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火烧连营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691 2020.01.01 15:00

  官军的大营里全乱套了。

  无数的人影在黑暗里乱跑乱叫,一处处帐蓬、草料场、马棚……全都在展开厮杀,一片刀光剑影。

  月夜下的混战,与白天的作战完全不同,没有阵线,没有阵地,只有猝不及防的混战,冷不丁就从哪块黑影里窜出敌人来,举着刀砍向自己的脑袋。

  这种“摸营”是义军所熟悉的。

  也是他们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面对面摆开阵势厮杀,他们不是官军铁骑的对手,但是象这样混水摸鱼,乱中取胜,却是拿手好戏。

  俗话说“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正是形容这类人群。

  尤其是袁宗弟手下的这帮“阎王兵”更是这样,他们喜欢黑夜,喜欢偷袭,喜欢在这样恐怖的黑暗中把敌人悄悄杀掉。

  在袁宗弟的率领下,一队队义军象暗夜幽灵,从四面八方摸上去。把官军杀得狼狈逃窜,溃不成军。

  战斗,从一开始就呈一边倒状态。

  “劫营”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仓促应战的官军在短时间内被杀得尸横遍地,惨叫声响成一片,没被杀死的,在慌乱中四散奔逃。

  紧接着,大营里起火了。

  义军点燃了营内的草料以及帐蓬,熊熊火光燃烧起来,照亮了附近好大范围。火光中,战斗仍在继续,一阵阵喊杀声、呼叫声,人影不断在在火光中倒下去。

  并不只是一座大营,义军这次行动有着周密计划,远处的几座大营,连续亮起火光来,冲天的火焰,一处接着一处,很快,十几座大营都火光熊熊。

  几十里的原野上,火光彼此相望。

  火烧连营。

  这是个壮观的景象,月色惨淡的暗夜里,处处火光,处处杀声,这个夜晚大地在沸腾,火光蔓延数里,半个天空都被一片片冲天的火光映得通红。

  ……

  河阴城下。

  也是一片战火绵延。

  义军的“夜袭”行动没有放过这座重兵把守的城池,当城外一座座大营燃烧起火光的时候,河阴城的战斗也开始了。

  一群将领,站在城外的黑暗中。

  他们是:闯王高迎祥,八大王张献忠,过天星,李自成……这些掌握着战役全局的义军将领。

  一道道目光,汇聚在城墙上。

  每个人都神情严肃。

  这次夜袭,义军是倾巢而出,势在必得,如果失败,以后的战斗将会更加困难。

  输不起。

  高迎祥扭头问道:“自成,怎么样?”

  “没问题,”李自成的回答格外响亮而坚定,让人听了,觉得心里就踏实。

  他朝高迎祥拱了拱手,“我去城门那里,如果攻不下来,就不回来了。”

  高迎祥没有回答,目光定定地瞅着自己的外甥。

  李自成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如果攻不下城门,那么……他宁可战死沙场。

  把这条命就扔在这儿了。

  就是这个决心。

  说完了,李自成没等高迎祥等人说什么,转身大踏步地向着黑暗中走去。

  义无返顾。

  ……

  此时,攻城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黑乎乎的夜色中,城墙上竖起一架架的云梯,一个个黑色身影正成串地顺着云梯往城头上爬。

  城上,城墙垛口后面,亮着一盏盏灯笼火把,可以隐约看官军在城墙上跑动,在往城下放箭。

  城下的义军也往上面射箭,黑夜里看不清箭只,但是这样其实更加危险,因为——可以看见顺着云梯爬城的义军,不断地受伤往下掉落,摔到城下,而城头上的官军,也有人不断地栽倒。

  前面的栽倒了,后面的又上来。

  攻方和守方,都是前仆后继。

  ……

  城门处的战斗正是一片火热。

  当李自成走到瓮城门前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副触目惊心的景象:

  城上城下,箭如飞蝗。

  爬城的义军士兵,奋不顾身地顺着云梯往上攀登,他们举着木头盾牌,口里喊着:“灌呀——灌进去啦——”不时有人从云梯上掉落,掉下一个,后面的立刻补上去。

  已经接近城头的士兵,挥着武器和官军对刺,官军和义军被刺中地发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很多人就在快要跳上城墙的时候,被刀枪砍倒刺中,掉落到三丈高的城墙下。

