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月夜魑魅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23 2020.01.01 09:35

  河阴城下。

  天气一样的惨淡,战场也一样惨烈。

  原野上到处都是死尸,人的尸体、马的尸体纵横叠加,血流成河。

  洪承畴的八万大军,与高迎祥、张献忠、过天星等人率领的十万多义军,已经激战三天了。

  官军摆的是“依城野战”方略,以河阴城为依托,城外设了十几座大营,与义军展开平原野战。

  战场绵延几十里。

  这是一场双方都输不起的较量,哪一方败了,都将引起全线崩溃,陷入困局。

  而对于高迎祥率领的义军来说,更为困难,因为他们不但必须取胜,而且还得速胜,时间迁延太久,西线守军若是撑不住,就会被前后夹击。

  那就——完了。

  两三天以来,几万大军拿出了吃奶的劲头,攻击河阴城以及城外的官军大营,与官军进行了数场血战,死伤无数,虽然破了几座大营,但距离作战目标仍然还差得远。

  形势异常严峻。

  ……

  晚上,半个惨白的月亮高挂天空。

  从义军的营地里,一只只队伍,悄悄出发了。

  走地最前面的,是人称“阎王”的袁宗弟,他提着一条黑黝黝的铁鞭,月光下一身的煞气,那样子就得阎王也差不多少。

  他们要去做什么?

  劫营。

  古代打仗,一般情况下很少夜战,因为大家都是近身肉搏,夜晚看不清楚,混战中很容易造成误伤,也不好指挥。

  尤其是象现在,白天打了一天的仗,伤亡惨重,累得要命,谁还会在夜里接着干?

  义军就会。

  他们没有别的办法。

  计策,是李自成提出的。他说:“咱们跟官军相比,兵器不占先,阵法不占先,兵力不占先,地形不战先……那么优势在哪儿?优势,就是咱们吃苦耐劳,肯玩儿命,官军的战马夜里出不来,咱们找他们玩儿命去。”

  玩儿的就是命。

  仗打得很苦,很多人身上受了几处伤,白天刚从死尸堆里爬出来,夜晚接着干,没有玩儿命劲头,还真不行。

  月亮高挂,夜袭的队伍,象一群群夜行的魑魅,出发了。

  ……

  萧萧夜风掠过。

  原野上散着一股股腐臭的血腥气。

  好几万双泥腿子的脚,踩在原野的土地上,发出杂乱的“嚓嚓”声,一股股默默前进的人流,月色下望过去——密密麻麻,沉默不语,手里的刀枪时而晃着微光。

  形如鬼魅夜行。

  那情景令人头皮发麻,

  ……

  官军的大营,戒备森严,外面有鹿岩、壕沟,营寨门口有谪楼,高挂着红灯笼。哨兵在谪楼上放哨。

  也许是白天作战太劳累了,哨兵也抱着长刀,斜倚着谪楼上的木柱子打盹。

  远处响着单调的梆子声。

  月亮被一片云彩遮蔽了,夜色更加昏暗。

  ……

  “嗖嗖嗖——”

  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响起来。

  黑夜里,一片羽箭划破天空,射向谪楼上的哨兵。

  哨兵的尖叫声响起来,灯笼被射落了,紧接着,报警的铜锣声也响起来:

  “镗镗镗——”

  战斗的序幕猛然拉开。

  黑夜的寂静被打破了。

  原野上,一队队的人影,奔跑起来,暗淡的月光下如同一群群鬼魅幽灵,没有呐喊、没有战鼓、没有旗号,漫地而来,很快就接近了大寨的鹿岩。

  袁宗弟提着铁鞭冲在前面。

  他那双猫头鹰似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开了,放着黑森森的凶光。

  鹿岩拒马,能挡得住骑兵冲锋,是拦不住步兵的,义军士兵们用刀枪一阵砍剁,很快就把障碍推开,然后跨过壕沟,冲破大寨的栅栏。

  势如潮水奔涌。

  此时,官军的部队已经被警报声惊动了。

  大寨里一片惊慌的喧哗声,处处亮起灯火,无数的人影在喊叫,在跑动,号令声此起彼伏。

  “贼偷袭啦——贼偷袭啦——”

  乱喊乱叫中,提刀拿枪,仓促迎战。

  等一群群的官军提着刀枪跑出各自的大帐,在慌忙中出来迎战偷袭而至的义军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令人眼晕的情景——

  一群群凶恶的黑影,从大寨的各个方向,破寨而入,一个个象凶恶的厉鬼似的从黑暗中跳出来,手里的刀枪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已经快劈到自己的门上了。

  那种无形的煞气令人不寒而栗。

  官军在战斗一开始,就陷入慌乱。

  大群的官军士兵,没有摆开队形,没有计划,没有统一指挥……就这么各自在混乱中投入战斗。

  更糟糕的是——官军多半都是骑兵,此时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整鞍备马,而且在夜色里骑兵也根本发挥不了作用。

  义军却完全不同,他们有备而来,做好了各项准备,而且这种遭遇战,突袭战,正是他们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一个个从黑影里跳出来,个个勇猛如虎,朝着官军狠狠地杀过去。

  “咔咔——嚓嚓——”

  刀枪砍斫在人身上,引起一阵阵惨叫。

  有一员人高马大的官军将领,提了一把厚背砍山刀,匆忙中冲出营帐,高声大叫:“不许乱——跟着我向外冲——向南方——”

  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黑影一闪。

  一条黑乎乎的铁鞭朝他头顶砸过来。

  军官吓了一跳,急切中用砍山刀相迎,只听“当”的一声脆响,刀与鞭相撞,黑暗中冒起一溜火星,虎口一震,大刀差点脱手。

  一招试过,便知根底,军官立刻察觉,眼前这条使铁鞭的黑影绝非寻常士兵,赶紧摆大刀凝神接战。

  “呼——”

  铁鞭朝着下三路扫过来,力道沉重。

  官军身形后撤,举刀猛斫,却见黑影并不理会,只把铁鞭顺势向前一个“乌龙搅尾”旋风般地打过来。而大刀就要砍中黑影的脑袋之时,那黑影形如鬼魅般地一扭,闪电般地避开了刀锋,堪堪就差了一丝。

  军官大骇。

  这人就真的跟鬼似的。

  他赶紧躲避铁鞭的攻击——但是已经晚了。

  那一式“乌龙搅尾”向正打在官军的两腿间。

  “啊——”

  惨叫一声,身子向后倒倒。

  黑影身子往前一跨,铁鞭挥了半个圆弧,“叭”的一声打在军官的胸脯上,只听一阵“哗啦啦”脆响,军官的几根肋骨都被打断了。

  又一声惨叫。

  黑影不嚷不叫,飞起一脚,将军官踢倒在地,直接踏着他的身子,一纵一跳,又向前飞奔着冲杀而去……

  这是袁宗弟。

  他打仗就是这样,不经意间就从黑暗中暴起,如鬼如魅,带着一股阴冷冷的煞气,取敌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