灌下去。

  三梆子当然也被释放了,他给谭天保当助手。

  小菊问道:“谭大哥,你既然会医病的手艺,又为什么挑八股绳卖杂货呢?”

  “我在老家开过医馆,可是发生战乱,被流寇给砸了,后来又吃了冤枉官司,没办法,只好流离失所,挑八股绳混口饭吃,唉,兵荒马乱,不容易呀。”

  谭天保可着劲儿胡诌。

  小菊是个涉事未深的丫环,哪里知道他在撒谎,同情地叹了口气,“是呀,流贼最可恶了,”

  她扭头瞅了三梆子眼,眨眨大眼睛,“嘻嘻,一开始,我看你们俩贼头贼脑的样儿,还以为是贼娃子呢,尤其是你,长得一副贼相……”

  “什么话,”三梆子不满意了,“我长得象贼娃子吗?天下有我这样仪表堂堂的贼娃子吗?亏你说得出口。”

  阿福走过来。

  “谭先生,”他的说话口气不但客气,而且简直是恭敬了,向谭天保作了个揖,“病人已经苏醒了,你煎的药真是神效,原来您是个神医。”

  “咳,我哪儿算得上神医。”谭天保笑笑。

  “谭先生,老夫人让我问问您,我们这儿很需要懂医药的高人,如果您愿意,可否留下来?老夫人说,高薪诚聘,绝不亏待您二位。”

  谭天保想了想。

  留下来……

  这事儿似乎并不坏。

  山里幽静,安安稳稳当个医生,其实蛮不错。

  但自己是来侦察敌情的,任务在身,留下来……张献忠不宰了我才怪。

  左右一掂量,嗯……暂且留几天。看看风向。

  不过,他嘴上说得可是比唱得还好听。

  “为老夫人效劳,是我的荣幸,阿福,请你回复老夫人,就说谭某遵命留下。一定不遗余力,效犬马之劳。”

  嘴炮放得乓乓响。

  晚饭,谭天保就和阿福等人一起吃,虽然只是米粥泡菜,粟面饼子,但是山中静谧,气氛安祥,倒是比在义军中喝酒吃肉觉得还自在。

  小菊匆匆走过来。

  她腰里扎了根布带子,收拾得利利索索,手里还拎着宝剑,显得英姿飒爽。

  “阿福,阿福,赶紧准备,”

  三梆子笑道:“小菊,看你打扮得象个侠客似的,怎么着,要去演武么?”

  “哼,演武,你算了吧,姑娘要杀人。”

  “吹牛。”

  “跟你吹牛,本姑娘还丢不起这个人。三梆子,你要是害怕,就赶紧缩进被窝里,藏好了,捂上耳朵,外面有动静千万别出来。”

  谭天保走过来,“小菊,怎么回事?”

  “谭大哥,真要杀人。我们要去杀你救醒了的那个病人。”

  “啊?”

  谭天保只觉得不可思议,惊惧不已,如坠五里雾中。

  “我救醒了的病人……小菊,你没搞错吧?这……”

  “哼,才不会错,那家伙是什么来路,当我们傻么?他是个探子,刺客,是来给贼娃子当眼线卧底的,想到怀思园来做恶,道行还嫩了点儿。”

  小菊紧绷着脸,一副肃然。

  谭天保心里翻腾,惊疑不定,觉得处处都透着奇诡,

  这座“怀思园”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

  三梆子一拍胸脯,“小菊,你少挖苦人,要讲捉贼,我贺老三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今天晚上让你见识见识马王爷几只眼。”

  谭天保自然不肯落后,他和三梆子,都参加了行动。

  晚上。

  府里的家丁仆人,男男女女共十来个人,都手执兵器埋伏起来。

  月明风清,山里只有阵阵微风滚过。

  快到子时的时候,真的有了动静。

  “唰唰唰——”

  一溜黑影,顺着山路迅速朝着庄园奔过来。月光下,他们手里的刀剑偶有微光闪烁。

  谭天保和阿福都趴在门楼上,看得清清楚楚,他用惊叹的口气轻声说:“阿福,你们猜得真准啊,果然有贼娃子。”

  “哼,老夫人掐指一算,料事如神,那还有错的?”

  言语中,对老夫人的敬佩就如崇敬天神一般。

  谭天保心里老大的闷葫芦,如果掐指一算就能知道晚上会不会有贼……那这位老夫人也太神了吧。

  说话间,一溜贼影已经奔到近前。

  皎皎月光下,这些贼娃子有二三十个,个个用黑布蒙面,身穿黑色夜行衣,行动敏捷,在山路上跑起来就如一群夜行的野狼。

  就在这时,院内也有了动静。

  从西厢房里钻出一个人影来。

  这个人正是谭天保救活了的那个晕倒在药材丛中的“大白脚丫子”,只见他鬼鬼祟祟,四下张望几眼,蹑手蹑脚穿过廊前,贴着墙根,直奔大门。

  他是给外面的贼做内应的。

  夜色宁静。

  埋伏在门楼上的谭天保等人,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

  谭天保明白了,怀思园里的人,早就知道这个“大白脚丫子”是敌人,但是故意不戳穿,还让自己救治他,是放长线钓大鱼,引更多的贼来自投罗网。

  但是……府里一共才十几个人,现在贼人有二三十个,眼看寡不敌众,岂不是自找苦吃?就象一口小锅里炖了条大鱼,不但炖不下,还可能被鱼把锅给掀翻。

  阿福等人却丝毫没有担忧状,个个胸有成竹。

  十几双眼睛,埋伏在暗处,紧紧盯着贼娃子的动静。

  “大白脚丫子”顺着墙根溜到大门口了,他悄悄地把门闩给抽出来了。

  抽完了还鬼头鬼脑左顾右盼,自以为非常秘密,实际上有十几双眼睛都在暗中盯着他。

  贼娃子们进入大门了。

  一个个杀气腾腾,狰狞毕露,在内奸“大白脚丫子”的带领下,提着刀剑,径直冲向后宅的主卧室。

  那里正是老夫人的住房。

  突然间——

  “镗镗镗”的锣声响了,夜的寂静骤然间打破。

  “嗖嗖嗖——”

  从墙头上、房顶上,射下一丛羽箭来,黑暗中疾若流星,正张牙舞爪冲向后院的蒙面贼们,霎时被射中好几个,尖叫着翻倒在地。

  “嗖嗖,”羽箭在继续射下来。

  与此同时,从墙头上、角落里,窜出好些人影,挥舞刀枪,与闯进院里的贼们开始了近身肉搏。

  战斗,打响了。

  谭天保等人,一起呐喊着,从门楼上跃下来,冲入战团。

  “杀呀——”

  “别让贼人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