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闯字大旗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95 2019.12.31 09:35

  张可望抡着大刀,在官军队伍里左冲右突。

  那把令官军闻风丧胆的长柄鬼头大刀,刀头与刀柄,全象是刚从血河里捞出来的一样,滴滴嗒嗒往下淌血。

  他率领着一只百十人的队伍,如同一群下了山的猛虎,在战场上荡起一溜旋风,刮到哪里,哪里就卷起一阵死亡的风暴。

  杀出一溜又一溜胡同。

  到后来官军闻听“鬼头刀将军又来了”的消息,就大群大群地后退逃窜。

  但是,官军队伍太多了,杀退一批还有一批,一层层地往上涌,看上去如同地里闹起了蝗灾,令人眼晕。

  张可望想找到敌人的主将,象昨天一样故伎重施,但是没能如愿,一片片的旗号里,他分辨不出哪里是敌人主将,十几里战场上,乱得分不出个数来。

  而且,他的膀子上,已经受伤了。

  那是一只官军的弓箭队,突然从斜刺里杀出来,朝着义军队伍射出一片雨点般的羽箭,密密麻麻,义军士兵用手里的兵器拨打箭只,但是仍然有很多人中箭倒下。

  有些人身上中了十余只箭,看上去就象刺猬。

  张可望膀子上中了一只,他一伸手就拔下去,不顾膀子上血往外涌,怒吼一声,提着鬼头刀冒着箭雨就冲上去,把弓箭队给杀得四散飞逃。

  谭天保冲上来,给张可望的膀子临时勒上一条布带子,进行止血。

  “将军,你负伤了,下去吧。”

  “少废话,”张可望瞪了他一眼,“我下去,你带着他们冲锋?”

  “……”

  谭天保哑口无言。

  我带着冲锋……我擦,我可没那个本事。

  张可望这只猛虎,谁能替代?

  他看着此时的张可望,满眼都是敬佩。

  这条汉子浑身上下全是血迹,那块披在身后的黄斗蓬,已经被鲜血染红,再沾上黄色的尘土,又脏又粘,看不出什么颜色。

  站在眼前的,仿佛就是一尊天神……

  张可望转过身,提着鬼头刀,又朝前面大踏步奔去。谭天保跟在他的身后,举起自己那只同样染满血迹的长矛,抖擞精神,向前冲锋。

  杀——

  ……

  战场上满眼都是惨烈,尸首仆地,血流成河,残缺不全的头颅四肢令人触目惊心。

  双方的部队,一队队往来冲突,尘烟笼罩了十几里方圆,趟直起黄沙漫漫。

  广阔的战场,杀得天昏地暗。

  有战斗经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两方的部队都是在苦撑。

  官军铁骑经过一天多的鏖战,锐气已经锉了,他们面前这只装备低劣、训练水平很差的农民起义军,并没有象以前常见的那样“打不过就跑”,而是人人奋勇,个个玩儿命,表现出了足够的顽强,令骄横惯了的官军大吃苦头。

  眼看着一匹匹战马嘶鸣着栽倒,一队队号称“天下雄兵”的披甲关宁铁骑兵,披衣衫褴褛然而勇猛无比的义军杀得血肉横飞,陈尸荒土岗,官军开始胆寒。

  有些地块上的官军开始后退。

  而义军的处境其实更加艰难。

  他们经过昨天的苦战,虽然击退了官军势如潮水的进攻,但是兵力折损严重,阵亡五六千人,现在能保持战斗力的总兵力只剩二万多人。

  现在,所有的义军官兵,都是凭着一口气,在拚命搏杀。

  那道“战斗到死”的命令,让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舍了这条命,拚吧。

  每一个士兵都象红了眼的恶狼,挥动着手里各式武器,刀、矛、棒……以及从官军手里夺来的大刀长枪,嗷嗷怪叫着,奔跑、冲锋……

  没有一个人后退。

  尘烟弥漫的战场上,杀声震天,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踏着他的身子继续冲上去……

  ……

  太阳象一个看不清的惨淡的白球,被漫漫尘埃给挡住了。它缓慢而无力的移动到天空正中。

  中午了。

  两只队伍象两只斗在一起纠缠得难分难解的猛兽,谁也罢不了手。

  大家都累得只剩下了一口气,但是却脱身不得。

  只要谁一松,一退,那就是一场全面的溃败。

  两面的指挥官都明白这一点,所以只好尽全力苦撑,努力咬紧牙关支持。

  厮杀……只要没被敌人砍死,那就提起武器继续上……

  ……

  谭天保觉得,自己已经处于麻木状态了。

  体力似乎早就用完了,浑身的肌肉都不象是自己的,只是凭着本能,跟在张可望的身后,去冲击,去向前刺出手里的长矛。

  眼前时不时地冒出一片血色光芒,视野开始模糊。

  三梆子不知道哪里去了,也许……他阵亡了吧。

  自己……也说不定在哪个时刻挨上一刀一枪,躺倒在这片尸横遍地的土岗上。

  张可望身后的这只队伍,已经稀稀拉拉,大约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已经带着满身伤痕,倒下去,永远起不来了。

  剩下的士兵们,都是凭着一股气,在苦苦支撑。

  张可望的嗓子已经吼哑了,再也发不出声,他那把长柄鬼头刀,就象一面旗帜,刀光闪到哪里,义军士兵们就是一阵精神振奋,鼓起勇气奋勇冲杀。

  ……

  忽然官军队伍一阵大乱。

  有声音在慌乱地叫喊,“贼又增援啦——贼又增援啦——”

  嗯?

  此时此刻,能够得到增援,那是多么令人激动和鼓舞的事情啊。

  义军士兵们惊奇地朝远张张望——真的有援兵到了吗?

  真的!

  只见一只生力军,正在威风凛凛地杀进战场。

  那只队伍穿的都是各色农民布袍子,打着数面大旗,那旗号上写着斗大的“闯”字。

  啊……

  闯王的部队!

  高迎祥派部队增援来了。

  立刻,所有战场上正在陷入苦战的义军士兵,几乎都同时发出了欢呼,那份激动和振奋简直没法用语言描述,这时正是大家都杀得筋疲力尽,拚命咬牙坚持的时候,援兵——多么及时,多么解渴啊。

  “杀啊——”

  义军士兵陡然暴发出一阵雄壮的呐喊声,人人象是打了鸡血,向官军发起一轮新的冲击。

  战场局势,陡然一转。

  只见那队打着“闯”字大旗的队伍,迅速摆开队伍,开始了冲锋,一群群士兵龙腾虎跃,怒吼着杀过坡岗,卷起一溜旋风,冲杀过来。

  官军更加慌乱了,他们再也挺不住了,一队又一队地向后开始撤退。

  队伍乱了,旗号乱了,全线都开始溃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