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江湖三把刀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379 2020.02.06 10:35

  三梆子和小菊,满面紧张兮兮,向秦良玉和其它几位将领,用夸张的表情,报告了在野外树林里,发现的“侏儒人”杀死几名官兵的情形。

  麻仓收一拍大腿,“咳,明白了,就是那个小矮人,把胡公公给绑架走了,这事儿确实奇怪,那矮人是个残疾,本事却当真了得,真是人不可貌相,武功如此高强,真令人惊叹。”

  赞赏起侏儒的武功来。

  也分不清他对“绑架案”是反对还是支持。

  对于奇怪的“小矮人”,大家议论纷纷。左支重说道:“我听说过‘江湖三把刀’的传说,名叫‘一竹二苇三柳叶’,就是说竹叶刀、苇叶刀、柳叶刀,其中的老二‘苇叶刀’就是个侏儒,这三人都是江湖上的大盗,还与从前的‘莲花党’有关,今天贺老三遇到的小矮人,八成是那三把刀之中的苇叶刀。”

  “莲花党是什么?”

  “这是民间一个隐秘组织,行动诡密,神龙见首不见尾。”

  谭天保忽然想起荥阳大海寺。

  在义军荥阳大会上,曾经看见过横天王手下,有一个江洋大盗出身的“叶上飞”,手使一把柳叶刀,那么他是否就是“三湖三把刀”之一呢?

  ……

  秦良玉道:“此事多有蹊跷,小菊他们遇到的矮人,很可能与本案有关,李将军,咱们赶紧汇同张知府、薛将军他们,通力协作,展开搜寻。”

  李化梓一脸愁苦,摊了摊手。

  “秦将军,这个……您有所不知,我刚才找过薛将军他们了,可是……唉,人家推说公务繁忙,根本都不肯见我……其实我也知道,胡公公平素眼高于顶,怠慢于人,也怪不得薛将军他们气恼,可是我姓李的身在夹缝之中,又有什么办法?秦将军,还请您多多圜转,代为求情是盼。”

  “……”

  秦良玉既好笑,又无语。

  这叫现实现报吧。

  你们当初跟人家摆架子,耍派头,现在求到别人头上,受点瘪也是活该。

  “秦将军,求您仁慈为怀,大人大量,不要计较从前……”李化梓朝着秦良玉打拱作揖,出言哀求。

  秦良玉赶紧说道:“哪里,李将军,您言重了,这是良玉份内之事,你我均为朝廷命官,同殿称臣,营救胡公公责无旁贷,放心吧,我们一定尽心尽力……走,我和你一同去找薛将军和张知府。”

  “谢谢,谢谢。秦将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胸怀坦荡,真是令我们仰慕又惭愧,唉……”

  秦良玉带了几员将领,和李化梓一起匆匆入城

  当然,张文善和薛骥绝不会对她推脱“公务繁忙”,立刻把一行人迎进府里。

  大家匆匆把“胡诏年”失踪案,研究了一番。

  商量来商量去……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一个字:找。

  张文善和薛骥立刻下令,城内城外,军民人等,即刻开展大规模搜寻检查。各乡、里、司各级行政和军事部门,严格盘查,挨门挨户查户口。每块土地、每片树林都严格梳理,各条道路、驿站全部戒严,来往客商一律搜身……

  千千万万人紧急行动。

  一场大规模的“搜查”迅速在方圆几百里内展开。

  ……

  城内城外闹得鸡飞狗跳,都在忙着寻找失踪的胡诏年。

  但是没有谭天保什么事。

  他也没有参与到这场“找太监”的行动里,而是继续忙自己的事。成都是千年古城,文化积蕴深厚,物华天宝,也出过很多名医名士,借此机会拜访名医提高技术,正是难得的时机。

  带了三梆子,两个人去城外一座“聚仙堂”医馆里,去拜访一位名叫“叶飞然”的名医。

  据老百姓说,这位叶医生医道通神,能够把死人都给治活了。

  谭天保提了礼物,兴冲冲地来到“聚仙堂”医馆的门前,却发现……医馆大门紧闭。

  门口挂了块牌子,上写:今日歇业。

  扫兴。

  正要转身离去,三梆子疑惑地说道:“天保,不对呀,大白天响晴白日,他歇什么业?回家奔丧了?”

  “唉唉,老三哪,你这臭嘴子什么时候改改,让人家听到了不把你屁股打开花才怪。”

  正说着,只见一个衣衫破旧的乡农,背着个年幼的小孩子,急匆匆快步来到医馆门前,看见医馆关门歇业,懊恼地跺了跺脚,“糟糕,糟糕,郎中不开馆,我的孩子怎么办呀。”

  背上那个小孩子昏昏沉沉,面色通红,显然是病了。

  谭天保问:“老乡,怎么了?”

  “孩子误食了野菜,怕是中毒了,浑身软得象条蛇……可惜医馆又歇业,可怎么办呀……”满面愁苦。

  “把孩子放下,我来看看。”

  谭天保毫不犹豫,把孩子从农夫背上抱下来,仔细察看,孩子只有五六岁,呼吸微弱,面色潮红,昏迷不醒,看样子情况挺严重。

  “老三,找水,煮药。”

  “啊?怎么煮药……什么也没有。”

  那农夫惊喜地说道:“怎么着?您也是郎中?太好了,我去找瓦瓮家什……我来我来,马上就来……”

  很快,农夫带着三梆子,从附近农家找来了应用器皿,就在“聚仙堂”医馆的门前,烧水熬药,开始救治这个年幼的小孩子。

  一阵忙乱。

  此时的谭天保,对于“解毒”已经有一定的经验根底,他身上也带着一些日常解毒和红伤药,在瓦瓮里熬煮了些青叶、土伏苓、折耳根之类,调和了自己配制的药粉,慢慢给小孩子灌下去。

  “不错,不错,”

  旁边有人说话。

  抬头一看,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儒生模样的人,穿着一身绸袍,头戴方巾,前额镶块美玉,看样子是个富贵人士。

  三梆子撇了撇嘴,“亏你说,当然不错,谭大哥可是神医,被阎王爷录入生死簿的人,咽了气的,他都能救得回来。”

  这牛吹得……让谭天保脸上直发烧。

  那戴方巾的儒生点了点头,“哦,失敬失敬,原来是神医,只是……神医,您这汤剂虽然好,如果再辅以推天河,效果更著。”

  “推天河?”谭天保一愣,没弄明白。

  “对,这样,”那儒生一边说,一边蹲下身来,用手拿过小孩子的胳膊,在细嫩的小臂上轻轻揉动,使的是推拿手法,动作颇为熟练。

  “小儿气血行得快,内基浅弱,如果药量稍大,反而容易积滞,推血过脉,助其通行,同时也激发患儿自身应力,强火筑宫,药效就更著。”

  “哦……”

  谭天保恍然大悟。

  这番医理说得太好了,真是令自己茅塞顿开。

  突然——他明白了,这位儒生肯定就是医馆主人,叶飞然。

  他赶紧站起身来,朝着儒生深施一礼,“先生,受教了,敢问您是此馆主人叶先生吧?谭某特来拜望,尚请赐教。”

  “呵呵,不必客气,请问神医……”

  “不不不,”谭天保赶紧摇手,“我不是神医,您别听我这小伙计吹牛……他是信口胡诌呢,就这个毛病。我叫谭天保,医道粗浅,久闻叶先生大名,今天特地赶来请教。”

  “谭先生,请屋里叙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