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枭雄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义重生死轻

明末枭雄录 青藤木屋 2458 2019.12.30 15:00

  张可望一刀斩了赛张飞,义军登时军心大振。

  一片呐喊声响起来:“张将军威武,”“斩了敌将啦,”“马将军死啦——”

  本已疲惫的部队,战斗豪情再次被点燃。

  群情激昂,仿佛注入了强心剂,个个奋勇,跳跃着,呐喊着,龙腾虎跃,掀起一阵进攻高潮。

  “杀——”

  官军气势陡然一挫,主将被斩落马下,人人胆寒,慌乱了,士气一落千丈,在义军骤然掀起的进攻狂潮中,被杀得节节后退。

  一处乱,处处乱。

  本来已经陷入困境的义军,转守为攻。

  一群群身上染满鲜血的农民军士兵,瞪着血红的眼睛,操着刀枪勇猛冲杀,一个赛一个地凶猛,就连谭天保、三梆子这样武艺低劣的士兵,也都勇气倍增,吼叫着杀起一溜旋风。

  官军丢盔卸甲,向后撤退。

  连那面“武毅”大纛旗,也扔在了地上,被无数双脚给踩得片片粉碎……

  ……

  呐喊声逐渐停下来。

  梨树沟战场上,一片厥状极惨。

  坡上坡下,沟里沟外,到处都是倒伏的尸体,歪斜的旗帜,鲜血流成了河。

  暗淡的夕阳照下来,如同地狱。

  官军后撤了,一退数里。战场上只剩下一群群衣衫褴褛的义军士兵,每个人的身上都染着血。

  ……

  横天王捏着皮鞭,大步走过来。

  她的皮鞭上鲜血淋漓,也不知道多少官军士兵丧生在她的鞭下。

  “可望,好样的,一刀斩了赛张飞,那一招‘回头望月’功夫可俊得很,精彩极了。今天你是头功。不过,有人可要恨死你了。”

  “你说是老洪?”

  “是啊,老洪肯定要恨得你牙根痒痒,说不定会悬赏要你的脑袋哩。”

  “那也好,我倒看看,我的脑袋能值多少两银子。”

  “哈哈哈……”

  一阵爽朗的笑声。

  笑声里,满含着疲惫。

  ……

  战场上仍然在忙忙碌碌,义军士兵们在各自长官的指挥下,抓紧时间打扫战场,救护伤员,磨刀磨枪……准备着下一场的战斗。

  谭天保几乎成了最忙的人,他的“医术”在此时发挥到了极限,受伤的人太多了,随军的郎中根本就忙不过来,谭天保忙着给伤兵裹伤、清创、包扎……忙得不可开交。

  “唉,又是一个肠子流出来的,别怕,不用慌,只要及时清理敷药,就死不了,放心吧,小伙子。”

  “你忍着点儿,这里骨头折了,我先给你固定,下去休息,可不能再战了。”

  重伤员,一个接一个地抬下去。

  至于轻伤员,根本就不叫事儿,差不多每个士兵都负了不同程度的轻伤。

  一直忙到天色大黑,看不见了,还是忙不完。

  战场上点起火把。

  熊熊火光,照得沟里沟外红通通的。

  横天王站在一棵大树下,两手叉腰,给一群部下军官和士兵们训话。

  “是骡子是马,战场上遛遛就知道了,今天和关宁铁骑碰了一把,滋味怎么样,有烫了嘴的没有?”

  下面乱哄哄地嚷嚷,“没有,关宁铁骑又怎么样?还不是给咱们打灰堆了。”“奶奶的熊,官军的卵蛋也不比别人硬,老子的大刀还没杀够哩。”“关宁铁骑再来,再杀他们头破血流。”

  一番粗俗的臭骂。

  横天王喊道:“拿酒来。”

  一个士兵递给她一只白乎乎的猪尿泡。

  “报告将军,酒,早就没有了,附近又没有烧锅,就只有白水,刚从河里舀上来的……”

