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这宴席味道有些特别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857 2019.12.15 10:00

  “哗——”

  马蹄踏着黄土,发出沉闷的如同敲鼓的声响,一片片黄色尘烟弥漫在辽阔苍凉的高原上。

  被十几匹战马裹胁着的谭天保,随着义军队伍一起向前疾驰。

  此时,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官军被杀得四散,义军队伍一股股地涌向西北方向,地下横七竖八地躺着刚刚在战斗中死去的尸体,处处都是血染黄沙。

  一口气奔出几十里,人和马都累得通身是汗。

  队伍歇下来,一群群歇马在路上打尖。

  黑大汉郝摇旗带着几百骑黑马的士兵,奔到一处长满蓑草的土坡前,见到了站在坡前的李自成。

  “李哥,”郝摇旗跳下马来,拱了拱手,“痛快极了,我把陈奇瑜的黑马营收拾了一大半,抢了几百匹黑马,个个膘肥体壮,简直比得上天庭的神马,哈哈……真痛快。”

  “恭喜你,郝兄弟。”

  郝摇旗是高迎祥的部下,与李自成算是“同殿战友”,平时关系也很好。

  “李哥,我们还顺便抓了个笨瓜皮,他是你的手下,现在交还给你。”

  一群人把谭天保从马上揪下来,推到李自成面前。

  谭天保身子有些僵硬。

  我……应该说些什么?

  但是李自成的目光始终都没朝可怜兮兮的谭天保瞅上一眼,好象面前都不存在有这个人。

  谭天保尴尬地站在旁边,既不敢乱动也不敢说话。

  他估摸不准自己的命运是什么。

  吉……凶……

  看李自成的脸色,平静得很,就象个陕北老农在拾掇地里的谷子。

  令人难熬的是——尴尬还在继续往下持续。

  李自成同郝摇旗简单寒噻了几句,然后同他告别,又向旁边的亲兵和将领们,吩咐了几件事情,再然后……转回身从马背上的背囊里取出水囊喝水,上马,带着一群亲兵,向山坡后面驰去。

  压根儿就没理谭天保的碴儿。

  把他给“晾”在那儿了。

  谭天保心里咚咚直跳,他心里清楚得很,李自成绝非糊涂人,他不可能没有看见自己,更不是马虎,那种冷冰冰不理不睬的神态,带着明显的轻蔑和敌意,这事……让人越想越后怕。

  要坏菜。

  逃跑吗?没有可能,四周全是虎视眈眈的义军士兵,逃不出五步就得被乱刃分尸。

  求饶吗?似乎也不太好办,人家根本就没理你。

  心虚……无助……汗水从头上流下来。

  象一根木棍一样僵立了一阵,有个中军营的小校走过来对谭天保说道:“喂,谭天保,跟我走。”

  “去……去哪儿?”

  “请你吃宴席。”

  嗡——

  谭天保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如果义军殴打或者怒骂他一顿,那倒是好事,说明小命保住了,可是,吃宴席……我擦!!只怕是“一刀杀头”的宴席了。

  “长官,饶命啊,请您体谅体谅我……”

  “少废话,”小校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小子怂蛋个什么劲儿,当初杀总管的时候不是挺硬梆的嘛。”

  这话令谭天保身子晃了一下差点栽倒,我去……敢情自己做的那点事儿,人家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我还傻啦巴叽的自以为秘密呢。

  今天这条小命只怕是交待了。

  黄天厚土呀……

  晕晕乎乎,被几个士兵挟持着,谭天保来到山坡后面的一处帐蓬前。小校说道:“到了。”

  呜呼……

  谭天保心里一凉,两腿发软,只觉得裤裆里有些发湿,嘴唇也哆嗦起来。人在临死的时候,感觉是异样的,是那种傻乎乎的呆滞感。

  小校从背后推了他一把,“进去,还愣着干什么?”

  谭天保踉跄了两步,进入了帐蓬里。

  他抬头一看,噫?

  只见帐蓬里只坐着一个人,中等身材,宽大脸膛,却正是李自成,他的面前摆着一块长条石搭成的临时石桌,桌上放着一只平常骑兵们盛酒的猪尿泡,摆着两只酒碗,两碟小菜:煮蚕豆、烤马肉。

  嗯?

  李自成要请谁吃饭?

