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放你两粪堆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091 2020.01.24 15:00

  一片白烟,顺着山洞窜过来。

  在环境密闭的山洞里,烟火,是最危险的,因为不通风,烟雾很快就能让人窒息。

  但是白杆兵们不怕。

  他们早有准备,纷纷掏出厚布用水打湿,捂住口鼻。

  而且,烟火,更加为他们指明了前进的路径,这说明——野僰兵马就在前面,是他们点燃了烟火。

  奢猛命令:“冲锋。”

  一群群士兵,冒烟突火,举着白腊杆向前发起了冲锋,果然,拐过几个弯,便发现有几十个身披兽皮的人影,正在忙着点烟放火。

  他们大概没想到白杆兵追击的速度这么快,有些手忙脚乱,大堆的柴禾刚刚点着,一片片浓烟冒起来,呛得大家直咳嗽。

  战斗,开始了。

  白杆兵们顶着烟火冲上去。

  洞里不比平地,冲锋,就是爬坡,钻洞口,阵形是摆不开的,但是白杆兵训练有素,两三个人一组,形成若干梯次,互相掩护着向前跃进。

  火把照耀下,黑幽幽的山洞里,人影乱晃,好似一片片鬼影。

  短兵相接,白杆兵呐喊着跳跃冲杀,几个士兵手持白腊杆,互相配合,杀得野僰只有招架之功,只能仓皇逃窜。

  白杆兵强悍的战斗力开始凛凛发威。

  天下第一军不是白叫的。

  他们在战斗中,配合相当娴熟,往往是两个人担任“刺手”,挺白腊杆刺杀,另外两个人担任掩护,逼退其它的支援。还有一组专门“撒网”的,用鱼网去罩野僰的身子。

  扑通扑通……不断有野僰倒下去。

  白腊杆钩住脚的,被刀头刺伤了的……很快就被杀得七零八落。

  然后,就被后面的白杆兵追上来,用绳子捆住手脚。或是用鱼网罩住。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白杆兵人数占优势,兵器战优势,作战能力占优势,野僰虽然身体强壮,但是到了真正的战斗中,毫无胜算。

  白杆兵按照奢猛的部署,始终掌握一个原则,那就是尽量捉活的。

  时候不大,就捉住了二百多个野僰。

  一路冲突,一路战斗……前面忽然透出一线亮光来。

  那是到了山洞的出口了。

  白杆兵们一阵兴奋,到了洞口,就有清新的空气,比在洞里闷着忍受烟火可强多了。

  “杀——”

  大家纷纷扔掉捂着口鼻的湿布,呐喊着冲向前去。

  洞口,就在前面。

  一群残余的野僰惊惶乱叫着,在前面飞奔逃窜。

  追——追出洞去。

  奢猛在一群白杆兵的簇拥下,率领着部队追出洞口,他奔出山洞,举目四望,惊喜地发现——这里是一片美丽的山谷。

  四周都是险峻的高山,壁立千仞,围出这一片长满树林和植物的山谷,缓坡上处处花红柳绿,种植着果树、稻菽、豆椒……啊,这里原来是野僰的秘密家园。

  他们逃进深山,钻出窟窿山的洞穴之后,在这片高山环抱,外人难以发现的山谷里,开垦土地,种田植桑,开辟了这片世外桃源,过着秘密的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

  谁说他们是野人?

  虽然被屠杀殆尽,但也没有失去追求生活的顽强意志。

  看着眼前这幅场景,真是令人感慨万端……

  ……

  然而奢猛可没功夫在这儿发感慨。

  因为——就在山谷里的一片果树林边,站着一片密密麻麻的野僰,他们手执棍棒、刀枪等各种武器,眼里含着愤怒,虎视眈眈地盯着从岩洞里钻出来的白杆士兵们。

  人数有五六百人。

  队伍前面,站着一条大汉,身上披着灰色狼皮,手里拎着一条五尺长的齐眉棍。

  原来是他!

  野僰的首领,已经打过一回交道了。

  大汉的身上,泛着一股杀机,那目光中射出的仇恨与愤怒之火,几乎要把眼前的一切都点燃,熊熊燃烧……

  他冲着越走越近的白杆兵们,举起手里的齐眉棍,大声叫道:“跟他们拚了——”

  “嗷——嗷——嗷——”

  野僰们跟着首领一起,发出绝望而愤怒的呐喊声,声音象就一群被围困住的野狼。

  困兽,是要拚命的。

  此时的情势,一目了然。

  野僰们被赶出了岩洞,在白杆兵的追击下,退到山谷里,然后——已经无处可退。

  只有拚死一战。

  然后——被全歼的下场是难免的。

  仅存的上千野僰,又要血染山谷……

  “等一等——”

  一声炸雷般的高喊。

  是奢猛,他二目圆睁,大踏步走向前,伸出右臂,作出一个“停止”的手势,向即将发起最后冲锋的野僰们高声叫道:“听我说句话——”

  他两腿叉开,站在队列前面,用目光扫视了一番面前这群愤怒的野僰,面容威严,神态镇定,那股凛凛气势把全场都镇住了。

  “僰族弟兄们,”奢猛高声喊道:“大家不要再自相残杀了,血的教训太深了,我们是官兵,但是也是奉了阿二的遗愿,来找你们谈判的,大家重新和好,以后和睦相处,你们可以下山生活……”

  “放屁,”

  野僰首领粗暴地打断他的话,“你说是阿二的遗愿,请把证物拿出来。”

  “我没有证物,但我是怀着一腔善意来的,阿二生前的遗愿就是僰人和其它各族和解,大家共同生活,难道你们反对吗?”

  “哼哼,善意,”披着狼皮的首领对奢猛的话根本不信,跺了跺脚,“不要骗人了,你要有善意,就把我们的人都给放了。”

  刚才在山洞里,白杆兵捉住了二百多个野僰,全都用绳子捆上了。

  放了?

  能行吗?

  这个题目有点难度。

  但是,奢猛没有丝毫的迟疑,朝着身一摆手,命令道:“把逮住的那些僰人,全都释放。”

  “啊?”

  手下的士兵和军官们,都有些傻眼,刚才费了不少力气,好不容易捉到的俘虏,全都释放……那不是白费劲了?

  而且,把他们全放回去,肯定是要重新加入野僰队伍,来和自己打仗的,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有个校官跨前一步,拱手低声说道:“将军,这……从长计议吧,放回去,他们还得与咱们为敌……”

  “放掉。”

  奢猛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斩钉截铁。

  “全部放掉,一个不留,放出他们两粪堆,也跑不出咱们们的手掌心。”

  (注:粪堆是指距离,旧时农田里施农家粪肥,每个粪堆间有一定的距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