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 二杆子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60 2020.02.02 10:00

  作为随从的谭天保,心头甚是生气。

  尤其是瞅着那个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太监胡诏年,听听他那个说话的口气,一副大尾巴狼的模样……心说你他妈算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让你领教一下白杆兵的厉害,就该知道天高地厚了。

  这事儿不难理解,太监,他们又不是武将出身,哪里懂打仗?要文没文,要武没武,只不过是凭着皇帝的宠信,这才手握大权。

  论作战韬略,他们知道个屁。

  说实话,这种状况也直接加速了明朝的灭亡。

  ……

  但秦良玉是个深沉知礼的人,对于胡诏年的骄纵并不以为意,面上一直露着恭谨的微笑,她问道:“李将军,胡公公,我部配合作战,这是毫无问题的,只是不知道攻击行动有何具体步骤,可否见告?”

  “步骤……”胡诏年显然说不上来了,“这个嘛……军队打仗讲究勇猛,一鼓作气,冲锋陷阵,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能把杨应龙给擒住,大获全胜。”

  这话——近似于胡说八道了。

  作战不讲韬略,那不是二杆子的作法么?

  但是秦良玉并不生气,她微微一笑,“此番作战,自然要勇猛精进,但是杨应龙兵马有数万之众,如何能够将其一网打尽,咱们还须仔细筹谋才好。您说呢?”

  “这……”

  胡诏年翻翻白眼。

  秦良玉的态度很恭谨,但问题也挺尖锐,他回来不上来了。

  这时,李化梓接过了话头。

  “秦将军,现在杨应龙的部队,从东南、西北两面,夹攻成都,数日不下,已经疲惫,军队士兵有衰落之兆,只需咱们兵分两路,互相呼应,必能一举解成都之围,击溃杨应龙主力,大获全胜。”

  这话倒有些在行。不愧为武将说的话。

  与旁边那个“二杆子”太监不可同日而语。

  李化梓这分析也没错,杨应龙的叛军攻成都不下,损兵折将,确实已经兵疲将怠,只要成都内外合力夹击,击败杨应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秦良玉却笑着摇摇头。

  “李将军,我有个主意。”

  “您讲。”

  “正象您所说的,杨应龙已经疲惫,只要咱们几路大军一起猛攻,成都之围必能解开,但是,李将军,您想一想,杨应龙这回率部造反,围攻成都,其用心险恶,罪恶昭昭,致使西南局势剧变,波及全国,影响甚广,如果不一举将其全歼,必将留下后患,那也是莫大的遗憾。”

  这时候,那个“监军”胡诏年,又把话头抢过去了。

  他向前挺了挺不长胡子的白光光的下巴,满不在乎地说:“唔,没问题,咱们就力争把杨应龙擒住,彻底消灭他。”

  说得挺容易。

  就好象吃顿饭一样。

  可是……杨应龙那么容易就能擒住?

  秦良玉微微皱了皱眉,忍住火气,说道:“胡公公,李将军,没错,一举擒住杨应龙,我完全同意。可是二位想过没有,此处尽是平原,没有险峻地形,道路四通八达,若是大军打起来,很容易形成击溃战,而形不成歼灭战。依良玉之见,不如咱们暂且按兵不动,等其它友军到达之后,一起统筹行动,形成合围,这样就能防止杨应龙逃窜了。”

  这是个思路开阔的大计策。

  秦良玉是想把杨应龙一口吞下。四面包围,瓮中捉鳖。

  有气魄。

  但是胡诏年却不以为然,摇摇下巴,拿腔拿调地用尖细嗓门说道,“用不着,夜长梦多,我们这五万大军,你有两万人马,咱们再加上成都城内守军,兵力超过十万,收拾一个杨应龙,不在话下,不应该拖延。”

  “这不是拖延……”

  秦良玉摊着两手,耐心向胡诏年解释。

  但是胡诏年显然不耐烦了。

  他对于秦良玉的“罗嗦”相当不满意,看作是故意挑战自己的权威,而且——他也根本听不懂秦良玉的计谋。

  “秦将军,恕我直言,你们女人家嘛,总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这样是贻误战机的,此番出征,万岁一再叮嘱,作战务必勇猛,务必坚定,绝不可畏首畏尾,消极避战。秦将军,这是万岁的旨意,你我皆不可违背。”

  他抬出“皇帝”的牌子,来压人了。

  意思很明白,我是皇帝派来的,代表皇权。

  秦良玉的脸色也拉下来,神色严峻,她可没被胡诏年的“大牌子”所吓倒,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胡公公,皇帝的旨意,臣子自然是遵从,但是万岁只是让我们以勇敢精神消灭敌人,并非替前方将士制定具体作战方略,眼下成都局势明朗,咱们共同做好筹划,力争全歼顽敌,正是符合万岁的旨意。”

  两人的口气都有些火星四溅了。

  对抗意味已经摆到了桌面上。

  气氛紧张。

  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

  站在外面的谭天保,心里把胡诏年的祖宗三代骂了个遍。你奶奶的狗太监……但愿你以后子孙后代都做太监。不不……你已经没有子孙后代了。

  你有什么资格贬斥秦将军是“女人见识”?她的韬略你听得懂么?她打过的那些仗说出来都吓死你。

  况且,你自己是个男人么?

  二刈子货……

  ……

  李梓年凑上前一步,想缓和一下现场的尴尬,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个……秦将军,您还是以大局为重,听胡公公的良言……”

  “我以歼灭敌人为己任,正是为大局着想。”

  秦良玉一步不让。

  说话得斩钉截铁。

  没错,在作战方略上,没有容让余地,这涉及战争大局,绝不是讲究个人修养和容让的时候。

  李化梓神色讪讪,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胡诏年的眼睛里已经充满怒火,忿忿地盯着秦良玉,象公鸡似地嚷嚷道:“秦将军,你若不愿意配合我,那就请自便,我们独自去杀杨应龙,也不在话下。”

  说罢,一摆袖子,气哼哼地扭过身去。

  气氛僵住了。

  甚至连话也谈不下去了。

  这事非常让人难办,形势明摆着,再怎么试图圜转,也难以沟通了。

  没办法,秦良玉只能叹了口气。

  “好吧,李将军,胡公公,末将告退。”

  不欢而散。

  ……

  回到军营里,秦良玉一脸冰霜。

  三梆子悄悄问谭天保,“怎么样?那边的李将军怎么个意思?看秦将军的脸色,似乎不高兴啊。”

  “哼,那个李将军……怎么说呢,就是个小哈叭狗,他后面跟着一条大尾巴狼。”

  “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