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若好雨知时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人无千日好

若好雨知时节 棠予 3685 2017.10.13 01:40

  陶醉去找了刘胖,以前也算是受过陶家的恩惠,后来机缘巧合到了仙锦院打杂,陶醉也是当时来打听大哥时看见刘胖的。

  “陶公子,这会儿还没开张,不会有人发现的,我先去前厅,到这里来给你开门。”

  “好的。”

  陶醉走到有遮挡的地方,小心些总是好的,没一会儿门开了,刘胖直招手让他进去。

  “这个地方就是专门关那些不听话姑娘们的,你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

  陶醉没有见到沈歆怡,眉头一皱摇摇头。

  “会不会在别处?”

  “能锁人的就这里了,不过要是被扣在了前院那我还得打听打听。”

  “难道她真的不在?”陶醉撇眼看到了角落里的两个姑娘。

  “冒昧的问姑娘有没有见到一个十六七岁,白白净净,长得很有气质的姑娘?”

  “我们不知道。。。”

  “好的,谢谢了。”

  银杏想了想,又连忙走过去。

  “昨夜来了个姑娘,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但是她身上都是伤,什么模样也看不清,而且她。。。”

  “她怎么了!”陶醉激动的上前。

  “她被打的。。。眼睛瞎了,耳朵也聋了。。。今早又被抬走了,可能已经。。。”

  “你们都不认识她吗?”

  “不认识,之前并没有见过,想必是刚来的姑娘。”

  “谢谢姑娘了。”

  陶醉用力锤了一下门,他得去通知沈家,要真的是沈歆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会不会是自己多想了?可是只有这仙锦院最可能是她会来的地方。。。希望不是她,但是她又能去哪?

  “刘胖,你稍微帮我打听一下,这个看不见的姑娘叫什么,然后来告诉我。”

  “好的,没问题二少爷,等晚上我就回你的话。”

  陶醉拍拍他,又从后门出去了。

  傅霖此时根本无心喝酒,而乔霜也是心不在焉。

  “乔姑娘是有心事吗?不如与我说说,我也好替姑娘分担分担。”

  “傅公子说笑了,霜儿没有心事,只是昨夜没睡好,今天又起的有些早了,其实傅公子应该晚上来,这大白天的好没情调的。想必,公子是为了别的事情吧?”

  “乔姑娘果然聪慧,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是来找人的,沈家小姐沈歆怡。”

  乔霜的眼神微闪,随后用笑掩盖过去,她起身收拾桌子上的酒。

  “傅公子可真是会说笑,这大家闺秀怎么会在我们这种地方?”

  “也许是有什么误会被你们的人误抓了呢?”傅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乔霜一定知道沈歆怡在哪。

  傅霖突然有个想法,倒是可以试一试。

  “那或者,乔姑娘帮我打听一下,有没有叫宋竞予的姑娘。”

  “宋竞予?”乔霜疑惑的看着他,宋竞予又是谁?不管是谁,眼下定不能让他知道沈歆怡就在他们这里,不然与沈易青合作就很困难了,原本想以沈歆怡用作筹码换取沈易青的合作,昨天与老先生商议过后还是觉得,用沈歆怡牵制住沈易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傅霖见她没反应,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银票。

  “现在姑娘可以说了吗?”

  乔霜看了一眼,低下头,眉眼间微微一笑。

  “傅公子还是将银票收起来吧,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是用化名,公子说的人,霜儿真的不认识。”

  “是吗。。。真是如此,那我真是打扰了。”

  傅霖笑了笑,这钱都不要,若是她真的被关在这里,可能是与她衡量的定不止这个数,这乔霜自然是看不上的,还是去看看陶醉打听的怎么样了,毕竟仙锦院里傅家也没有人脉。

  傅霖刚出仙锦院就被一个人拉了过去,是陶醉,他的脸色很是不好。

  “你打听到什么了?”

  “我听说他们昨夜抓了一个要逃跑的姑娘,这姑娘出现的时间与歆怡都很吻合。”

  “是吗!那再让你的人打听打听,要是确认是歆怡了,我立马带人去仙锦院。”

  “听说这个姑娘被打得身受重伤,不但瞎了还聋了。”

  “什么鬼?WTF?这。。。要真的是她。。。”

  “我也在担心,不过我仔细想了一下,她既然没有被关在后院,那一定是被带进了前院,看不见也听不见,若是伤的那么重,想必不会逼着她做些什么事的,再怎么也要等她身上的伤好了,少说也要七八天,这七八天我们怎么样也都能把她救出来了。”

  “现在只能往好处想了,我去沈家,确定是歆怡了也得沈家亲自去要人。”

  “好,刘胖说晚上来回我话,到时候确定了我们一同去要人。”

  此刻的沈家都是一脸愁容,沈老爷一直站在院子里,到底是出事了,这丫头怎么就不听话呢,前几天看她老实了,他一连叹了几口气。

  “沈伯父坐下歇歇吧,歆怡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成锦兮也是一大早就来的,一来就听说沈易青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

  “少爷还是不开门吗?”沈夫人急得头一直晕晕的。

  竹语去敲了很多遍别说开门了,根本不应声。

  “那我去看看吧。”

  “锦兮,好好劝劝他,歆怡的事不怪他。”

  成锦兮点点头,走到沈易青的房门口,刚想敲门,门开了。

  欲言又止低下头转身要走,被沈易青拉住了,她没有挣脱,沈易青握着她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这是什么意思?”

