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青灯古佛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68 2020.01.23 15:00

  老尼姑真是太老了,走路都颤颤微微。

  向前迈了两步,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三梆子机灵,两步窜上去,伸手扶住老尼的身子,“老奶奶,小心,慢走别急,小心跌跤。”

  “好,好,好孩子。”

  老尼姑咧开没牙的嘴,吐字也含混不清。

  谭天保很是诧异,这样一个深山里的小小尼姑庵,远离人烟,这个老尼是怎么生活的?她难道不会饿死吗?

  扶着老尼,进入室内。

  草屋里狭小而简陋,用石头搭着土灶,放置着锅碗炊具,放着半锅野菜,一股酸腐气充斥着屋里,很难闻。

  令人生怜。

  独自一人住在窝棚一般的茅屋里吃野菜渡日……这日子除非苦行僧能过下去。

  瞅瞅七八十岁的老尼姑,不由心惊,这样清苦寂寞的日子,老人这是过了多少年!

  难以想象。

  “师太,这里只有您一个人吗?”谭天保伏在老人的耳边说道。

  “我佛慈悲,我一个人也惯了。”

  话语中无尽的凄凉。

  忽然,老人的眼里冒出一点泪光。

  谭天保原以为,这是老人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因为患有眼疾或是受了风,引起的泪道反应,但仔细一瞅可就不对了。

  老尼瞧向三梆子的眼神里,怔怔的,痴痴的,神情甚至是有些失魂落魄。

  难道是因为独居深山,总也见不到人,偶然有人来引起的激动吗?

  可以理解。

  僧尼等出家人虽然不惧清苦,隐居修行,但毕竟也有人类的情感,就算是斩断了六根,也难免会偶尔露出人的本初性情。

  但是往下发生的事,让谭天保不淡定了。

  老尼的目光,一直盯着三梆子,对于谭天保和公孙炽几乎就没瞅上一眼,而且伸出枯瘦的手,颤颤微微地摸着三梆子的头,神态无比的亲近。

  “孩子,你是哪里人,姓甚名谁?好小伙子,长得多俊……”

  谭天保一阵惊谔加无语。

  小伙子长得多俊……

  三梆子俊吗?

  老尼姑怎么和老娄倮一个调调,他们是不是有毛病?难道此地人的审美都出现了偏差?与中原地区看待美与丑的标准区别很大吗?

  或者是老人视力不佳,看不清?

  三梆子咧咧嘴,“老奶奶,我姓贺,我是陇原人。”

  老尼姑却轻轻摇了摇头,嘴里喃喃地说:“姓贺……陇原人……不对,不对,你怎么会姓贺……”

  苍老的语调里竟含着无尽的凄凉。

  三梆子莫明其妙,“老奶奶,我就是姓贺,错不了,您一定是年纪太大了,糊涂了,您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唉唉,这么大岁数,可真不容易。”

  “不不,你不应该姓贺,你应该姓百……”

  老人干瘪的嘴唇哆里哆嗦。

  浑浊的老眼,象是钉子一样钉在三梆子的脸上,那神情——执拗而坚定。

  瞅得三梆子有些发毛。

  他朝谭天保笑笑,“您看,老人家糊涂了。”

  “不,”

  谭天保突然叫了一声。

  他睁大眼睛,走到老尼姑的身前。

  脸上一副急切和激动的表情,扶住老人的胳膊,问道:“老师太……老人家,后辈不揣冒昧,想问问您,俗家是不是九丝城人,您出家前的姓名,是不是叫阿三?”

  ……

  当老人对三梆子说出:“你应该姓百”的时候,谭天保的脑子里突然间灵光一现。

  姓百……

  百晓童!

  这个姓名象闪电般映入脑海。

  这一下,他惊异得简直要跳起来了。

  娄倮老人讲述的那个年代久远的故事一下涌上心头,九丝城的“十万官军饮僰血”,派奸细百晓童混入城内,勾引僰族头领阿三姑娘,取得她的感情和信任,从而引大官攻入城内,血流成河……那些凄惨壮烈的陈年往事,一幕幕闪现。

  这个老人,我的天啊……她就是阿三!

  当年误信百晓童,因而失了城池,造成血染九丝城的僰族首领阿三!

  乖乖……

  谭天保觉得浑身的热血一下都沸腾起来。

  阿三竟然还活着,她隐居在这座深山里的庵寺里,当了几十年的尼姑。

  !!!

  青灯古佛,一瞬经年……

  ……

  谭天保的惊讶和激动,把三梆子和公孙炽也给闹愣了。

  怎么着,老人是阿三?

  三梆子把眼睛瞪得象鸡蛋那么大,他拉着老人的手,一叠连声地问道:“喂……老奶奶,您真是阿三?真的吗?不会吧,谭天保一向是捕风捉影说话没准头,您说话呀……”

  老尼姑的眼里,忽然扑簌簌掉下泪水。

  昏花的老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串串垂落。

  身体也颤抖起来。

  抓着三梆子的手,瑟瑟的抖。

  不用问了,这一切都已经说明了。

  老人——就是当年的僰族首领阿三。

  惊异、激动、兴奋……把小屋的气氛登时搞得紧张兮兮,大家都有些手忙脚乱,谭天保怕老人情绪变化过快,垂老的身体承受不住,赶紧扶着老人的手臂安慰:

  “老人家,您别激动,别着急,咱们有话慢慢说……对对,镇定,镇定……”

  老人的神情有些恍惚。

  她靠在床边的一根木柱子上,喘了口气,目光迷离,喃喃地说道:“阿三……这个名字已经没有了,我已经把它全给忘记了……”

  语音哽咽。

  显然,她也想起当年的往事了。

  那些惨烈无比,而又深情无限的往事……

  枯瘦苍老的手,抚摸着三梆子的头,目光怔怔,象梦呓般地在嘴里絮叨,“唉……多象呀,这模样真象,当年他就象你这么年轻而英俊,孩子,你真不姓百?你父亲姓什么,他有没有改过姓氏?也许是为了避祸,把姓名改了,孩子……”

  “……”

  三梆子不知道说什么了。拿眼睛向谭天保求援。

  谭天保说道:“老人家,我这兄弟……是不是象当年的百晓童?有些事等我们回去详细问问,也许真象您说的一样,他的父亲本来是姓百,后来改了……”

  三梆子瞪了谭天保一眼。

  谭天保笑了笑,没理会三梆子的挤眉弄眼,继续对老人说道:“老人家,咱们能够在这儿遇也,也是天赐的缘分,老天有眼,能够得见,您说是不是?您如果喜欢我这兄弟,不妨收他当个干儿子……”

  三梆子的目光恨不得把谭天保给吃掉。

  谭天保视若无睹,根本就不理她,伏在老人的耳边,笑嘻嘻地说:“我们这次来,是来解救窟窿山上的僰族兄弟,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今后大家和睦相处,您老可以安享晚年……”

  舌粲莲花,花言巧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