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赛祝融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269 2020.01.10 06:35

  城里,火光四起。

  雾气沼沼里,烟火熊熊更加重恐怖气氛,大街小巷一片人喊马嘶。

  很多人都在慌乱中乱喊乱叫。

  起火,这是城破了的迹象,难道……城池已经被攻破了,贼兵已经杀进城里了吗?

  浓烟、浓雾,更加搞不清形势,也就更加混乱。

  士兵们在街上乱跑乱窜,有的忙着向各处城墙增援,有的则是无目的地瞎跑,口令声斥骂声不断。

  全城都乱套了。

  ……

  穿着破老羊皮袄的白文选和谭天保,风风火火地闯进知府的衙门里。

  知府是文官,平时不带兵,但是府里也有护卫马弁之类一大堆,城里一乱,这些人立刻全副武装拎着刀枪,团团把知府的房间围住,保护主子。

  当他们看见——两个破衣褴衫的放羊汉子,提着木棍冲进府里,第一个感觉是有些发愣。

  这两人干吗?他们是贼兵吗?

  一愣神的功夫,白文选已经抡着木棒子冲上去了。

  他两眼血红,冒着吓人的凶光,脸上的表情呲牙咧嘴,狰狞可怖,不顾一切地冲过来,状如一头暴怒的狮子。

  士兵们都吓了一跳,我去……怎么回事?凭空跳出个煞神来!

  “嗡——”

  硬木棒子朝着士兵们劈头盖脸打过去。

  几个士兵赶紧向旁边跳跃着躲闪,挥刀抡剑,迎战白文选。

  白文选大吼一声,声若狮吟,身子一转,棒子一抡,回头望月,疾若流星,打在一个士兵的身上。

  身子一旋,起脚飞踢,又踹翻了一个。

  “当”的一声,一柄长柄砍在硬木棒上,白文选力大,木棒一带,长剑反而被他撩得脱手而出,甩出一丈开外。

  吼声中,木棒又戳中一名士兵胸脯,直挺挺地把士兵戳得仰面倒下,士兵惨叫声中口喷鲜血,眼见是把肋骨打折了。

  这时候,谭天保、三梆子等人,都呐喊着冲上来。

  他们都被白文选的凶狠给鼓舞了,挥着木头棒子勇猛地向前冲锋,虽然只有几个人,可是人人奋勇,在府衙里立刻掀起了一股凛然杀气。

  “杀啊——”

  几个穿着破羊皮袄的汉子,冲进士兵群里。

  谭天保抡着一根木头棒子,迎面撞上了一个人高马大的侍卫士兵,那家伙提着一柄单刀,搂头便剁,单刀带着风声劈下来,势大力沉,直奔谭天保的脑瓜顶。

  “当,”

  谭天保举木棒相迎,只觉得胳膊一震,虎口一热,木棒被单刀砸落在地。

  糟糕,这家伙力大如牛。

  但是谭天保拿的这根木头棒是硬青冈,非常坚硬,一刀没砍断,反而单刀的刃口陷入木头里,给卡住了。那士兵赶紧用力甩脱,把木棒给甩下去。

  这就给了谭天保机会。

  急切中,他后退一步,赶紧掏出手铳射击。

  刚刚在大街上放完了火,火捻子都没灭呢。

  “嗵——”

  一阵红光闪过,黑烟从手铳的口里冒出来,随之喷出一阵灼热的枪砂。

  执单刀的士兵被喷了个满脸花。

  “啊——”一声惨叫,士兵仰面翻倒在地上,脸上身上都被枪砂给打中了,登时皮破肉烂。

  近距离内,手铳根本就不用瞄准,百发百中,因为它喷出去的枪砂是呈散射状的,在打倒了面前这个士兵的同时,还喷在了其它士兵身上。

  效果好极了。

  两三个士兵都被打得嗷嗷直叫。

  手铳一响,把十余个侍卫士兵都给弄蒙了,本来就被白文选杀得人仰马翻,心惊胆战,这一下就更没了斗志,纷纷转身逃跑。

  白文选吼叫着,带领谭天保等人乘胜追击。

  一直追到府衙内堂。迎面看见一个穿着锦袍的中年人,满面仓皇,从屋里奔出来。

  知府!

  虽然大家谁也不认识他,但凭着穿戴,一眼就能辨识。白文选大喝一声,拎着木棒就冲过去。

  “啊——”

  知府看见这个衣衫褴褛的汉子,瞪着血红的两眼,高举着带血的木棒,满身杀气,如凶神恶煞,吓得大叫一声,两腿一软,向后便倒。

  咕咚!

  跌倒在地上,双手一摊,两眼一翻。

  这倒是让白文选等人一愣,我擦……怎么,直接吓死了?

  白文选一步跨过去,伸手揪住知府的锦缎袍子,厉声喝道:“喂,你醒醒……你奶奶的,闷怂个锤子,醒醒,给老子醒醒……”

  ……

  全城都乱了。

  浓雾中,也不知道多少人在喊,在叫,在混乱中奔跑。

  城墙,已经攻破了。

  张献忠指挥着义军士兵,在守城官军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突然发起进攻,一队队士兵顺着梯子爬上城头,攻势凶猛如潮,官军没有准备,乱哄哄地抵抗了一阵,便弃城而逃。

  喊杀声中,义军分成数路攻进城内。

  势如破竹,一连攻破三层城墙。

  守军最高指挥官朱国正,看看败局已定,无心恋战,带着一帮亲兵,往西门逃窜,中途遇到一只张献忠手下的义军,迎面相撞。

  这只义军是马元利率领的。

  柘弓天王!

  当马元利看见一帮兵马,紧紧簇拥着一个盔甲鲜明的将官从雾气中现身,正在匆忙逃窜时,没有一丝犹豫,立刻把那张巨大的柘木弓给张开了。

  弓如满月。

  “嗖嗖嗖——”

  三枝连珠箭射过去,象流星一样穿过雾气,带着尖利的啸叫声,直奔朱国正的上中下三路。

  一箭直穿咽喉。

  朱国正几乎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上一凉,然后……栽到马下。

  “杀——”义军士兵乘机掩杀,在城内掀起一阵进攻的狂潮……

  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城内的守军被杀得大败,建制全乱了,官军士兵们狼奔豕突,兵找不着官,官找不着兵,在浓雾中一片鬼哭狼嚎,四散奔逃。

  这是一场速战速决的战斗,几乎创造了攻坚史上的记录,两万守城士兵,就象豆腐遇到了快刀,被几下切得粉碎。两个时辰还不到,天下闻名的明朝中都,土崩瓦解,落到了张献忠的手里。

  等到太阳从云层后现出来,驱散浓雾的时候,凤阳城,已经易主。

  ……

  张献忠骑马入城。

  这一仗,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拿下了凤阳城,让他很高兴,抖擞着大胡子,哈哈大笑。

  当他在亲兵们的前呼后拥下,走过狼藉的大街,来到知府的衙门里,听白文选报告了擒住知府的经过,并听说知府吓晕过去的情况后,更是一番大笑。

  他拍着谭天保的肩膀。

  “很好,小子,你在城里放的这把火,贼他娘地有劲,好小子,你真是赛过祝融,攻下凤阳城,你首功一件。”

  谭天保有点受宠若惊了。

  “张将军,我……算不了什么,都是白将军他们……”

  “你罗嗦个吊,老张会兑现诺言,你既然不要媳妇儿,我一定多赏你金钱。哈哈哈……”

  从这儿以后,谭天保还多了个绰号。

  人们都叫他“赛祝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