  “锦兮,不要跟他成亲好不好?”

  “日子已经定了,再过几日便是。。。”

  “我不想失去你。”

  成锦兮转头看着他,明明自己已经决定放弃他,也妥协了父亲的安排,为什么他一句话就动摇了她的心。

  “你现在这样让我怎么办?歆怡怎么办?还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只要你不和他成亲,我就有办法。”

  “沈公子真是深藏不露啊!”傅霖来找沈易青想要和他一起想办法,没想到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

  成锦兮想甩开沈易青的手,沈易青却牢牢的握着,她看着傅霖。

  “既然你看到了,那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你和她的婚事也该终止了。”

  “沈公子这种时候还能有心思谈情说爱,看来这妹妹在你心中也没那么重要,挺好。”

  “傅公子,易青他不是这个意思,你有歆怡的消息了?她怎么样了?”

  “成小姐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悔婚吧。”

  傅霖转身走了,他突然觉得很开心,大麻烦不用自己想办法就自动解决了,直接回去告诉傅都督这件事,再添油加醋的说一说。

  摇着手里的铃铛就大步走去。

  沈歆怡躺在床上一直发热不退,玉儿一直细心的照顾着,乔霜悄悄来看,已经放话给了沈易青怎么这沈易青还没有动静?难不成这妹妹的死活都不管不问了?

  “霜姐姐,要是这位姑娘的眼睛和耳朵要是治不好是不是就要被赶出去了?”

  “你只管照顾她,没有用的人,就算眼睛不瞎耳朵不聋照样没有用。”

  玉儿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夜里,沈歆怡算是稳定了,玉儿刚想睡下看到沈歆怡醒了,睁着眼睛,也不说话。她轻轻触摸沈歆怡的手,沈歆怡缩了一下手。

  沈歆怡其实早就醒了,她感觉到身边有人,替她反复的换着额上的帕子,只是这睁眼和闭眼也无区别,自己这电视剧也看多了,失明这种事亲身经历还真是说不出什么感觉,如今自己还聋了,回头也能写个自传什么的,假如我看不见也听不见。

  自己莫名就笑了。

  玉儿有些不解,睁着眼睛突然笑了有些诡异,立马松开了她的手。

  沈歆怡感觉到这只手立马弹开,难不成自己吓到别人了?就伸手去摸。玉儿又握住她的手,沈歆怡翻过她的手,在她掌心里写字,此刻她也能明白为什么听力障碍人士说不了话,自己再这样下去是不是也要哑巴了?

  “你是谁?我在哪?”

  玉儿有个字不太明白不过大概能知道她写了什么。

  “玉儿,仙锦院。”玉儿简短的告诉她。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尽量。”

  沈歆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傅霖,该如何告诉他自己现在的处境?脑子灵机一动,让玉儿拿纸笔过来,她在玉儿的手心写着,玉儿就照着写,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简直就是鬼画符。玉儿当然看不懂,因为沈歆怡写的是汉语拼音,这自然只有傅霖一个人看得懂。

  “你这到底什么意思?要送给什么人吗?我一般出不去。”

  “玉姑娘要是有信得过的人可以交托给他,送去给傅家的二公子,告诉他,我如今这情景,还是将我忘了吧。”这次沈歆怡才想起来要写繁体字,但愿傅霖看到能够来救她。

  玉儿将写好的信折好收进了衣袖这时门开了,霞姨端着药走进来,沈歆怡闻到了一阵中药味,玉儿将她扶起来一勺一勺的喂她喝药,如今她是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想害她一抹脖子就成,若这是毒药,那喝了会不会就回到了现代?

  这时门又开了,进来的除了乔霜竟然还有沈易青,坐在床上的沈歆怡喝完药又继续躺下了,他走到床边,乔霜暗示让玉儿出去,玉儿端着碗从外面带上了门。

  沈易青面无表情的看着沈歆怡,她突然翻身向外睁着眼睛,怎么感觉玉儿不在了?就伸手要摸,摸空了,看来玉儿是出去了。

  “哎。。。”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将沈易青吓了一跳。

  “沈公子如今也见了人,是不是该谈一谈合作的事情了?”

  “我妹妹一夜间成了这样,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谈合作吗?”

  乔霜笑了笑,“这方才沈小姐喝下的药可是有毒的,若是你不配合,你也带不走她。”

  “你大可不必威胁我,实话告诉你,这个妹妹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她不在了,沈家的家业就都是我的,你觉得我会在乎和你们合作?”

  “沈公子的意思是这个妹妹你不要了?好啊,她虽然瞎了聋了,可是养一养,也是个可人儿,有的是男人喜欢,又或者不小心被沈家别的谁知道了,你沈公子为了家业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妹妹,到底是得不偿失啊。”乔霜一边拨弄着头发,一边看着他。

  “哈哈,乔姑娘说了那么多,我要是再不合作。。。就是和钱过不去了?”沈易青再一次看了眼沈歆怡。

  “这样吧,既然是合作,就请姑娘去商议个好价钱,至于这个妹妹,随你怎么着,我只希望她不会再回到沈家,就算回去,也别是活着的。”

  “沈公子这么心狠,看来我得给自己敲个警钟啊,连亲妹妹都是如此。这价钱好说,等商议好了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沈易青面无表情,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沈公子和传闻的出入很大啊?”汪明霞觉得难以置信。

  “他们并不是亲兄妹,至于之间到底有些什么,还没有查到,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些年看过的听过的,还有比这更厉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