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霸王绝命戟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997 2019.12.13 10:00

  忽然谭天保明白了。

  我了个去……他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多折断的刀头剑头,透着丝丝诡异,它的原因——令人细思极恐。

  把刀剑折断,那么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刀身剑身就变短了,然后……就可以悄悄藏在身上,不被人发现了,投降的义军有好几万,官军是不可能挨个搜身的。

  再往下想……我的天!!

  义军表面上把长刀长枪都扔了,貌似赤手空拳,实际上大多数人怀里都暗藏着武器,那些折断了一半的刀剑同样能杀人!

  那么他们要干什么?

  这还用想吗?

  ……

  这样看起来,义军是在耍一个大招,做一个大局,好几万人假装投降,然后……我擦,人人从腰里拽出半截断刀!

  突然近身袭击,那……很显然,结果是灾难性的。

  ……

  谭天保的心里突然咚咚跳起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场“投降”却是精心设计的大骗局,而自己这个传递“降书”的传令兵,其实只是这一场大骗局里的一个小小的棋子。

  自始至终都在被人利用,而自己还在自以为得计,甚至一度洋洋得意。

  而实际上……

  我不但当了个大傻瓜,而且更糟糕的是——危险,刹那间就降临了。

  我送假降书,官军会饶了自己?

  我杀了中军总管,义军会饶了自己?

  这一刻谭天保变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无论哪一方腾出手来,第一时间都会把他捏成肉饼。

  乖乖隆个咚,老子脖子上的脑袋,似乎有点玄……

  ……

  此刻,把总林大勇急如星火,一边破口大骂,“天杀的贼,不要脸,贼娘的瓜皮……赶紧报告大帅,”一边扬鞭催马,带着手下这些骑兵,一阵风似地往峡口疾奔。

  一百余骑疾驰。

  谭天保被裹胁在骑兵队里,虽然心下惶恐不安,暗暗叫苦,但是身不由己,只能随着骑兵一同前进。

  百余骑士兵奔出峡口,有人惊叫道:“不好了,贼又杀人了,”

  只见路旁横躺竖卧倒伏着好几具死尸,穿的都是官军旗号,有人脑袋被切掉了,有人胸脯上被利器捅出了大伤口,血流如注,显然都是刚刚被杀死的。

  有些人身上,还扔着半截的断刀或是断剑。

  很容易脑补不久前的画面:义军装作投降,被官军押着走向集合地点,然后他们突然从身上拽出断刀,杀向押解的官军……

  谭天保打了个冷颤:果然不错。

  “嗡……”

  远处约措五里远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喊杀声。显然,那里正在发生着大规模的战斗,而且越过树林的顶端,可以看见隐隐的灰尘扬起,那是大队的马蹄踏过的征兆。

  林大勇心下更加急躁,瞪圆双眼,把鞭稍一把,喝道:“冲过去。”一马当先,率领队伍朝着发生战斗的方向疾驰。

  “踏踏踏……”马蹄声敲打着大地。

  刚刚冲到一处槐榆树林边上,忽然听到又一阵更加急促而沉重的马蹄声,“哗哗……”如同海潮激荡。从侧翼冲出无数的战马来,这些战马每一匹都是黑色,一个赛一个地神骏,几百匹马就象一阵黑色旋风,骤然间就疾驰而至。

  好威风的黑马部队。

  清一色的黑马,鞍韂鲜明,气势汹汹。

  有官军士兵叫道:“是孙将军的黑马营,”

  黑马营,是总兵陈奇瑜手下的王牌,队伍里的战马一律挑选纯黑毛色的骏马,士兵们也都是挑选出来的精壮汉子,着黑盔黑甲,训练有素,在陇中一带赫赫有名。

  林大勇勒马立定,向前高喊:“喂——是孙将军吗?黑马营的弟兄们……”

  突然间,一声大吼,如同半空响了个炸雷:

  “什么狗屁孙将军,老子是郝摇旗。”

  随着吼声,从对面跃出一匹黑马,马上一条壮汉,长得身高体壮,一张黑乎乎的脸膛上长着几绺钢针似的胡须,头大如斗,面目凶恶,好似黑煞神。

  这条黑大汉手里举着一杆一丈来长的大戟,戟头足有二尺,看上去异常沉重,而更令人惊骇的是:黑大汉身上的烂布袍上溅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他那条长戟的戟头、戟杆上就象刚从血水里蘸过一样,染满鲜血,成了“血戟”。

  天知道他刚刚杀了多少人。

  这个名叫“郝摇旗”的黑大汉张牙舞爪,暴叫着率领大批的黑马兵,向着林大勇的官军掩杀过来。

  气势如潮。

  林大勇倒吸一口凉气。

  坏了!