  谭天保正在愣神,李自成面色平静的对他摆了摆手,“请坐。”

  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两眼,没错,帐蓬里就只有李自成和自己两个人,这一声“请坐”就是对自己说的。

  但是谭天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真请我吃宴席?不会吧?义军向来不会给要斩首的人摆什么宴席,那么……

  李自成淡淡地说道:“谭天保,我有事要问你,请坐吧,咱们俩喝两杯。”

  “是……”

  谭天保战战兢兢,掩饰不住内心的巨大惊诧,上前坐在李自成的对面,伸出微微有些哆嗦的胳膊,把桌上的猪尿泡拿起来,给李自成面前的酒碗里倒酒。

  “你自己也倒一碗。”

  李自成脸色始终很平常,那种从骨子里往外的镇定与从容,与惶恐不安的谭天保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端起酒碗抿了一口,缓缓说道:“谭天保,你杀了总管,本来是要处斩的,但是如果你愿意立功赎罪的话……”

  “我愿意,我愿意立功赎罪。”谭天保忙不迭地表白。

  “唔,你去陈奇瑜那里,下了降书,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你帮着陈奇瑜的士兵治伤……我想问问,你是从小学的医术吗?跟谁学的?”

  谭天保心里甚是纳闷儿,怎么我所做的一切,李自成都一清二楚,连我在陈奇瑜那里给士兵治伤都知道,难道他有千里眼,顺风耳吗?

  还是会算卦?抑或是在官军里有细作?

  费解。

  不过,有一件事是百分百肯定的,那就是——我姓谭的一举一动,始终都在李自成的掌控之中,我只不过是在李自成下的一盘大棋里,充当了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

  被玩弄于人的掌心而不自觉。

  看李自成的神态,平静镇定,波澜不惊,目光就如一弘秋水那样明澈。

  一个念头涌上谭天保的脑际:这个人,是天生的大将之才,这种沉静从容绝非做作,而是自然天成,别人学不来的。

  只怕泰山崩裂在他的面前,也不会眨一下眼皮。

  人,越是深藏不露,内里深湛,就越厉害,越摸不透底细,越不容易对付,比起那些表面上乍乍哄哄的人,不可同日而语。

  成大事的英雄,乱世枭雄,大都属这种类型。

  没说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谭天保恭恭敬敬地回答,“回将军,小人的医术,着实不怎么样,只是从小家传,学了一些治跌打损伤的法子。象内外伤寒,湿热气喘什么的,勉强能凑合着治一下。”

  “你看陈奇瑜这个人怎么样?”突然李自成话锋一转,问起另一个问题。

  谭天保回答:“嗯……据小人看来,陈奇瑜这个人架子很大,一身的高傲气,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不不,”李自成摆了摆手,不同意他的话,“陈奇瑜文武全才,擅长攻防谋略之道,这回只不过是骄横拘泥所误,才上了咱们的当……”

  他就象和街坊邻居聊天一样,侃侃而谈。

  而且他的谈话天马行空,话锋冷不丁指不定就拐到哪儿去,思维极其活跃而敏捷。

  很快谭天保的精神就放松下来,也敢陪着李自成饮一口洒,吃两口蚕豆马肉。

  这是个很难想象的情景——谭天保作为一个底层的并且犯死罪的小兵,和千军万马的统帅李自成一起象老朋友一样对坐喝酒。

  李自成有明显的西北高原人的豪爽特点,酒量很大,不住从猪尿泡里倒酒,往往一饮而尽。

  “谭天保,有件事,需要你办一办。”

  谭天保赶紧表示:“将军,您有差遣,小人万死不辞。”

  “很好,这件事,你办成了,我有重用,办不成,就把你交给老袁。”

  李自成这话……说得轻描淡定,稀松平常,后果可是相当严重。

  交给老袁,袁阎王,那意味着什么?

  他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又冒凉风了。

  原来,自己的脑袋还没有长牢靠,依然有被割下来当球踢的可能。

  突然明白了,李自成这看似漫不经意的一手其实极其高明,他以这种形式给自己下达任务,那么无论任务有多艰险多困难多严重……自己也必定玩儿了命地豁出一切去努力完成。

  我拼了命象驴一样拼死拼活地干,然后还得感激他饶了自己一条命。

  然后他轻而易举地拿走我的劳动果实。

  这人就这么高。

  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

  那么,李自成要交给自己一个什么任务呢?

  ……

  正自疑神疑鬼地猜测,只听李自成说道:“谭天保,酒先吃到这里,下面让他们带你去见一个神仙。”

  神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