  一群义军士兵,抬着一段大树干,冲向瓮城城门。

  树干,是专门用来撞门用的。

  城门有半尺厚,非常结实,三道铁闩,用一搂粗的树干去撞,是攻城的老战术。

  顶着纷飞的箭雨,抬树干的义军士兵奋勇向前冲,有人中箭,惨叫着跌倒在半路上,立刻旁边有人再补上,等树干冲到城门附近时,抬树干的士兵几乎已经全部更换过了。

  “咳——”

  一片齐声呐喊中,树干冲进门洞,迅速撞向城门。

  “咣——”

  一声巨响。

  城门几乎纹丝不动。

  有士兵高喊:“不好啦,城门从里边垒死啦——”

  城门,从里面垒起了沙袋子,给封死了,这样,用树干再撞,也难以撞开。

  李自成下令:“放火。”

  一队队的士兵,又前赴后继冲向城门。

  他们的肩上都背着柴捆,是准备好的成捆干柴,冒着官军的箭雨冲向瓮城的城门洞,半路上有人中箭倒下,后面立刻有人捡起柴捆,继续向前冲。

  城下,一片死伤狼藉。

  一堆堆的柴捆,堆在城门洞里了,点火燃烧起来。

  熊熊大火,两分钟内就吞噬了城门洞,一丛丛的火苗往外直窜,浓烟烈火舔着拱形墙洞,把城上给熏烤得没法站人了。

  城头上的官军顺着城墙上的马道向两边奔逃。

  没人愿意当炭烤活人。

  “嘎啦啦——”大火剧烈燃烧,发出木材爆裂声。

  附近几十米内,黑烟滚滚四散,呛得没法站人。

  大约烧了十几分钟之后,看看火热渐小,火焰变成了黑烟,李自成又下达了命令:“水军,上。”

  水军,并不是水上军队,而是一队队背着水袋,提着水桶的士兵,他们顶着烈火浓烟,飞奔到城门洞附近,把水桶里的水泼过去。

  “嗤——滋啦——忽——”

  正在燃烧的烈火,骤然遇到水泼,立刻冒出更强烈的黑烟,好些士兵登时就给熏倒在地上。

  一桶接一桶的水泼过去,城门洞变成了黑烟洞。

  “水军”下去了,紧接着冲上来的是手持铁锹、铁笆的破城兵,他们冒着尚未熄灭的浓烟,踩着满地的泥泞,冲进城门洞里,把烧毁的城门挖开,将城门里垒起的沙袋刨开。

  城门洞里,已经一片狼藉。

  厚重的城门已经烧毁了,沙袋东倒西歪,依旧堵着城门,义军士兵们不顾滚烫的沙袋,尚未燃尽的木炭……拚命用铁锹去挖开一条通道。

  处处都是浓烟,喘不过气来,挖一会,就要被熏得边过去。

  士兵们轮流干,一批倒下,另一批再上来。

  城门洞里晕死过去的士兵,数也数不过来。

  这种“拚死”精神下,城门洞很快就挖开了。

  “杀呀——灌呀——”

  怒吼声中,举着刀枪的“冲锋兵”上来了。

  他们穿过瓮城城门,冲进城里。

  “城破啦——灌呀——”

  呐喊声中,义军一窝蜂地闯进去。

  瓮城里边,还有第二道城门,这回好办多了,这道城门并没有垒沙袋,士兵们抬起大树干,没用几下,就给撞开了。

  “嗖嗖嗖——”

  城墙上不断往下射箭,成群的义军士兵倒下去,但是,更多的义军源源不断地往里冲,那势头如海潮决了口,挡也挡不住。

  冲进城里。

  官军彻底慌了,他们在长官的指挥下,冲下城墙的马道,也冲入城内的义军展开厮杀。

  混战,从城墙上,城门外,蔓延到城里。

  黑影憧憧中,刀枪乱晃,杀声震天。

  一队又一队的义军,呐喊着冲入城内,黑暗的夜色下,如同一群群可怕的幽灵,带着杀气破城而入。

  “灌进来啦,杀——”

  “城破啦,灌塌啦——”

  喊声汇集起来,一浪一浪成了呼啸的海洋,冲击着攻方双方的耳鼓。义军的攻势也象浪潮一般一阵强似一阵,汹涌澎湃,势不可当。

  大军席卷入城。

  河阴城,破了。

  ……

  李自成踏着经过冒着黑烟的城门,昂着走入城里。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