  这时候大家都看清楚了,随着黑大汉郝摇旗冲过来的骑黑马的士兵们,身上所穿的服装,根本就不是陈奇瑜手下黑马营惯常的黑盔黑甲,而是农民的杂色服装,粗布灰袍、黑麻披风、打着补丁的烂夹袄……

  这是义军部队!

  大事不妙。

  肯定是义军杀死了黑马营的官兵,抢了他们的黑马!

  林大勇大惊,正欲指挥着手下后退,却已经晚了。

  几百匹黑马,象潮水一样,往前一涌,“哗——”卷起一股黑色旋风,就把林大勇和他的部队给淹没了。

  那势头如同平地骤然刮起的一片黑潮。

  大刀、长枪、狼牙棒……一件件各色武器举起来。

  “杀——”

  震天的吼声中,双方的军队迅速混战在一起。

  突然的遭遇战,谁也来不及准备,来不及布阵,只能凭着勇气与敌人展开殊死厮杀,不足二十秒钟的时间里,树林边的空地上,就变成了一片骇人的杀场。

  “咔嚓咔嚓……啪啪……啊……”

  大刀砍在人身上的脆响,以及狼牙棒砸在人身上的闷响,夹杂着人的惨叫声,怒吼声……一片混乱。‘

  义军占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又擅长这种无序的遭遇混战,兼着打了官军一个措手不及,几百人马啸叫着往来冲突,肆意砍杀,如同一片狂暴的旋风,很快把官军杀得惨叫连声,溃不成军,一个个被打落马下。

  一队队黑马纵横驰骋。

  这事也难怪,好些天以来,义军被官军围困在车厢峡里,进退不能,面临绝境,现在终于用计策脱离了窘境,并且捞着了报仇的机会,那还有不杀红了眼的?

  一百来官军骑兵,被杀得如同秋风扫落叶。一会功夫,几十骑官军就惨叫着栽下马去。

  林大勇又急又怒,挥动着一柄五寸宽的厚背砍山刀,一边大声咒骂,一边跃马冲杀,上前迎战郝摇旗。

  在陈奇瑜的部队里,林大勇向来以“勇武”著称,他臂力强劲,武艺精熟,在这种长枪大戟的两军混战中异常骁勇,曾经屡立战功。

  把手里那把厚背砍山刀抡开了,林大勇使开惯用的“泼风刀法”,直取黑大汉郝摇旗的上三路,大刀晃起一溜白光。

  郝摇旗举“血戟”相迎,不闪不避,以“举火烧天式”硬拦硬架,戟头与砍山头正面相撞,只听“当”的一声金属脆响,迸起一溜火星。

  林大勇只觉得膀子发麻,浑身一震,砍山刀差点脱手。

  对方好大的力气。

  上阵交锋只一招,高下立判,黑大汉郝摇旗力如熊豸,双方兵器剧烈碰撞之后,浑若不觉,铁戟架开林大勇的刀锋,并无丝毫的阻滞,顺势就朝林大勇的腰际斜劈。

  战场上,力强为王。

  林大勇心里暗暗叫苦,顾不得膀子发麻,用腿一夹马肚,斜身闪避,同时把刀身一拉,阻挡那杆可怕的沉重铁戟。

  “嗨——”

  突然郝摇旗大喝一声,铁戟忽然变招,变劈为刺,戟头瞬间拐弯。

  这种剧烈的陡拐,需要极大的臂力与腰力,是平常人根本就做不出来的动作。因此也最出人意料。

  “噗——”

  生与死,就发生在半秒钟内。

  铁戟的尖头,挟着一股黑风刺入林大勇的腰里。

  这一刺,只怕有几百斤的力量,整个把林大勇健壮的身子直接挑起来,挑翻在马鞍下。

  鲜血顺着戟头喷出,射向空中。

  ……

  话说郝摇旗的这几下,并非凭着力气硬来蛮干。

  这一挡、一劈、一刺,看似简单,其实是长戟招数里千锤百炼的结晶,它以人的腰臂力气为基础,把速度、力量与角度发挥到了极致,使人难以防御。

  它是古代的“霸王”项羽的绝技,有个名目,叫做“霸王绝命三戟”。

  想当初,霸王英名盖世,名冠天下,在战场上纵横捭阖没有敌手,靠的就是这“绝命三戟”。

  真正的战场鏖战,所谓“大战三百回合”纯属演义,根本不可能发生,战斗只会在短时间里分出胜负,三招两式便见分晓。

  霸王项羽力能举鼎,用这几式绝招杀遍天下无敌手。

  当年,项羽在“垓下”战役中被韩信摆下“十面埋伏”,手下死伤殆尽,但他手持一把大戟在数万军中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上来一个杀一个,上来两个杀一双,无人能够靠前。

  绝命三戟,使出来如烈火,如闪电,如阎罗派出的勾魂使,瞬间索命。

  人人胆寒。

  如今,郝摇旗使的,正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绝命三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