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酉阳关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05 2020.01.20 10:00

  鹰愁寨里,秦良玉再次召集将领们开会议事。

  这一回,把谭天保也叫上了。

  寨主乌干的竹楼大厅里,坐了十几个人,议题当然只有一个:对付生苗兵。

  麻仓收骂道:“他奶奶的,兀野王吃了败仗以后,吓破了胆,每次都是一照面儿就往后缩,咱们的天罗大阵也没用上,真晦气。”

  左支重道:“这事儿我看值得琢磨,兀野王为什么老是打个照面儿就逃跑?”

  “咳,他心虚呗。”

  “既然心虚,窝在家里别出来,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巴巴的跑到鹰愁寨跟前,虚晃一枪,图什么?跑路练练腿脚么?”

  “这……”

  麻仓收当然回答不上来。

  在座的将领们,纷纷议论起来。

  有的说:“兀野王是在耍诡计,这是骄兵之计,目的是让我军变得懈怠,然后再实施重重一击。”有的说:“兀野王想诱使咱们追击,他在别处设了埋伏,想把咱们引入他的伏击圈。”

  听起来都有道理。

  秦良玉把目光瞅向谭天保,“天保,你怎么看?”

  谭天保站起来。

  “秦将军,各位将军,我觉得……兀野王为什么行动这么怪异,不应该从他的身上去瞎猜。”

  “哦?”

  “生苗造反,不可能只有兀野王这一股,也不会是附近这几个寨子,他们一定是随着播州的杨应龙一起造反,互相通气,互相联络,这是一盘大棋,兀野王,只不过是杨应龙手里的一枚棋子,他怎么做,都是杨应龙在后面牵着线儿,兀野王充其量是个牵线木偶而已。”

  全场安静了几秒钟。

  然后响起一阵掌声。

  包括秦良玉在内,都给谭天保鼓掌。

  麻仓收站起来,“好,谭兄弟,你的话对极了,让我一下打开了一扇窗子,没错,这回生苗造反的总头子,是播州的杨应龙,咱们得把目光放长远。”

  左支重一拍大腿,“佩服,谭兄弟,你简直比得上三国时候的诸葛亮。”

  一片赞誉声。

  谭天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哪里哪里,我只是从逃跑了的翁拿大祭司身上,联想到播州的杨应龙,至于敌人到底是怎么个算盘,这盘棋他们要怎么下,我就说不上来了。”

  秦良玉站起身来。

  全场都肃静下来,听着主帅讲话。

  “刚才天保讲得很好,没错,鹰愁寨的战斗,得放到全局里去看,播州的杨应龙,确实在下一盘大棋,兀野王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受着播州指挥。”

  十几员将领都凝神倾听。

  “大家想一想,杨应龙既然造反,那他最想做的是什么?是来攻打鹰愁寨吗?”

  左支重站起来,“当然不是,别说鹰愁寨,就是咱们石柱区,只怕杨应龙都瞧不上眼。他的胃口大着哩。”

  秦良玉微笑着问道:“你依你之见,他瞧得上眼的地方是哪儿?胃口又大到何处?”

  左支重挠挠头,略一思索,“唔……要说么,他最瞧得上眼的地界……成都,一定是成都,我的天,奶奶个熊,杨应龙会不会去攻打成都了?”

  说完了,他自己都被自己的话惊呆了。

  成都!!!

  如果……

  杨应龙发兵去攻打成都,那么必将造成全国性的震动。

  成都是川蜀的中心首府,成都一失,整个四川就等于没了,对于全国局势都将是一个重大打击。

  那是一连串的恶果,四川丢了,接下来就可以进兵陇中,杀出中原……我擦,那可就有大麻烦了。

  杨应龙,可不是高迎祥或张献忠这样的流贼啊。

  他经营忠州多年,有雄厚的资本和实力,手下十万雄兵,有根深蒂固的根据地,这些都是他造反作乱、欲取欲求的坚强后盾。

  如果他攻取了成都,远比高迎祥等人对于朝廷政权的破坏力大得多,最低的后果也是——明朝的西南半壁江山没了……

  ……

  在座的将领们,不禁都目瞪口呆。

  傻眼了。

  是啊,这么一分析,形势太危急了。

  秦良玉满面严肃。

  她用相当肯定的语气说道:“诸位,事情就是这样,没错,杨应龙打的就是成都的算盘,他的这盘棋,一定是如此下法。他用兀野王在这儿跟咱们捣乱,想咱们的兵马绊在鹰愁寨,然后,他悄悄发大兵去攻成都。”

  会场上的诸将,这回全都心明眼亮了。

  秦良玉的分析,把大家的疑惑一下解得通通透透。

  明白了,兀野王原来是按照杨应龙的指挥,在这儿跟我们玩诡计,把白杆兵纠缠在鹰愁寨。

  “我命令,”

  秦良玉没有丝毫迟疑,立刻开始发出号令。

  所有将领都站起来。

  “在鹰愁寨留下一千兵马,由孙大明率领,协助乌干防守进山要道,旗号仍打咱们全军旗帜,迷惑敌人,和兀野王在这儿耗,其余全部兵马,即刻出发,兵发成都。”

  “是。”

  异口同声,齐声应和,声音象一声巨雷。

  ……

  大军开拔。

  两万人马,奔向成都方向。

  此地距离成都直线距离并不算远,只有五百余里,但是山区行路异常困难,比在平地走一千五还费劲得多。

  好在白杆兵都是走贯山路的,行动敏捷迅速,在蜀中深山密林中穿行,游刃有余,三天功夫走了将近二百里。

  到达酉阳关。

  酉阳关是一座官道上的关卡,虽然不大,但地势险要,旁边有几座彝人小村寨,秦良玉命令部队暂且歇息一天,筹措粮草。

  她带着几个将领进入村寨。

  还没顾得安顿下来,有哨兵来报,“秦将军,有一位自称叫做樊龙的将军,带着一哨人马到来,约有一百余人,他说认识您,要与您相见。”

  “樊龙?”

  秦良玉一愣。

  “是,我认识他,这个人是永宁宣抚使奢崇明的部下,他怎么知道我到了酉阳?请他进来。”

  樊龙来了。

  这是个瘦小精悍的汉子,一双眼睛放着精明之色,满身的风尘仆仆。一进屋就向秦良玉施礼,“秦将军,我可找到您了。”

  “樊将军,别来无恙。”

  秦良玉疑惑地瞅着他一身尘土的疲惫样子,“你在找我?有事吗?”

  樊龙脸色着重,“有事,有大事,非常非常重要的机密大事,请秦将军屏退左右。”

  秦良玉一摆下巴。

  屋里的几个随从警卫,立刻退出室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