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吸血班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203 2020.01.27 10:00

  谭天保强忍着泪水,并且——把泪水给憋了回去。

  他暗暗调整了一下情绪。

  左支重那一眼目光,让他陡然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身系着全军的人心士气。

  千军万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秦将军的伤情。

  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

  一句“能治”或是“不能治”,后果都是不可想象的。

  秦将军是这只部队的灵魂,她的安危涉关全军的前途和命运,尤其是在眼下大战在即,成都城十万火急,等着救援,各只部队厉兵秣马,名震天下的“天下第一军”白杆兵,就要上阵厮杀……

  秦良玉的伤,此刻事关全局,天大地大……

  ……

  “秦将军,”

  谭天保咬了咬牙,象发狠似地说道:“我一定会医好您的伤,放心吧,毒性再强,也有解毒之方,天下就没有解不了的毒。”

  秦良玉的目光,盯在谭天保的脸上。

  虽然神色无比虚弱,可是那目光还象以往一样沉静。

  “天保,你只要能让我打完这一仗……”她的声音很低,需要把耳朵凑到近前,仔细听才能听得清楚。

  “……让我打完这一仗,把成都之围解了……怎么都行,如果这条腿保不住,就让它废了,没关系……生死有命,我不强求,但是尽量让我打完这一仗,否则东南不保,国家危矣……”

  小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夫人,不会的,您别乱想,谭医官一定能把您医好。”

  谭天保也忍不住,眼泪滴在床旁。

  这是什么样的人,毒侵入体,命在顷刻,还在一心只念着国家安危……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

  有此一人,国家幸甚。

  ……

  帐中一片悲壮之气,左支重等人的眼角都是泪光潸然。

  谭天保咬牙切齿,伏在床边,用发誓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将军,天保如果医不好您的伤,甘受军法,我把这颗脑袋押在这儿,若有食言,砍了此头。”

  屋里气氛凝重无比。

  秦良玉没有反应……她神色暗淡,又昏睡过去。

  这更危险,陷于昏迷——这说明毒素已经行走于经脉,等到毒侵入心,那人就完了。

  ……

  三梆子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他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脸上汗珠直淌,顾不得擦一把,从背篓里往外掏药草,“金银花,白花舌,紫地丁……天保,这里还有蛇不过,真是太好了……”

  帐里一阵忙碌,小菊和几个亲兵们忙着洗药草,捣枝叶……煎汤剂……

  谭天保把熬好了的一盆紫黑色的药水,自己先含在嘴里,漱了半天,然后咽下去。

  走到秦良玉的床边。

  大家都望着他的举动,不明所以,有些惊诧,熬了药……他怎么自己先喝了?难道是尝尝味道或是试试药性?

  只见谭天保掀开秦良玉腿上的罩裙,露出伤口,伤口已经红肿得不成样子,翻翻着呈紫黑色,看上去都吓人。

  他把脑袋凑过去,将嘴唇贴在伤口上。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谭天保使劲一嗫,吸出一口黑血,吐在地上。

  “啊?”

  小菊惊叫一声,“谭……大哥,你这……”

  原来他在吸毒血!

  怪不得他先喝药、漱口……原来是打算亲自给秦良玉吸毒血!!

  一屋惊诧。

  “不,”

  忽然左支重大叫一声,大步走上前,一把拉住谭天保的肩膀,“不行,天保,这事儿不能让你来,你得负责给将军治伤。”

  大家都醒悟过来。

  对啊,吸毒血,这太危险了。

  见血封喉和竹叶青啊……吸进嘴里会怎么样?想想也不寒而栗。

  “我来——”

  小菊大叫一声。

  她满眼是泪,声嘶力竭,扑上前去,一把将谭天保推开。

  好几个亲兵都围上来,其中一个身材粗壮的高个子拉住小菊,“不,你不行,你没力气,让我来。”

  “我来,”

  “我来。”

  好几个声音一起争抢。

  这情景令人心潮澎湃。

  大家抢先赴险……没有一个踌躇,为了救秦良玉的性命,宁可搭上自己的命……帐里那种无形的悲壮之气,几乎冲破帐顶。

  “天保,”左支重加重语气说道:“现在,我命令你,把吸毒的事交给他们,我排一个班次,大家轮着来,每人只准吸几口,由你负责调配药剂,就这样。”

  他用了“命令”这个词。

  在军队,这个词没有违抗的余地。

  谭天保点点头,他没说什么,两手抱拳,朝着左支重和几个亲兵们拱了拱手。

  很快,一个“吸血班”组成了,大家轮流喝下谭天保配制的解毒药剂,然后去吸秦良玉腿上的伤口。

  一口口的黑血吐在地上,泛着恶臭和血腥。

  再加上熬煎汤药的气味儿,帐里也说不清是一股什么味儿,空气也象是粘稠的……

  ……

  谭天保调配了几种解毒的药草,分别熬制,分为“内服”和“外敷”两部分。

  经过一个班的士兵轮流吸吮,秦良玉腿上的伤处,黑色慢慢褪去,呈现出惨白的颜色,后来已经吸不出血来了。

  好几个士兵都出现了中毒症状。

  虽然喝过谭天保的解毒药,但是吸完了伤处的黑血,走出帐外后,依然“哇哇”呕吐,有人直接就晕倒了。

  然而,即便这样,也没有人有过丝毫的犹豫,大家默默地排队,去给秦良玉吸血。

  秦良玉一直昏迷不醒。

  谭天保给她的伤处敷上药膏,重新包扎。

  左支重脸色沉重,守在帐中。他命令亲兵:“传下话去,就说秦将军的伤已经见好,很快就能痊愈。”

  “是。”

  很快就能痊愈……怎么可能。大家都担忧地望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将军,不由得心里既沉重又心酸。

  大家都明白,左支重这是在安抚军心。

  伤情,此刻牵动着两万人的心啊。

  ……

  入夜了。

  帐里点起灯烛。

  谭天保和三梆子等几个人,都累得七扭八歪,一天功夫,大家的脸都象是瘦了一圈。

  然而谁也不想去睡觉,也不敢去睡觉。

  小菊一直眼泪汪汪地守在床前。

  左支重说,“天保,这样不行,大家都会熬趴下。这样吧,咱们还是排排班,让贺老三和小菊值上半夜,咱们俩值下半夜。”

  “好吧。”

  也只能这样。

  士兵提着瓦罐进来,里面盛的是饭食。粟米粥。

  看到粥饭,谭天保才想起来,自己这一天还几乎没吃过东西呢,肚子也条件反射般咕咕叫起来。

  用黑陶碗盛了一碗粥,正要往嘴里咽,忽然一阵恶心涌上来,赶紧跑到帐外。

  “哇——哇——”

  他干呕起来,觉得眼前发黑,身体发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