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哑泉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414 2020.01.17 10:00

  欢天喜地,士兵们争先恐后,跑向泉水的方向。

  果然,象白胡子老汉说得那样,拐过山角,走了没有几十步,就在一处山壁的石缝里,发现了一眼泉水。

  泉水清冽,从石缝里涌出,流到山崖间的另一条石缝里,却又不见了,那是顺着地下暗河流走了。

  旁边的山壁上,还刻着两个斗大的字:阙甘。

  啊……阙甘之泉,就在这儿。

  早就干渴难耐的士兵们,乱哄哄地奔到跟前。

  大家还没忘了老汉的话,恭恭敬敬地朝着泉水作揖行礼,拜了三拜,嘴里念叨了一阵“山神保佑,勿怪打扰,我们行军至此,须饮泉水解渴,请山神允赐”之类的话。

  然后才用葫芦竹筒去接泉水喝。

  泉水盛来,饮下去,清凉凉的,真解渴。

  士兵们你争我抢,轮流上前取水。

  大桶也抬过来了。

  军官们维持秩序,“不许乱,组织好队伍,前面的取水,灌入桶里,大家再分着喝,不许乱跑。”

  还没轮到喝水的士兵们,都着急,乱纷纷地问:“怎么样?水好喝么?是不是甜水?”

  然而……

  让大家瞠目结舌的事情出现了。

  第一批喝过泉水的士兵们,一个个瞪着眼睛,掐着脖子,嘴里“呜呜啊啊”地乱嚷,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他们用手比划着,脸上现出痛苦之色,急得脸色通红,可是就是嗓子里呜呜咽咽,不能出声。

  啊?

  这可怪了。

  他们怎么突然就哑巴了!

  泉水旁,一阵大乱。

  谁也说不明白原因,因为——已经哑了的士兵说不出话来。有些聪明的,用树枝在地上划字:不要喝水!

  军官们也都急了,赶紧下令:封锁泉水,不许再取水饮用。

  同时,中军官命令:快去寻找那个“寿星”白胡子老头,把他找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一队士兵急匆匆奔转回来,跑向那座山间猎屋。

  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那个白胡子老头,已经不见了,踪迹全无,附近找了一阵,也没找到踪影。

  消失了!

  按理说,如此大年纪的老翁,就算是跑也跑不快,怎么转眼间就失踪了?

  又是怪事。

  有士兵一拍脑门子,说道:“糟糕,我知道了,那老头一定是妖怪变的,据说山林里有白头怪,白天变成老头,夜晚变成怪物,专门啄食人的眼珠子。”

  白头怪……

  士兵们又是一阵纷乱。

  人心惶惶。

  ……

  部队统帅秦良玉赶来了。

  她也渴得难受,口干舌燥,听说了“阙甘之泉”的事情,赶紧上前察看。

  泉水依旧在哗哗地流。

  几十个喝了水的士兵,捂着脖子痛苦满面,说不出话来,还有人在呕吐,样子甚是奇怪。

  好在没有死亡的。

  有军官神色惶恐地向秦良玉报告,“将军,我听说密林里有一种鬼怪,能够隐身,专门掐人的脖子,掐住后施展法术,将人的声音拿走,人就会失声变成哑子,这叫做‘鬼掐脖’。”

  旁边有人反驳他,“不对吧,鬼掐脖,难道还专门拣门拣着喝了泉水的士兵掐吗?那鬼怪为什么不来掐我?”

  “你别急,呆会可能就掐你了。”

  “胡扯。”

  秦良玉没有吱声。

  她察看了变成“哑巴”的士兵的情状,先是冷静地命令道:“把谭天保找来。”然后再发出第二道命令:“在附近寻找,看看还有别的泉水没有?”