  “奶奶的,水就水,废什么话,各位弟兄,姐以这杯白水当酒,敬你们一碗,大家跟着我提着脑袋混江湖,杀遍黄河两岸,刀头上淌的血比喝过的酒还多,一个义字当头挂,性命倒比鸿毛轻,跟我同生共死的弟兄们,干了姐这一碗。”

  下面一片嗷嗷乱叫:

  “干了,性命扔在这儿,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是龙是狗战场上见,官军来了再让他们喝一壶。”“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

  火堆,一处处燃烧起来。

  露宿的士兵们,生火既可以做饭,又能夜里取暖,战场上的死马被割下大块的马肉,就在火堆上烤了吃。

  一群群的士兵,偎着火堆,抱着兵器,倒在地上酣睡。

  谭天保作为“临时医官”,一直忙到深夜。

  他几乎成了整个战场上最受欢迎的人,给别人治伤连吃饭都顾不上,士兵们给他送来烤熟的马肉,一边往嘴里塞一边继续干活。

  手上沾满伤者的血,染到马肉上,就这么吞下去。

  直到三星当顶,好容易忙出个头绪,累得浑身骨头痛。

  三梆子扫净一块燃烧过的火堆,下面的土地就相当于热炕,既防潮又防虫,谭天保往地上一躺,热乎乎的只觉得浑身舒泰。

  三梆子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听说,混十万的三个把兄弟,阵亡了两个,兵马折了三停,混十万眼睛都红了,对手下说,明天要抬着棺材上战场……”

  “唔。”

  谭天保把一根长矛枕在脑袋下,眼皮直打架,没听完三梆子后面唠叨的是什么,就睡着了。

  枕戈待旦。

  ……

  第二天,官军的进攻在黎明就开始了。

  一片马蹄踏着大地的咚咚声,激荡耳鼓,宣告着又一场激烈战斗拉开序幕。

  数千匹战马,在丘陵上散开来,摆了一个“撒网式”的进攻阵形,以宽大正面,向前包抄,骑兵后面跟着一队队的步兵。

  这回,官军进行了精心准备,进攻一开始,各只队伍就实行了“分进合击”的方略,一路路骑兵,和步兵互相协助,在道路上、丘陵间分成几十路,象潮水似的蔓延前进。

  几十面战鼓一起敲响,和着马蹄声,把战场一下子就闹得火热。

  “杀——”

  黑压压的队伍如同闹蝗灾时的蝗虫过境。

  义军还是老办法,扼守各个丘陵山包,与敌人进行短促突击。

  一群群粗布袍上染满血迹的士兵,从丘陵山包上,从桑棵子后面冲出来,举着刀枪杀向前去,与官军展开短兵相接,很快,杂乱的混战,就开始了。

  官兵的策略很明显,以骑兵突击,以步兵巩固,力争逐步占领阵地,把义军截成数段,然后凭着优势兵力各个歼灭,这种“稳扎稳打”的战略,很高明。

  与昨天的遭遇战不同,今天官军是有备而来。

  “沓沓沓……”

  战马的铁蹄,步兵的脚步,趟起漫天的烟尘。

  坡上坡下,岗前岗后,战马盘旋冲突,人喊马嘶声混杂着刀枪撞击声,惨叫声怒骂声……十几里方圆的战场上象是沸腾了的海水在咆哮。

  当然,义军也不是毫无准备,他们也吸取了昨天战斗的教训,连夜组织了一只“钩镰枪”部队。

  混十万的部下原有一只“枪兵”,把长枪或长矛稍加改造,绑上倒钩,或是戟头,专门用来钩绊敌人骑兵的马腿。一般四至五人一组,一个钩镰枪手钩马腿,其它人员对付骑兵,效果非常好。

  当马腿被钩中,马匹翻倒,骑兵掉落鞍下,不但立刻推失去战斗力,往往还会成为其它骑兵的障碍,影响整体战斗效果。

  而掉下马的骑兵,立刻成为俎上鱼肉,被凶狠的义军士兵斩杀。

  马匹嘶吼翻倒,人在刀光血影中吼叫、跌倒、跳跃……

  激烈的混战,双方的部队搅在一起,越杀越乱。

  梨树沟的上空,笼罩着一层漫漫黄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