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宫国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长安乱(一)

宫国纪 彣霖 3014 2019.07.12 16:43

  769年的4月28日,几乎全中原的老百姓们通过四边贴张的告示和口口相传中得知,如今朝堂多了一个主事的异姓王,并且他杀死了所有的宦官,正打算重整吏治。

  这个王,是西凉人的王。

  “凉王卫神基?”

  “就是当初酒泉的那一个。”

  “真是想不到,当年李圆乱政的时候,就是他第一个上书愿意带兵清君侧的,当时把李圆气得半死,我本来以为最后是李圆把他给整倒,结果却是他把李圆真正弄死。”

  “有些事,人算不如天算,仿佛注定,王爷。”

  “先不说这个,如果就这么放任卫神基的话,总有一天,天下将会掌握在他的手中,他杀宦官,挟天子,几乎是不可动摇,一定要趁这个时机,想办法制止他。”

  “可是王爷,目前这种状况,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卫氏父子是怎么进的长安的?”

  “这……据说是太子密令。”

  “那么,我就有天子密令。”

  “什么?王爷,您的意思是?”

  “他的太子密令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假的,那么我的天子密令可以是假的,也可以是真的。”

  “王爷您可真敢想……更敢做。”

  “他卫神基不管做了多少顺应民心的事,但他挟天子便使得他的大义名分不在,现在大义在我,如果我抢先一步一声令下,天下诸侯定会群起而响应!”

  “那我们什么时候捏造敕令?”

  “是抄录。”

  “是,那檄文谁来写?”

  “我亲自。”

  “王爷,好雅兴。”

  “别挪揄我了,好了,我去作文,你去清点调度一下,我们随时就要去整戈备马上疆场。”

  “行成,受命。”

  “到时,来让天下的人知道你许行成的军略吧,你要在我的麾下,打垮所有与我作对的!”

  “最后,您将是我们的天子!”

  梁王嬴歌所编造的讨卫檄书很快传遍了黄河流域,传递着……位居太原的并州都护统封环也收到了。

  在封环的并州太原,在他府邸的一座大厅内,近三十个都姓封的男人们于此密会,他们正在讨论河南的梁王嬴歌发来的讨卫檄书。

  “嬴歌这小子还真敢干。”身形瘦长且衰老的封环看完来信后,不由得笑出声来,接着把信递给了四周的同族,“虽然这八成是他胡诌的,但实际上也确实算是天意,卫神基挟天子,乱朝纲,按道理是该惩处,诸位意下如何?”

  “讨伐逆贼卫神基,是合乎实际,顺应道义的!”

  “我们封家乃是开国功臣之后,统辖山西百年载,值此国家命运飘零之时,我们也当像先祖一样,为了嬴氏,竭尽全力。”

  “那?现在就出兵?”

  “不必,先让这个梁王和那个凉王他们打一打,我们要的是坐山观虎斗。”

  “不过,口头上的还是要应允吧?”

  “那立刻派人和梁王嬴歌通信,说我们愿为他牵引其他诸侯,将帮助他们一起整合,让我们联手,把那群西凉人,驱除离长安!”

  “我想支援他的肯定不很多,那个时候他不得不给我们好的待遇,让我们出兵相助。”

  “让他们封族长为晋王!”

  “好主意,父亲你怎么看?”

  七嘴八舌,最终他们议论完毕,他们回复梁王嬴歌,他们愿意组成联军。

  “你们话还真多,就按你们说的办。”

  “是!”

  封氏家族议政完毕,即将行动。

  由梁王嬴歌、并州都护领封环牵头,嬴宋的关东联军正如火如荼的筹备着。

  消息反馈到了卫神基那。

  长安太平宫的安正殿内,躺在长条卧椅上的卫神基听着手下的人才把近来的信息通通传达了一遍。

  “嗯……没了吗?”

  “是,王爷,就这么多了……”

  “他们选好谁做头领了吗?”

  “这个,他们尚在集结当中,盟主并没有选出来。”

  “也就是说,现在他们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

  “这……”

  这时卫贽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我们还真是被小瞧了,父王,你认为他们会真以为凭借松散的联军可以打败我们么?”

  “不过是打着这种旗号,互相牟取利益而已,当初怎么不见他们前来勤王杀宦官?任由那些死阉人祸乱朝廷,我一来,就马上组成联军,哼。”

  “因为那些宦官不得民心,而您得民心。”

  “说白了还是一群势利之徒,时间久了,他们自己就会内讧起来,人民也会看出他们也不过是一些口中道义心中利益的伪君子。”

  “我们甚至不用和他们死斗,只需要牢牢坚守长安,根本无需决战,时间长了他们就不攻自破了。”

  “不……”

  卫神基终止了对话,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挥手让周围的奴仆纷纷退下,然后站在大门口,叉腰望着门外的景色,不一会儿轻笑道:“我要让他们看一看西凉人的军势。”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卫士,他提了一个血淋淋的纸包来见卫神基,他慢慢把纸包打开,对卫神基:“王爷,他们再也不能废话了……”

  “他们还活着?”

