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5章 韬略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57 2020.01.28 15:00

  “太乙三才阵”逐渐显出了威力。

  白杆兵在黑、黄、白、红……各色旗帜的指挥下,纷而不乱,乱而不脱,一队队纵横冲杀,前军冲击,后军就掩护,后军围上来,前面的就回头配合……

  一层层一道道,让敌人永远陷于四面围困中。

  这就是阵法的奥妙。

  或叫“韬略”。

  很快,守关士兵人马被杀得七零八落,首尾难顾。

  莽撞再加刚愎自用的“金毛虎”祖杭,凭着一时之勇,提刀带队去寻找白杆兵的“中军”决战,三下五除二就陷入了重重围困。

  要说金毛虎的武功,确实不错,横刀跃刀,怒吼着冲杀,相当勇猛,他把大刀抡得象一架风车,一会就杀散了一群白杆兵的围攻。

  但是白杆兵就象海潮,杀散一批很快又冲上来一批。

  祖杭连连怒吼,大刀左右纷飞,把好几根刺向自己的白腊杆都打得四散,勇不可当。

  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身旁的部队却是越来越少了。

  心里猛然一寒。

  糟糕,部队正在一口口地被白杆兵吃掉。

  纵然自己再勇猛,一个人又能杀死多少敌人?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累也得累死。

  眼前这一群群跳跃着的黑袍白杆兵,个个灵活得就象猴子一样,围着祖杭手下的部队,钩、拿、刺……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守关士兵鲜血狂涌,惨叫着跌倒尘埃。

  金毛虎看得眼睛里冒火,去救援自己的部属,可是——当他提刀杀过去,白杆兵们往往一哄而散,而转瞬间又跳跃着围上来,七八只白腊杆又一起向他的身上乱刺。

  更严重的是,远处的白杆兵,还在一层层地往上涌。

  他们的阵形就象波浪,一浪浪地滚过来,每滚一遭,守关士兵就血肉横飞,躺倒一片。

  重重包围。

  那么后果只有一个——全军覆没。

  金毛虎不觉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自己彻底溃败了。

  看着白杆兵们左一道右一道的攻击浪潮,别说反击,现在连防守之力也没有。

  他恨得咬牙切齿……

  秦良玉——好厉害。

  我与你势不两立。

  他圆睁着环眼,想在战场上找到秦良玉,去和她单挑,看看到底谁能杀……但是他找不到。

  此时的金毛虎哪里会想得到,秦良玉,这个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对手,正躺在后面的担架上,几乎是奄奄一息……

  ……

  秦良玉几乎已经虚脱了。

  她虽然躺在担架上不必站起来,但是脑子时刻关注战场状况,审时度势下达命令,这种劳累对于尚未脱离危险的她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

  谭天保给她服了两剂解毒汤药,还服用了提神强心的由黄芪、远志、草参等熬制的“三醒汤”,以提振她的精神。

  小菊说:“谭大哥,再给夫人喝一剂吧,你看她额头上都是汗,眼皮都抬不起来。”

  “不行,”

  谭天保说:“汤药喝多了,过犹不及,她体虚内热,更加难以承受,反而会自害,我这已经到了极限了。”

  “可是……”

  谭天保望望小菊焦急的目光,满面无奈,只轻轻摇头,他心道,难道我不着急么?真的不能再加药量。

  忽然他灵机一动,伏在担架旁轻轻说道:“秦将军,前面很快就要胜利了,咱们的士兵们一个个英勇无比,他们誓死执行您的命令,已经把敌军杀得落花流水了。”

  其实对于前方的战况,谭天保连一眼都没看。

  他这样说是在安慰秦良玉的情绪。

  现在,没有什么比“胜利”更让秦良玉提神的了。

  果然,秦良玉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之色,点了点头。

  远方的战场,依旧是烟尘滚滚,杀声震天。

  ……

  左支重大踏步地走过来。

  他身上的黑袍,也不知道被谁劈去了半边儿,肩膀上还撕了个大口子,露着黑红色的肌肤。眉角染着一块血迹,也难发分辨是他自己的,还是从敌人身上溅落的。

  浑身还散着战场的气息。

  走到秦良玉的担架前,左支重放轻了脚步。

  “将军,”他朝着担架拱了拱手,压低声音说道:“末将向您报告,金筑关的守军,已经被咱们杀得大败,守将祖杭,弃关而走,率领不到三千残兵,冲开一条血路,奔鬼谷关方向去了。”

  哦……

  胜利了!

  战斗取得完胜,敌人只剩三千残兵弃关而走,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胜……太好了。

  谭天保和旁边的小菊等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消息——比药汤更加管用。

  担架上的秦良玉,脸上绽出笑容,那笑容苍白而虚弱,满含着疲惫。朝着左支重点了点头。

  然后……她头一歪,眼睛一闭,晕厥过去。

  左支重大惊,“喂……天保,怎么回事?将军怎么……”

  “没事,没事,”

  谭天保赶紧说道:“不必担心,秦将军这是心情一放松,一口气降回到心腹里,心火沉降,暂时昏睡,让她睡吧,没关系,一会她就会苏醒过来,小菊,再把外敷药拿过来……”

  ……

  ……

  “你奶奶的,老实点儿,小心老子一巴掌捏断你的脊梁骨,你洋蹦什么,老子当年一脚踢晕一头大黑熊,一掌劈翻一头吊睛白额猛虎,在千军万马当中杀个七进七出,生擒敌将十八名……”

  说话的是三梆子。

  他押着一个身背药篓的包头帕的人,一路乍乍呼呼地吹嘘着,回到白杆兵大营里。

  “弟兄们,我回来啦,不但采了珍贵的草药,而且还捉了一个敌军俘虏。”

  一脸都是得意。

  小菊迎出来,“老三,这回采着折耳根了吗?”

  “采着了,采着了,折耳根,白花蛇,贺老三出马就没有空手的时候……另外还搂草打兔子,顺路捉了个敌人的奸细。”

  “是吗?老三,你长本事了。”

  “小意思。”

  那个背着药篓的人扭过头来,委委屈屈地叫道:“冤枉呀,我不是奸细,你们都误会了。”

  三梆子毫不客气,伸腿踢了他一脚,骂道:“想蒙我,你还油梭子发白——嫩了点儿,少废话,跟我去见左将军。敢不老实,老子把你肚子里的牛黄狗宝给掏出来,快走,你奶奶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