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皇帝之苦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225 2020.01.08 06:35

  卢象升驱马进入京城。

  他在承天门西边的长安右门外面下了马,步行进入皇城。

  过了东千步廊和宗人府,是兵部衙门,卢象升挂着“兵部侍郎”的衔儿,兵部也等于他的“根据地”,但他的主要职务还是宣、大、山西兵马总督,平时并不在京城呆着,对这里倒是不太熟。

  卢象升只在兵门衙门转了一圈,与几个同僚打个招呼,便步行去皇宫外的朝房等候传旨。

  因为今天不是上朝的日子,所以朝房里冷冷清清。

  过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有个太监出来,传卢象升进宫见驾。

  穿过右顺门,走过皇极殿,卢象升低头轻步,踏着台阶走向乾清宫。

  无论你多大的官,进入这座神圣宏伟的宫殿,都会肃然起敬,高大壮丽的皇宫,代表的是天,是神,是龙,是无上的权威。

  崇祯皇帝坐在盘龙御座上。

  背后有太监执着伞、扇,两旁站着十余个伺候太监,红色盘龙廊柱后面站着两排锦衣卫,手里执着金瓜仪仗。大殿里一尊神鸟造型的紫铜香炉里,袅袅升着檀香。

  肃静庄严。

  皇帝单独召见武将的时候,仪式要稍繁复一些,为什么呢?不是为摆架子,这是安全保卫的需要,除了锦衣卫们都有武功,身后的太监手里的伞和扇,其实暗藏武器,扇把里有利剑,伞里是锋利的钢圈,随时可以抽出来作战,防备意外出现的刺客。

  卢象升在丹墀上就叩头行礼,然后手捧象牙朝笏,跪着等候传唤,太监再次传唤,他才躬身低头,迈入殿内,重新叩头,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说:“臣卢象升觐见陛下,吾皇万岁。”

  说完了趴着不动。

  几十秒没动静。

  是崇祯懒怠答理他吗?倒也不是,这是帝王的习惯,他想什么时候说话,就什么时候说话,别人都得等他,而他用不着等任何人。

  崇祯拉着长脸,正上下打量他。

  这个卢象升……长得魁梧壮实,浑身透着一股勃勃劲力,看着就让人提气,崇祯满意地轻轻点点头。

  这时候跪着的卢象升脊梁骨可就有点冒汗了。

  直到崇祯皇帝开口说:“卢卿,最近山西那边如何?”

  卢象升这才恭恭敬敬地起身又施了一礼,站起身来,低着头回答:“回陛下,山西贼患已被臣剿灭,目前境内清平。”

  这话让崇祯太欣慰了。

  境内清平……如果全国都这样,那该多好啊。

  唉……

  “听说——”崇祯用缓慢的语调问:“你喜欢亲自上阵冲杀?在京城外面,还打了一仗?”

  卢象升稍一愣神,我在京城外面打仗,皇帝这么快就知道了?敢情什么也瞒不过他。

  “是,臣习惯冲锋在前,给将士作个表率,昨天在京城西北,是打了个小仗,不过算不了什么,臣带着亲兵偶遇一伙盗贼,一个冲锋就给杀散了,其实算不上打仗。”

  崇祯把话锋一转,又问:“卢卿,对于当前的朝野局面,你怎么看?”

  其实这才是今天的主要话题。

  但崇祯这个人生性多疑,喜欢先来个“前奏”,象熬药一样弄点药引子,告诉你我什么都知道,你别想有任何事能瞒我。

  卢象升对于皇帝这一问,早就胸有成竹,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京城的。

  “回陛下,象升以为,当前国家心腹大患,乃是关外的清兵,八旗兵马都是精锐骑兵,背后有广阔的东北沃野千里做后盾,力量强大,觊觎我大明江山已久,必须厉兵秣马,迎头痛击,打得他们知难而退。”

  卢象升的语调逐渐激昂起来。

  但是崇祯并没吱声。

  殿里又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崇祯又沉默了……他的心中老大作难。

  本来,崇祯最想听到的,是卢象升拿出对付高迎祥等“流贼”的良策,谁知道——他把矛头对准的是关外的清兵。

  这话倒也没错,清兵屡次犯境,八旗兵马烧杀抢掠,也真让人头痛。

  可是……

  攘外,安内,到底哪个放在主要首要位置?

  这是个战略问题。

  唉……崇祯的心里苦水掺着酸水在忽忽悠悠地腾。难啊,从他当了皇帝,饥民造反,烽火四起,关外强敌窥伺……他没日没夜地操心,却落得个处处光景惨淡。

  当皇帝,你们以为日子好过吗?

  ……

  卢象升见皇帝没有吱声,心里忐忑,不知道自己说的到底是否符合皇帝心意。

  但他是个雄心大志的人,性子直爽,不吐不快,鼓了鼓勇气,继续说道:“微臣以为,满清骑兵若是挡住了,几股流寇便不足为患,只须几省合力,必能剿除。臣愿誓死报国,率人马与清兵决一死战。”

  说到这里,卢象升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瞅着崇祯。

  崇祯的脸拉了有一尺长。

  又是几十秒没吱声。

  卢象升赶紧低下头,心里怦怦跳起来。

  其实崇祯倒也并不是反对他的话,这是帝王的习惯,皇帝是金口玉言,说出话来就是法令,尤其对于大事,更不宜着急下论断。

  他得听你把底牌亮完了,斟酌已定,才做决定。

  没有哪个皇帝象急屎屁似地乱吵吵一通。

  沉吟半晌,崇祯终于开口了:

  “卢卿,对于围剿中原流寇,你的意思如何?”

  “回陛下,流寇是内乱,应该剿抚并用,杀人诛心,仁德收心。而对于关外的清兵,则只能剿,不可抚。”

  说得斩钉截铁。

  崇祯皇帝面无表情,那一脸的忧郁……简直要滴出水来。

  最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卢卿,这样吧,你去和杨嗣昌他们,商量商量,然后回奏。”

  他还是没有发表意见。

  当个皇帝……难啊。

  “遵旨。”卢象升又趴下叩了个头,然后躬身退下。

  ……

  杨嗣昌是内阁辅臣兼兵部尚书,官职比卢象升大得多,按照崇祯皇帝的旨意,由他主持召开了一次小型高层军事会议。

  主要商讨眼下的军事战略。

  参加会议的除了卢象升和另外两位兵部侍郎,还有京城的拱卫部队三大营——神机营、五军营、三千营的主将。

  还有两个太监:东厂提督曹化淳和总监军高起潜。

  太监也参加军事会议?

  对了,这就是明朝的特点。太监是皇帝的亲信,他们不但参政,而且很多时候凌驾于文武大臣之上。拿高起潜来说,他被崇祯任命为“总监军”,意思就是可以监督各个战场,可以对任何将领发号施令。

  崇祯的性子属狐狸的,谨慎,多疑,有时候只愿意相信身旁那些溜须拍马舔腚眼的太监,而不相信战场上的大将。

  这是悲哀。

  历史一再证明,凡太监参政,没有好结果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