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诸葛亮的棋局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03 2020.02.03 06:35

  谭天保大惊。

  “老人家,您说的是真的吗?”

  老人不高兴了,“年轻人,我有必要糊弄你么?我吃饱了撑的,为老不尊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人家,这棋局……这么说来,非常艰难了?”

  “哼,当然,若不艰难,何至于一千多年来,始终无人能够破解?告诉你吧,年轻人,一千多年以来,不断有人来到牛家坝,来武候祠挑战棋局,全都乘兴而来,铩羽而归。”

  我勒个去,真够神奇的。

  谭天保大奇,走上前,伸长了脖子,去观察石桌上摆的那副围棋。

  石桌看起来也相当古老了,磨得光滑滋润,如玉石一般晶莹,上面刻着纵横十九道棋路,摆着数十枚黑白子。

  棋局,就是设好了的残棋,每处落子都经过深思熟虑,经心设计,设置一个个陷阱关窍,除非棋艺高深的人,很难破解,至于这一副“桑木局”,既然一千年来没人破得了,那自然是高深至极了。

  想想也容易理解,诸葛亮当年设下的,能简单吗?

  谭天保稍懂一点围棋,但不精通,伸着脖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门道来,只觉得这棋局……纵横交错,乱得很,分不出优劣态势来。

  摇摇头。

  驼背老头说道:“小哥,既然来了,你下一局,如何?”

  “不不,老人家,我棋艺低劣,还是不用献丑了。”

  “来嘛,棋艺高低,试试又何妨,我们几个研究数年,始终没有进境,你来下几手,就当为我们换换思路。”

  谭天保一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下几手。

  他坐到石桌旁。

  观察了一阵棋势,拈起一枚白子,下了一棋,落在“三九”位。

  驼背老头充当“棋主”,手拈黑子与他对弈,落子相对。

  其它几个老头都坐在旁边观棋。

  落了不到五枚棋子,谭天保就把自己逼入了困境,他的棋艺……实在是不怎么样,面对诸葛亮设下的如此复杂的局面,如何能够应对?

  旁边的几个老头都直摇头。

  谭天保有些脸红,讪讪地笑道:“见笑了,我真是不自量力……”

  “天保,左三路,七位。”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却是秦良玉。

  原来她已经拜完了武候,从室内出来了,和小菊一起,站在谭天保的身后观棋。

  谭天保赶紧站起来,“将军……”

  秦良玉摆了摆手,“不必,你坐下,继续下棋。”

  小菊插嘴道:“谭大哥,你如果赢了,就把那本兵法赢过来,老夫人说,咱们正好有用。”

  “……”

  谭天保面色尴尬,我把兵法赢过来……

  我……我哪有那个本事?

  “嘿嘿,小菊,你不懂,我棋艺太差,眼看着就走进死胡同了,哪里还能赢,再说,这局棋是当年诸葛亮摆下来的,一千多年都没人能赢过,我哪行?”

  “我来。”

  秦良玉拉开谭天保,坐到石桌旁。

  她手拈白子,开始和驼背老头对弈。

  谭天保悄悄问小菊,“老夫人会下棋?”

  “废话,”小菊伏在他耳边说:“老夫人是棋道高手,当年经常和老爷一起下棋,好多忠州有名的棋家,都败在她的手下呢。”

  “哦……”

  只见秦良玉连下三子,速度很快。

  显然她思维敏捷,显出果断刚毅的气质。

  好几个老头,凝神注视棋盘,一起关注这场对弈……

  ……

  从祠堂外面走进个士兵,向秦良玉报告:“将军,北路人马已经就绪,他们发现,成都的杨应龙似乎有向北逃窜迹象。”

  “知道了。”

  秦良玉答应一声,眼神并没有离开棋局。

  士兵报告完毕,走了出去。

  石桌上的棋局,此时越来越激烈了,白棋和黑棋绞杀在一起,互相拚斗,就和战场上的两只军队厮杀一样。

  隔了一阵,又有一名校官进来报告:“将军,惊门兵马已经展开激战,我军截住杨应龙一部,约有五千之众,厮杀甚为激烈。”

  “嗯。注意战场进展。”

  秦良玉吩咐一句,把注意力又放回棋局上。

  就这样,隔不一会,就在士兵前来向秦良玉报告军情,象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这也难怪,此时,战斗已经开始了,各处的情况汇报络绎不绝,作为统率全局的将军,怎么会闲着?

  但是,秦良玉始终没有离开棋局。

  她胸有成竹,对于士兵们的报告,只简单地吩咐一两句,然后就又专注下棋。

  一边下棋,一边指挥战斗。

  这事……让谭天保甚感惊讶,甚至比对诸葛亮留下的这盘“桑木局”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打仗,是需要仔细斟酌,深思熟虑的,而下棋同样需要如此。

  难道秦良玉长了两个脑袋么?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秦良玉对战局完全掌握,这才能够同时兼顾两头,战局棋局,两不误。

  驼背老头赞叹道:“女将军,您真是亘古未难觅的大将之才,谈笑下棋,不误指挥战场,这才叫挥洒豪迈,纵横捭阖的儒将之风。”

  “哪里,”秦良玉笑道:“老丈谬赞了,我只是舍不得棋局,想赢下那册兵法罢了。不得已,两头兼顾。”

  “佩服,佩服。”

  ……

  外面的仗,越打越激烈。

  秦良玉摆下的这个“十面埋伏阵”,是在各个道路的要点都设下伏兵,互相牵制与配合,相机歼灭敌人兵马,就如同撒下了一个大网。

  这张“网”到底能网着多少大鱼,就看每一路兵马的执行力。

  战局在迅速发展。

  果然就象秦良玉估计得那样,杨应龙很快就败退了。

  当李化梓率领大军去攻击成都外围的杨应龙部队时,杨应龙基本上没有应战,而是一触既走,兵分多路,向后撤退。

  这就形成了一场“击溃战”。

  成都外面,四周,遍地都是部队。

  逃窜的,追击的,堵截的……

  双方十余万大军,在几十平方公里内,纵横交错,展开了一场漫天扯地的“赛跑”。

  这样的仗,从理论上来说,应该算是李化梓“胜利”了,因为他率兵一攻,杨应龙立刻败走,已经成功解了成都的围,胜利完成了任务。

  可是从军事角度上看,这样的胜利,并没有消灭杨应龙的实力,只能算是把敌人“打跑了”。

  这时候,就显出秦良玉“十面埋伏”的威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