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7章 棋局——战局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106 2020.02.03 10:35

  秦良玉的“十面埋伏”,威力充分显现出来。

  虽然白杆兵只有两万余人,但是在各个方向,都设下了伏兵,士兵们挖掘了陷坑,布置了竹签阵,准备了绊马索……这些有针对性的设置,对于逃跑的杨应龙叛军来说,都是最头痛的。

  当逃窜中的敌人大股部队,窜到白杆兵埋伏的地域,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个突然出现的陷坑,一条条绊马索,叛军惊慌失措中,哪里来得及分辨?纷纷惨叫着中招。

  叽里骨碌……一群士兵掉进陷坑里。

  “嘁嚓咔嚓——”另一群士兵踩着了竹签阵,脚底板被暗藏的竹签给刺穿了,发出一声声惨叫。

  骑马的骑兵被绊马索绊倒,骑兵跌落下来,被战马拉着乱跑。

  接下来,就是一群群手持白腊杆,呐喊着跳跃着,窜出来的伏兵,灵活地堵截,凶狠的刺杀。把处于慌乱中的叛军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杀得落花流水。

  士气,是战斗的基础。

  叛军处于逃窜中,根本就谈不上士气,当他们遇到能征惯战的白杆兵时,就没有什么抵抗能力,往往就是一触既溃,被分割包围,然后歼灭。

  大群大群的投降。

  很多战场上,都出现这样的场面:几个或十几个白杆兵,一阵截杀,往往就能俘虏几百个叛军。

  而且白杆兵在各个阵地上,都设了很多假象,比如说,四处插着的军旗,对于叛军来说,那就是令人心惊胆战的死路,不敢走。

  有很多用稻草扎起的草把,穿上衣服,混在草丛树林里,很象是军队在埋伏,叛军路过时,就不敢往前走,然后转寻他路,再然后……就走到埋伏好的白杆兵包围圈里。

  每一块田野,每一条道路……都在展开着乱战。

  处处都是杀声震天,人马混乱。

  ……

  杨应龙的叛军在四处逃窜,那么李化梓的队伍在做什么呢?

  要说李化梓这员战将,勇猛倒是不差,上了战场敢冲敢打。

  但是论脑子就不太好使了。

  韬略智商不及格。

  他率领大军猛攻叛军杨应龙的侧后,一下就把杨应龙打得四散奔逃,这令他很得意。

  几乎不费力气,就打了大胜仗。

  那股骄傲就不用提了。

  然后,他下达命令,一部分军队去追击敌人,他自己呢?率领一部分人马,直接进成都城,作为“胜利者”,去享受成都军民的欢呼去了。

  当李化梓作为“解成都之围的英雄”,骑着高头大马,洋洋得意地进入成都,宣告胜利的时候,成都数万军民夹道欢迎,雀跃欢呼,歌颂英雄……那份荣耀,让李化梓陶醉得都不知道姓什么了。

  ……

  战斗,还在混乱地继续着。

  而且,严格说来,这时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战斗。

  杨应龙的兵马,四处逃窜,然后落下秦良玉摆下的“十面埋伏”阵,被一口口地吃掉。

  成都城周围百里内,战斗纷乱而繁杂,喊杀声此起彼落,大批的叛军被白杆兵的埋伏所阻截,经过或长或短的激烈战斗之后,一队队的俘虏被押着送往指定地点……

  这些都是作为“英雄”进入成都享受欢呼的李化梓所想象不到的。

  真正指挥歼灭杨应龙兵马的将领,是正在武候祠里下棋的秦良玉。

  秦良玉一手拈棋,苦苦冥思,一边随时听取着外面传来的军情报告,发出一声声简短的指令。

  这种“两不耽误”的情景,堪称奇迹。

  ……

  “沓沓沓……”

  杂乱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尘埃大起。

  一片潮水似的兵马,径直朝着牛家坝子的方向滚滚而来,远远望去,不下三五千人,前面的是骑兵,后面的是步兵,烟尘滚滚,扬起老高。

  武候祠外的桑林里,白杆兵正在来阵以待。

  谭天保紧张地跑进祠堂院内,朝着下棋的秦良玉报告:“将军,有叛军向这边窜过来,人数至少三千,骑兵有一千多。”

  “嗯,按计划阻击。”

  秦良玉连头都没抬,继续往棋盘上落子。

  她神色镇定自若,就象听到大街上来了卖豆腐脑的一样。

  那几个老头可不淡定了,纷纷站起来,“喂……要打仗,咱们还是先躲躲……”

  “不用,”

  秦良玉笑道:“没有问题,请坐,各位老人家,没地方可躲,村里更不安全,还是坐在这儿,比哪儿都牢靠。”

  外面的喊杀声响起来。

  “杀——”“咚咚咚——”“啊——”

  呐喊声,战鼓声,惨叫声,马蹄声……越来越乱。

  白杆兵和叛军已经战斗在一起了。

  谭天保拎着一把长矛,站在祠堂门口,保护秦良玉的安全,还不如说——他是保护里面的棋局。

  眼前,是一幅杂乱的战斗场景。

  数千人在奔跑,在厮杀……杨应龙的叛军奔到牛家坝子村前,首先踏中了陷坑,接着又误踩竹签阵……本来就混乱的队伍更加乱得一塌糊涂。

  白杆兵手持白腊杆,从桑林里冲出来。

  叛军在慌乱中应战,官找不着兵,兵找不着官,说是应战,其实就是拚命向前逃,想冲出一条生路,但是白杆兵凶狠的狙杀,让他们付出无数血的代价。

  白腊杆一杆杆挥舞起来,成为叛军的梦魇。

  一个个叛军惨叫着被白腊杆刺倒,尸身仆地。

  ……

  有几个叛军,被杀得昏头胀脑,冲着武候祠闯过来。

  大概他们是想进入祠堂里躲躲。

  谭天保和小菊站在祠堂门口,一边一个,恶狠狠地瞪起眼睛……秦良玉正在祠堂里,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几个匪徒闯进去。

  “哧——”

  谭天保手起一矛,刺中了一个叛军的肚子,血顺着矛杆窜出来。与此同时,小菊挥起宝剑,一剑砍翻另一个叛军。

  但是,另一个身材魁梧的叛军,直眉瞪眼地举着一杆狼牙棒,朝着谭天保劈面砸来,谭天保举矛相迎,但是敌人力大,大棒砸下,“咔”的一声,把矛杆给砸断了。

  谭天保正要后退,忽然眼前白光一闪。

  一道白色亮光直飞敌人的脸上。

  “啪,”一声轻响,却原来是一枚白色围棋子,正打在敌人的眼睛上,一下将这个敌人打得眼珠子冒出来,惨叫一声,下意识地用手去捂眼睛。

  谭天保当然不会放过机会,挺起半截长矛,狠狠戳入叛军的胸脯上。

  “噗——”

  矛尖直刺入胸腔。

  血光四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