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真大方啊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393 2020.02.05 06:35

  秦良玉率领将领们去见李化梓和胡诏年。

  战斗结束了,自然经进行战斗总结,筹划后续事宜,这些都是必要的步骤,秦良玉前来主动登门求见,已经是放低了姿态。

  但令大家没想到是——竟然吃了闭门羹。

  李化梓的亲兵说:李将军身体染恙,胡公公鞍马劳乏,两人均不便见客。

  这……

  让人下不来台了。

  麻仓收当时就炸了,“什么?不便见客?我们不是客人,是来商量战后事项的,这是公务,他闭门不见,什么意思?”

  左支重皱着眉头说:“你们再通知李将军和胡公公,我们不是来求他们办事,这是皇帝派下来的公务,总得有个说法才行。”

  亲兵也为难,摊摊手,“这……”

  秦良玉说道:“算了,不必了,咱们强求无益,走吧。”

  转身就走。

  一帮将领气哼哼地跟在后面。

  对于“身体染恙不便见客”的人,用不着求他,求也没用,秦良玉讲究礼数,但是也肯定不会低三下四。

  我恭谨,却不等于谄媚跪舔。谦逊是我的气度,骨气也是我的素质。

  对于大尾巴狼,让他在一边晾着去就行了。

  ……

  秦良玉带着众将去见成都宣扶使薛骥。

  薛骥听说是秦良玉来见,急匆匆跑着就奔出府外,跨下台阶朝着秦良玉鞠个九十度的大躬。

  “秦将军,久仰啊,终于把你们盼来了,昨天我和知府张文公还在念叨,说要去城外组织百姓迎接你们,欢迎白杆兵入城,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

  这份热情让人心头猛地一暖,把刚才在李化梓那里受的憋气全都驱散了。

  热情和礼节,这是对人的尊重。

  “请请请,各位请,”薛骥脸上洋溢着兴奋之光,将秦良玉一行让进客厅,并吩咐手下人,“立刻去请张知府。”

  “不用了,”秦良玉笑道:“呆会我去拜访他。”

  “哪里,我们象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你们来呢,还用得着您亲自跑?秦将军,这回成都解围,到底是谁的功劳,我们不是傻子,大家的眼睛都是亮的。”

  几句话,似春风送暖,说得人心情舒畅。

  坐在客厅里,主人客人,都笑逐颜开。

  时间不大,知府张文善来了,进入薛骥的客厅,张文善恭恭敬敬向秦良玉等一干将领见礼,寒喧已毕,开门见山地问道:“秦将军,你的部下有多少兵马?”

  “这回开到成都来的,二万一千兵卒。”

  “好,”

  张文善说道:“二万一千……我给每个兵卒赠送一副铠甲,一副马蹬,一共二万一千套,另外……”

  “啊?”

  秦良玉吃了一惊。

  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铠甲,那是“铁甲骑兵”才有的高级装备,价值高昂,每副铠甲要值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是多是少?这个得按当时的物价来算。明朝官员的薪俸低廉,一个七品文官或武将,一年的俸禄大约是50——80两银子。

  没错,一年就挣这么多。

  所以,历史上那些不贪污的官员,往往都是“两袖清风”,这是有事实根据的。

  至于有些街头快板书里唱的,动辄就是“我掏十两银子请你吃饭……”这纯属是胡说八道呢。

  现在,张文善一张口,就要给两万多士兵每人赠送一副铠甲……这事儿足够让秦良玉等人震惊了,我的天啊,怪不得成都称为是天府之国,这也……太有钱而且任性了吧。

  而且还有马蹬!

  当初,清朝的起家老祖宗努尔哈赤,是靠着“十三副铠甲”起兵,打出一片天下。

  那么这两万多副铠甲……

  我擦!

  让人眼前直冒金光。

  就算你们富得流油,这出手也太大方了点儿,秦良玉心里明白,张文善是这感激自己解成都之围,这才舍命大出血。

  当初,自己宁可被李化梓抢功,不肯匆忙攻击,去给李化梓的部队“擦屁股”,这才歼灭了叛军杨应龙的主力……原来人家成都军民并不傻,谁才是战斗中真正的功臣,成都人心里亮堂着呢。

  一阵感动。

  自己的努力能够被承认,被认可,这是最让人熨贴的事。

  秦良玉赶紧站起来摇手,“不可,张知府,我的部队从来不穿铠甲,山地作战,铠甲不利,马蹬也用不着,您的好意,良玉和将士们心领了,深表感谢,这些馈赠,愧不敢当。”

  朝着张文善深施一礼。

  张文善和薛骥对视一眼。

  “那……既然贵部不需要铠甲,这样吧,我们给每位将士,打造一袭黑色战袍,一柄精钢匕首,另外,襦巾、鞋袜、箭囊、军中的锣鼓旗帜、帐蓬炊具、粮草给养……我们保证供应,从现在到年底,部队的饷银,我全包了。”

  我勒个去。

  这可真大方啊。

  人家是诚心给,你再推辞就不合适了,秦良玉当既欣然允诺,收下了这份厚礼。

  接下来,大家坐在客厅里,商量了另一件事。

  向朝廷奏报战斗情况。

  仗,打完了,胜利完成任务,立刻就得用八百里快马,把详情汇报给远在北京的崇祯皇帝。紫禁城里的皇帝先生还焦急地等待着前方作战的消息呢。

  张文善说道:“本来这件事,应该把李化梓将军和胡公公也给请来,大家一起共议,共同拟定奏章,但是……唉,出了点小差头。”

  “怎么了?”

  “这个……怎么说呢,李将军倒没什么,这人唯唯诺诺,总也不肯出头拿主意,主要都是胡公公的意思,唉,这位胡公公……说好听的,就是好大喜功,他让我和薛将军,将成都解围之攻,全算在他和李化梓的头上,我和薛兄弟当然不肯,实话实说,此次作战,秦将军应该是首功……”

  “呵呵,”秦良玉笑道:“这个么,其实无所谓,就算李将军头功,我没意见。打仗是为的歼灭奸贼,又不是为了抢第一。”

  “非也非也,”张文善连连摇头,“秦将军,蜀中一战,牵连西南半壁,震动全国,此乃大事,不可随意,功就是功,过就是过,我和薛兄的意思是如实奏报,如果一味迁就于人,岂不成了歪曲事实?因为这事,昨天和胡公公吵了一通,大家不欢而散。”

  哦……

  原来是这样。

  秦良玉和将领们明白了,怪不得在李化梓的门前吃了闭门羹,原因在这儿。

  说到底还是为了“名利”二字。

  历代对军功的赏赐最重,在战场上立下功劳,那是可以封妻荫子,留传后世,享受无穷的。李化梓抢功,倒也不难理解,但是……你总不能以踩扒别人为代价,那就有点不要脸了。

  麻仓收一拍大腿,“我说话直来直去,那胡诏年就是个狗屁不通的夯货,本事连头猪也不如,心胸还没个鸡屁股大,这种人活在世上,就是专门来丢人的……”

  “太对了,”

  薛骥高声附和,“麻兄,我和你对了撇子,没错,这种人就不用理他,对待大尾巴狼,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脚把它踢进茅坑里,让它该干吗干吗去。”

  秦良玉和张文善对望一眼,相视苦笑。

  这两位将领,说话虽然粗俗,然而却让人觉得痛快无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