  “牢房里好好的。”

  “剜去舌头果然不会死人?”

  “只要剜得准就不会死人。”

  “行……贽儿!”

  “是,父王。”

  卫神基挥退了身旁的卫士,叫过来了卫贽。

  “你派人去通知德儿,要他尽快来到长安,我们缺人,你要他赶紧来,到时候,我想让他来监军……”

  “父王,你要打哪?”

  “洛阳。”

  在769年4月5日,才刚刚抵挡住回纥入侵的宫德得到了长安的信息,说卫家父子已经控制了甘陕四部,并且已经进京,因为他们储君奉之命,进京诛杀宦官李圆一党。

  然后卫家下令,要宫德放弃酒泉,即刻前往长安。

  听到消息之后的宫德很是兴奋,因为进京这才是他们计划的真正目的,守酒泉,只是卫家的障眼法。

  但宫德没有马上接令,他表示要在留守酒泉一段时间,要帮助当地老百姓尽快走出战争的影响,以便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酒泉城还能运转自如。

  一呆就是一个月,然后关东林军组建的消息和卫神基的指令一起到了酒泉城里。

  不得已,宫德带着自己最重要的亲信也是唯一的家奴馀庆以及酒泉的三千士兵,快马加鞭的前往长安,从酒泉笔直朝向长安。

  “护统估计想不到,我居然守住了酒泉。”

  “我,却没想到,少爷,原来你们,一开始,就,打算,好了吗?”

  对话的是宫德和馀庆,馀庆的断句很别扭,这是他当年身为奴隶时被折磨的后遗症,所以原本不习惯宫德最后也接受了。

  “是啊,公子没有来之前,我们还在琢磨如何对抗屈出律,但是当公子来到我们这里,并且带来储君密信的时候,我们就换了打算了。”

  “储君,密信?”

  “先帝哲宗皇帝嬴立,怎么死的,你还记得么。”

  “当时,先帝,大摆宴席,酒酣过后,仍嚎痛饮,此时,太监张播,遣人,送来毒酒……”

  当今皇帝嬴镇,因其父皇帝嬴立之死,便依靠外戚摆脱张播,将其诛杀,但因此外戚僭越猖獗,把持军队,使河套之战败于骨咄禄,从此君王不上朝,而宫廷禁卫则因为不满外戚借此机会削减俸禄而哗变。

  嬴镇逃出长安,回归长安才发现,朝中大臣早已同外部藩镇沆瀣一气,之后不得不让太监掌管禁卫军,太监们至此闹得天怒人怨,前宰相朱休璟本来想解决宦官,哪曾想经历了一系列明争暗斗,把李圆这种货色给捧了上来,吓得他赶紧脱离朝堂,告老还乡。

  “传言,储君嬴雅,一直,反感太监,经常,与皇帝冲突,皇帝,一直想,废了他。”

  “前宰相朱休璟也是传言是这位爷想依靠他废太监,不过,不知真假,暂且不提。”

  “储君,就这么,贸然地,让我们带兵,清君侧,未免过于……”

  “储君此举,不可谓,不冒进。”

  “储君让现任宰相俞嵩和我们的公子爷一个谋划杀局,一个借回纥入侵为藉口,号令甘陕听从于卫护领,待清好兵马,前往京城里应外合……这位爷肯定会提前去杀李圆,他只会把我们当作威慑用到后招,不会乱用,可惜,他失败了。”

  不过在行军的路途中,他得知回纥占领的宁夏地区爆发了叛乱,于是他带着人收复了宁夏,然后继续前往长安。

  769年6月6日,进行完了一系列仪式后,卫神基正式于长安加冕为王,号凉王。

   769年7月9日,梁王嬴歌正顺着黄河,即将抵达洛阳。

  而函谷关以东的其他诸侯们,也在厉兵秣马,他们期待着,他们整装待发着,他们渴望一朝击溃这个盘踞在王朝都城的逆寇。

  “馀庆……”

  “嗯?”

  “这里就是就是长安吗?”

  “是。”

  “真够气派呀!”

  769年8月11日,宫德也抵达了长安。

  769年8月14日,宫德成了各皇子公主的伴读兼各科师长辅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