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岭南秘术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676 2019.12.26 09:35

  麻无卡飞身向殿外逃窜。

  这一手倒是颇出人的意料之外,本来,顺天王正在跟辛无双说话,忙着把自己撇清干系,谁也没想到——麻无卡冷不丁地脚底板抹黄油,突然起身逃跑。

  他身手敏捷,“噌噌”两个大步,就到了大殿门口。

  正在大家一愣神,一声“啊”刚刚脱口而出的时候,忽然——只见麻无卡身子一软,“吧叽”,摔倒在地上。这一下摔得颇重,砸得方砖地面都发出“咚”的一声。

  啊?

  好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却见麻无卡呲牙咧嘴,痛苦不堪,倒在地上挣扎,爬不起来。

  这……

  麻无卡的身手,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这个精壮汉子功夫棒得很,他怎么会突然就摔倒,而且还爬不起来?

  谁也没有动他一根手指头呀。

  ……

  一道道目光,都瞅向那个叫“辛无双”的小姑娘。

  在座的各个豪杰,没人是傻瓜,大家都想得到——麻无卡突然摔倒,没有别的可能,只能是她搞的。

  站在木箱子旁边的辛无双,脚下并没丝毫移动,一张圆脸上含着微笑,那模样就是个不谙世事的乡下丫头。

  然而,她越是这样,事情就越是怪异。

  屋里悄然升起一股紧张之气。

  ……

  从墙边座位上走过一个人来,身材高大,神情严肃,站在辛无双的跟前,朝她一拱手,“辛姑娘请了。”

  这人是高迎祥。

  辛无双点头施礼,语音宛转,客客气气地说道:“大叔,有何见教?”

  “敢问姑娘,可是桑蛊公前辈的高足?”

  “是的,我替师父向各位英雄豪杰们问安。”辛无双说着,朝着四周的十几个义军首领转圈鞠躬,显得礼数颇为周到。

  响起一片应答声,“不敢,请代我向尊师致敬。”“桑前辈是高人,哪天我们前往拜访。”“姑娘多礼了,王某对令师早就就仰慕多年……”

  没有人去理会倒在殿门口痛苦挣扎的麻无卡。

  转眼之间,从箱子里钻出来的小姑娘辛无双成了屋里的香饽饽,而刚才还神气活现的麻无卡成了一泡臭狗屎。

  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疑问:辛无双是怎么把麻无卡弄得摔跌在殿门口爬不起来的?

  高迎祥微微一笑,说:“辛姑娘,小小年纪,本事如此高强,我们均感佩服,桑蛊公门下,果然了不起。这位陀道神——麻无卡麻兄弟……”他转过身看了一眼倒在殿门口的麻无卡。

  麻无卡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微微喘气,只是爬不起来。

  辛无双说道:“他是我们门中的败类,让师门蒙羞,刚才若是做过什么,大家不可当真,我替师父向各位谢罪。”

  她又向大家鞠了一躬,很有礼数。

  “没什么,姑娘多礼了,”高迎祥笑道:“贵门的事情,我们不好插手,不过,我们这里的事情,还请姑娘……”

  “我明白,”辛无双抢着说道:“各位英雄的大事,我们只当眼睛瞎了,一丝一毫也没有看见,天地同鉴,江湖共明。若有泄露,天打雷劈。”

  这小姑娘看似土里土气,说话行事却处处精明,深知“道”上的规矩,要知道十三家义军首领在荥阳大海寺聚会,这是天大的机密,若是让官军得知详情,必将震动朝廷,引发不可估量的腥风血雨,因此辛无双才发出重誓。

  说完了,辛无双腰肢一扭,盈盈迈步走向殿门。

  到了门口,她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麻无卡,伸手从腰里掏出半张粗面厚饼来,俯身递过去,“喂,麻无卡师兄,这是师父给的香酥饼,你要不要吃?”

  这张饼看上去只是粗砺的玉米粟米面做的,黑不溜秋,只是农家普通饭食,她却称作“香酥饼”,让人觉得发笑。然而麻无卡见了饼,却显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馋涎欲滴,伸手一把就抢过来,忙不迭地往嘴里塞。

  一阵狼吞虎咽。

  看那样子,这饼不但“香酥”,简直就是天下最好的佳肴美味。

  麻无卡至于这么饿吗?

