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深山姑庵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96 2020.01.23 10:00

  打仗可绝不止是简单的冲冲杀杀,它是一门复杂的艺术。

  “借尸还魂”之计,用的是以心战方略,以情克力,以柔胜刚。如果能够成功,可起到不战屈人之兵之效。

  当然,这得需要高超的驾驭战场能力,以及审时度势,平衡双方作战动能的功夫,需要掌握权谋的将军有足够的智力和应变能力。

  奢猛就是这样的人。

  逐渐进入角色。

  他朝着身披狼皮的大汉喊道:“兄弟,咱们是一家人,黔僰和川僰同根同祖,虽然隔了百十年没有联络,可血脉总是断不了。”

  “阿二在哪里?”

  披狼皮的大汉声嘶力竭地高喊。

  他目光凶恶而呆滞,胡须戟张,神情就象一只真正的恶狼,浑身上下看不出一点人性的影子。

  是屠杀,让他们又退化回野人状态了。

  奢猛叫道:“阿二已经仙逝了,几年前,他在黔地染病身亡,临终前告诉我们,要找到隐居窟窿山的同族兄弟们,请他们下山安居……”

  “啊啊啊……”

  大汉仰头嗥叫,状如黄昏时的狼嗥。

  脸上一片悲痛之情,仿佛十分伤心。

  奢猛见状,又向前走了几步,说道:“兄弟,老一辈已经作古,咱们兄弟部族也已经不再残杀了,大家应该过上新的生活,恢复过去的兴盛时光……”

  忽然,大汉用凶巴巴的眼睛盯着他。

  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不要骗人,阿二的话,我没有听见,你是朝廷派来的骗子,立刻给我滚回山下去。”

  “你错了,”奢猛大声说道:“我如果想杀你,就不会跟你费这么多口舌,我是来传达阿二的口谕,劝你们下山安居,这是阿二的遗愿,难道你们想违抗吗?”

  “既然是阿二的遗愿,请你把阿二的定神珠拿出来。”

  嗯?

  定神珠?

  奢猛心里一惊。

  原来这些人手里有信物,这下麻烦了,自己哪里拿得出来?但是他反应很机敏,没有迟疑,立刻大声说道:“兄弟,阿二是仓皇间逃到我们那里的,伤重垂危,身上的定神珠也遗失了……”

  披狼皮的大汉,“嗬嗬嗬”叫了几声,在地上顿了顿齐眉棍,然后扭身就走。

  没有一丝的犹豫。

  一群披着树叶、麻片、兽皮的僰人,也都乱哄哄地跟着他一起,返身朝着密林里退去。这些人脚步飞快,捷如猿猱,转瞬间就隐入了密林。

  这……

  奢猛有些傻眼。

  眼看着计策就要成功了,阿二这块牌子打出来,已经搅动了野僰的内心,计划正在一步步顺利实施,谁知道……祸起突兀,被所谓的“定神珠”给破坏。

  怎么办?

  没有别的办法,奢猛把手一挥,“追。”

  白杆兵们早就等得急不可耐,起身朝前面追去。

  ……

  哗啦啦——

  树林里一阵枝叶摇动。

  深山里的原始老林,通行异常困难,不熟悉地形的人进去就会迷路,要想通过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披荆斩棘,而且半天也前进不了几十米。

  这片树林就是这样,野树丛生,荆棘遍地,藤蔓密密层层……几乎就走不过去。

  路是根本没有的。

  野僰逃入树林里,并没有在地面上辛苦穿行,他们采取了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方式——在树枝上攀跃前进。

  就象是猴子一样。

  爬上高大的树林,拽着树枝,从一道枝杈窜上另一条枝杈,从一棵大树窜上另一棵大树……身体的灵活与柔韧让人叹为观止。

  原来他们早就趟出了一条“树道”。

  这种撤退方式,令所有人都想不到。

  白杆兵追进树林里。

  奢猛熟读“豹韬”,对于各种地形的作战,都颇有研究,山地战、林地战,都难不住他,因此事先也准备了密林中作战的各种器械。包括套索、绳子、鱼网……应该说,是有备而来。

  可以肯定地说,如此打起仗来,野僰完全不是对手。

  但是,野僰在密林中这种逃跑方式,却令他们完全想不到,谁会料到……他们竟然能够走“树道”?

  眼瞅着一条条野僰的身影拽着树枝,象猴子一样窜过一棵棵大树,大家都傻眼了。

  怎么追?

  没办法。

  谁也没有野僰这种顺着“树道”逃窜的本事。

  眼睁睁地看着一群群披着树叶兽皮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的深处。

  奢猛气恼地一跺脚,“嘿,”

  ……

  谭天保也跟着队伍上山了。但是他没有跟奢猛一路,而是和公孙炽等人一起,顺着另一条险峻的山路,从阴坡登山。他们的任务,是堵截野僰的后路,防止他们从后山逃跑。

  山路陡峭崎岖,谭天保的爬山本事比起白杆兵差得远,幸亏有公孙炽和其它士兵从旁协助,连拉带拽,帮他爬上高高的险峻山峰。

  累得浑身酸软。

  三梆子在一块山腰的卧牛石上躺下来,四脚朝天躺着呼呼喘气,“我的妈呀……怪不得娄倮那个老家伙说,窟窿山几十年来除了野僰,谁也没上去过,果然不是人走的路。”

  公孙炽站在巨石上,手搭凉蓬,向四下观察,忽然叫道:“喂喂,谭天保,谭长官,那边有座房子,象是寺庙。”

  嗯?

  这座山峰险峻至极,没听说住有人家啊。

  更没听说有寺庙。

  谭天保心下疑惑,此处的房子……会不会是野僰设立的观察哨?情况是必须弄清楚的。他朝着三梆子和公孙炽摆了摆手,“走,咱们过去看看。”

  小房子只有一间,茅草顶石头墙,颇为简陋,惹眼的是屋旁边还有一座小小的七层石塔,用石片干垒,只有一人多高,充其量只是个“塔模型”。

  门楣上写着三个字:无心庵。

  原来是座尼姑庵。

  谭天保心里疑惑起来,此地有佛教庵寺?怎么没听百岁老人娄倮说过?

  正自疑惑,只见屋中走出一位老尼。

  这人面色苍老,看年纪比娄倮也小不多少,弯腰驼背,一脸皱纹,两颊干瘪,二目无神……身上穿的灰色僧袍打着数十处补丁。

  谭天保赶紧上前双掌合什,施了个佛礼。

  “阿弥陀佛,师太请了,弟子谭天保拜见。”

  “天上天下无如佛……”

  老尼年纪虽老,头脑尚清醒,朝着谭天保还礼,嘴里念叨着佛号,一双干瘪的嘴唇抖动着,老得没牙的嘴里吐出的字含混不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