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鸡毛信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95 2020.01.26 10:00

  女人,这一生最看重的是什么?

  没有第二个选择,就是——情。

  年老垂危的阿三是如此,身居二品高官的秦良玉也是如此。

  秦良玉率领的兵马这一天到达金筑关附近。

  此时的金筑关,被叛将杨应龙给占领着,守将名叫祖杭,绰号叫做“金毛虎”。

  秦良玉距关二十里,扎下大营,派出探马、暗哨侦察敌情,部署攻击事宜,吩咐准备各种器械……安排妥当,她离营出帐,只带了一个丫环小菊,来到一座长满竹林的山坡上。

  野竹长得郁郁葱葱,竹林里落叶缤纷。

  忽然间,秦良玉满眼都是泪水。

  原来,这座野竹坡,是当年她和丈夫马千乘,共同战斗过的地方。

  那时候,夫妻二人纵马川黔,率部征杀,十几年比翼双飞,一路奏凯,畅意豪爽……想起那些情景,怎么会不泪涌眼眶。

  她在一块石坎上坐下来。

  用手抚摸着一根碗口粗细的毛竹,喃喃自语,“竹子啊竹子,你还记得我么,十年了,当年我和千乘一起,就在这里打了胜仗,我们来到竹林里小憩,我就坐在这儿,满地都是金色的竹叶……”

  泪水扑簌簌地落下。

  “……千乘,我还记得当时你对我说,人当如竹,刚正不弯,一生只奉一枝,至死不渝……千乘,你的话,我一字一句都没忘过,人当如竹……”

  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哗啦啦……竹林摇曳,落叶萧零,一片悲凉。

  良久,秦良玉站起身来,在竹林里慢慢踟蹰,一会抚摸一根老竹,一会怔怔地盯着一块乱石。

  孤独的身影象在寻找什么……

  ……

  从竹林里出来,秦良玉抹掉眼角的泪花。

  隐去悲伤,她又成了叱咤风云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回到大帐里,听取探马的报告,分析金筑关的防守详情……正在忙碌,有哨兵来报:“将军,有个叫钱重的人求见,他说是李化梓将军派来的,身上带有李将军的鸡毛信。”

  “哦?请进来。”

  李化梓,是朝廷从湖广方面派来的将军,前往四川成都赴援的,是秦良玉的友军。

  能够在此地得到友军的信息,这是个喜讯。

  杨应龙的叛军有十多万人,而秦良玉不足两万兵马,如果没有援军,也很难解成都之围,李化梓来得正是时候。

  在亲兵的带领下,从帐外匆匆走进来一个身材瘦削的汉子,风尘仆仆,肩膀上带着一层土,看样子是跑了很远的路。他进帐向秦良玉躬身施礼。

  “卑职钱重拜见秦将军,将军万安。”

  “李将军在哪里?他还好么?”

  “承秦将军垂询,李将军率部现在桑木关,厉兵秣马,正欲秦将军一起,统筹调度,驰援成都,共同围歼杨应龙,他写了一封亲笔信,命卑职亲手送达秦将军。”

  他从怀里掏出一封厚桑皮纸的信件来,很厚,外面粘着三根鸡毛。

  鸡毛信,是军情紧急情况下才使用的信件。

  李化梓派专人送紧急信件,说明他那里军情如火,急需和秦良玉一起协作,两军配合,秦良玉是久经战场的老将,自然懂得轻重。

  她走上前两步,伸手出来,去接钱重手里的信。

  就在这时候——

  忽然秦良玉一愣。

  她是个心思细密的人,也许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觉,猛地发现——钱重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头。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一丝不易察觉的凶狠一闪而过,虽然脸上带着谦卑的微笑,但是目光是不会撒谎的,没错——就是微微的一丝凶狠,冷冰冰的让人从心里发凉。

  不好!

  秦良玉赶紧后退。

  钱重的身形猛地暴起。

  杀机——就爆发在瞬间,钱重就象只豹子一般跃起来,手里的那个桑皮纸信封并没有撕开取信,而是直接握着,顺势朝着秦良玉胸前刺来。

  可以想象,那信封里不会是信件,那是匕首。

  “忽——”

  信封转瞬间就递到了秦良玉的胸前。

  这一切都发生在半秒钟内,大帐里站着好几个亲兵,中军官就站在帐口,大家手里都拿着刀枪武器,但是——钱重的动作太快,也太突然了,谁也来不及反应。

  钱重的动作显然是早就计划好的,秦良玉接信——他往前递送——信封离着秦良玉就只有一尺多远的距离。

  然后——突然实施雷霆一击!

  你武功再高也难防。

  秦良玉是从小修习武功的,身法敏捷,眼看着堪堪避不开的攻击,紧急中一个“斜插柳”,上身骤然一倒。

  信封刺了个空。

  然而钱重的动作也快,身子扑到,手里的桑皮纸信封动作不停滞,斜向刺下。

  “噗——”

  信封里,果然是装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穿破纸皮,刺入秦良玉的右腿。

  一连串动作,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秦良玉的身子往后便倒。

  钱重的身子扑得过猛,也失去平衡,他咬牙切齿,脸上露着狰狞,顾不得站稳身子,手腕一抖,从秦良玉的腿下往下拔匕首。

  但是——晚了。

  这一秒钟内,帐内的好几个亲兵,可不是吃干饭的。

  几道黑影已经象旋风似的扑过来。

  来不及惊叫,来不及惊慌,来不及叫嚷……这时候的动作远比神情和声音来得迅速。

  好几把单刀一起从四面八方飞来。

  钱重身陷刀光剑影中,再也不会有逃生的机会。

  “咔,咔,咔——”

  刀刃砍入身体的声音,沉闷而恐怖地连续响了几下,只见空中迸起数道血光。

  几把刀,一起砍在钱重的身上,一秒钟之内就把他给砍翻了。

  乱刃分尸。

  脖子上砍开了大口子,脑袋堪堪掉落,臂膀被剁掉了,腿上砍裂了,腰里被长矛洞穿……

  骨嘟嘟……好几处都血如泉涌。

  ……

  行刺,就是这样,只给你一次机会。

  一击能中,或是一击不中,都绝对没有下次机会。

  然后的结果就是一个——你被乱刃分尸。

  ……

  两秒钟内,钱重横尸地下。

  这时候,帐内帐外,都乱了,一叠连声地叫嚷着:“刺客,有刺客……”好几个人一起上前,去扶倒在地上的秦良玉。

  秦良玉的腿上被重重刺了一刀。

  桑皮纸信封内是一柄锋利的窄刃短匕首,直接穿透信封刺入肌扶,血水顺着匕首上的血槽涌出,把那个信封染得艳红,三根鸡毛血糊拉地似是魔鬼的羽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