  接下来,让殿里众人诧异的事情又出现了,麻无卡吃下这半块“香酥饼”之后,竟然慢慢爬起身来,脸上痛苦之状缓解,然后——朝着南面的方向,跪在地上,磕了个头。

  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向远方的师父“遥拜”。

  懂行的人,都恍然大悟,刚才麻无卡突然跌倒,必然是突然中招,被下了毒,而这块看似粗砺的“香酥饼”正是解毒妙药。

  然而看似细弱的小姑娘辛无双是如何给麻无卡下药,使的是什么巧妙手法……这些别人就弄不明白了,只觉得这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岭南秘术吧。

  ……

  辛无双再也没说话,把手轻轻一摆。

  麻无卡就如见了主人命令的狗,爬起身来,一副垂头丧气之状,蔫头耷脑,跟在辛无双身后,跌跌撞撞地走出大殿的门口。

  他们走了。

  屋里的群雄,都有些大眼瞪小眼。

  辛无双这位细弱土气的小姑娘,那股看不见的威慑力,似乎还留在大殿里……

  稍停了片刻,顺天王开口说道:“众位,咱们……”

  “你先等等,”

  忽然有个粗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你又要说什么选英雄大会盟主,是吧?要我说,这个盟主应该选高迎祥高闯王,他英雄盖世,处事有方,最是当盟主的材料。”

  说话的,是九条龙王霸。

  这几句话,说的倒也不差,高迎祥在各个头领之中,论能为,论威望,无出其右,当个盟主并非过誉。

  罗汝才站起身来,“兄弟赞同,高闯王最适合当盟主。”

  旁边的好几个头领,都纷纷说道:“我赞同。”“高闯王英雄神勇,兵马最多,就让他当盟主吧。”

  顺天王的脸上闪过尴尬,“这个……高闯王么,自然是功勋卓著,只是兄弟以为……”

  “李兄弟,”高迎祥大声说道:“请让我说几句话,如何?”

  “这个……请。”

  “高某以为,咱们这次英雄大会,开得适逢其时,现下官军大兵云集,四面围困,咱们义军正值生死存亡之秋,若不同气连枝,共抗朝廷,难免被各个击破,现在大家联络起来,席卷河南,打出一个花花世界,并非虚话,正象李兄弟所说,推翻朝廷,夺取江山。”

  这番话,又将十几个袅雄的豪气,点燃起来。

  群雄眼里放出炽烈的光。

  高迎祥背着手,站在殿中,继续朗声说道:“至于盟主,我看就不必选了,咱们十几家义军,互相称一声兄弟,大家携手作战,同生共死,何必要分个高下?若是为盟主之位你争我夺,反倒生分了,大家说是不是?”

  “没错,”

  随着一声粗豪的吼叫,张献忠跳出来。

  他怒目圆睁,一抛大胡子,说道:“在半路上,射塌天李万庆就为了夺这个盟主之位,想要吞并我们,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了。”

  说到后来,张献忠声色俱厉,“仓啷”一声从腰里掣出宝剑,朝着殿中央那口木箱子劈过去。

  “嚓,”

  木箱的一角,被宝剑齐唰唰地劈掉了。

  “以后谁要再为狗屁盟主,争来争去,耍鬼心眼儿,老张第一个饶不过他。”

  长须飘飘,持剑而立,张献忠在殿里一身煞气毕露。

  “同意。”

  “就是这话。”

  好几个头领,纷纷嚷嚷着附和。

  左金王吼道:“八大王说的在理,想想咱们弟兄,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朝廷派了数万大军没取了咱的脑袋,难道自己人窝里犯横,还要自相残杀么?简直浑蛋透顶。兄弟同心,其力断金,都听高闯王的,大伙拧成一股绳,跟皇帝老儿干去,干他个地覆天翻。”

  他这话听着粗俗,却是极有见地,而且说得让人血脉沸腾,当即获得一片响应,“好,老左说得好。”“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干他个祖宗的,看谁装孬种。”

  满屋里的情绪,如干柴烈火燃烧起来。

  群雄个个狰容毕露,勇悍之气直欲冲破殿顶。

  大海寺里,豪气干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