  士兵们遵令而行。

  她的冷静,从容,让乱哄哄的现场,很快稳定下来。

  统帅的行动,一言一行,都影响着部队军心士气。

  秩序又恢复了。

  喝了泉水变成哑巴的士兵们,被集中到一起,其它人拉起警戒,一批批的人派出去,重新寻找泉水。

  谭天保匆匆赶来。

  他听说士兵因喝泉水变成“哑巴”的事情后,挨个察看了几个士兵的咽喉,又舀来一瓢“阙甘之泉”的水,反复观测。

  “将军,”谭天保向秦良玉报告,“据我观察,这口泉水有问题,这是‘哑泉’。”

  “哑泉?”

  “对,泉水有毒,喝了就变成哑巴,如果喝得过多了,就上吐下泻,虚脱甚至死亡。”

  秦良玉松了一口气,“天保,既然你识得此病根源,那么一定也会医治了。”

  “将军,我可以试试。”

  一帮士兵和军官们,都用崇敬的目光瞅着谭天保。

  能够识得“哑泉”,辨明士兵变成哑巴的病因,并且还可以治疗……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存在。

  片刻间,谭天保的威望直线上升,噌噌地窜到了天上。

  “老三,”谭天保招呼三梆子,“你带着人,去寻找碱土,就是那种白色的不长草木的盐碱地,懂吗?还有,多采集益母草、麻黄、秋水仙、野百合、乌头碱……越多越好。”

  “是。”

  三梆子趾高气扬地出发了。身后跟着一帮士兵。

  怎么还趾高气扬?因为他是谭天保的随从,“医官助理”,谭天保的威望猛增,他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受到了士兵们的另眼相待。

  谭天保找了几口行军锅,命令士兵们就地掘灶。

  一片忙碌。

  这时候,派出去到别处寻找泉水的士兵也回来了,就在离着“阙甘之泉”只有一公里远,发现了另一股泉水,水流很旺,看上去也很清冽,但是士兵们有了“哑泉”的教训,谁也没敢尝尝。

  谭天保赶过去。

  他用几株紫罗兰,把叶子在石头上捣烂了,放入水中,慢慢搅拌,观察。

  然后再把几株益母草捣烂了加入水里。再观察。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围一大帮士兵紧紧围着,睁大了眼睛瞅着,既然看不明白,就愈发觉得神奇。一双双目光里满含着崇拜。

  “没问题,这水能喝。”

  谭天保肯定地说。

  士兵们欢呼起来。

  现在,谭天保的话,对他们来说就等于是神仙的仙旨一般了。

  好几个士兵舀了泉水,痛痛快快地喝下去。

  喝完了,什么症状也没有,既能说话,还能唱歌,完全正常。这说明——这是真正无毒的泉水。

  在军官的组织与指挥下,士兵们排着队,开始取用泉水。大家终于可以解渴了,纷纷伸着脖子牛饮驴饮。

  过了一阵,三梆子带着队伍回来了,他们的身上背着粗布袋、竹篓,里面盛着碱土、野草、野菜,满满当当,收获颇丰。

  “很好,洗一洗,捣碎了,放进锅里。”谭天保命令。

  植物在生长着的时候,气味清香芬芳,但是茎叶捣烂了之后,那股味儿却是生涩难闻,与而大批捣烂的茎叶象烂泥糊一样倒进锅内,与碱土一起熬煮时,气味更加怪异。

  灶里柴火燃烧着。

  锅里的水熬开了,翻着水花。

  三梆子和几个士兵用木棍进行搅拌。

  浓浓的难闻的臭味儿,散发开来。

  一开始,尚能忍受,时候越长,味道越浓,一股股臭味儿从锅里冒出来,熏得人不住咳嗽干呕。

  “好臭,”“哇,太臭了,”“真难闻,”士兵们皱着眉头,纷纷捂住口鼻。

  三梆子训斥道:“别那么矫情,哪里臭了?我怎么不觉得臭,一点学识都不懂,光会瞎乍乎,这药膏……臭吗?呜……神药都是这样子,懂吗?”

  他也被熏得一劲干呕,只不过死充内行,勉强忍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