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时空特种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异时空特种兵 风中之刃 2024 2004.04.21 18:57

    沃德大陆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自从有国家出现那一天起,几千年的历史中没有战争的日子加起来只有那么短短的20年,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统一过全大陆,即使是500年前强大的塔兰帝国也在统一大陆的战争中败给最后一个对手--远东帝国,导致四分五裂,,再经过数百年的征战,逐渐形成了如今的格局。在大陆东方是远东帝国,在其周围是10多个暗地里结成联盟的小王国,时不时骚扰其边境,制约其发展,让其无法西顾,大陆北部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是游牧民族的天下,分布了上百个部落,因受地域所限,一直未出现统一的国家,但各部落时常侵入邻国烧杀抢掠一番后立即远遁,让各邻国头痛不已。近年来,慢慢崛起的沃马部族和祖马部族的实力不容小觑,大有一统草原之势。大陆西部是艾美合众国,国力强大,是大陆上第一个实现三权分立的国家。大陆西南部则是由17个公国与王国组成的西大洋联盟,简称西盟,盟主由各联盟国的元首轮流出任,同时各联盟国派人组成议事会,作为盟主的幕僚。大陆西北部是罗斯联邦,虽然物产比较贫乏……但是地域广大又身处苦寒,使得国民性格刻苦坚韧,军队庞大精悍。号称铁军似林,猛将如云……国力不可小视。此三国都有部分国界相交,因此三国互相制约,谁也不敢对谁用兵,倒使得西部一片平静。大陆的中部主要是伊尔汗帝国、易莎国和巴勒自治领以及其他一些小国家组成,盛产黄金,铁矿、钻石,历来是刀兵之地、君主国家更替如同走马灯似的。伊尔汗帝国是中部最大的一个国家,自从12年前吞并一个邻国受到艾美合众国与西盟的干预而失败后,就一蹶不振。不但每年要交出大量的铁矿和黄金,并且还只能保持一定数目的军队。就在去年,又被艾美合众国以“人权”问题与军队数目超出了规定数为借口发动了战争,将皇帝沙姆送上了断头台,最后在罗斯联邦与西盟的干预下不得不撤兵,将政权移交给一个所谓的“伊尔汗政权临时管理委员会。”目前国内的情况表面上处于临管会的领导下,实际上各地军阀拥兵自重,根本不把临管会放在眼里,山雨欲来风满楼,内战一触即发。

  沙巴克城位于伊尔汗国西北边境与艾美合众国、罗斯联邦、西盟的罗曼公国边境接壤,其北部是草原霸主沃玛族人的地盘,如同一枚钉子锲入了几个邻国。但这枚钉子也只是在名义上是伊尔汗国的,在地图上可以标注为伊尔汗国的,实际上并不能控制这枚“钉子”。尽管每一个伊尔汗的统治者都想控制他。事实上,谁控制了这枚“钉子”,他的邻居都会坐立不安,都会不约而同的群起而攻之。因此周边每个国家都想拥有他,但都不能真正拥有它。因此这里成为了谁也管不着的地方。慢慢的这里变成了大陆中部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有各式销魂窟与销金窟,角斗场,有着......只要你有钱,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享受不到的。但这里同时也是各种罪恶的聚集地,逃犯、破产商人、政变失败者各色人等纷纷涌入这里......这个地方帮派林立,杀人放火事件层出不穷外。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人在这里一夜从天堂掉进地狱......大陆上流传着一句名言:“如果你爱她,就送他去沙巴克,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送他去沙巴克,因为那里是地狱。”

  大陆上除了东方的国家没有奴隶外,中部和西部的国家都允许拥有奴隶,奴隶是没有人权与自由的,除了为奴隶主干活之外就是死。就连艾美合众国这样所谓的“民主国家”也不例外。在艾美是不允许买卖奴隶的,也不允许奴隶从事角斗活动,艾美的奴隶只用于为奴隶主创造剩余价值。西盟国家与罗斯联邦同样不允许买卖奴隶行为,而罗斯联邦更是鼓励奴隶进行角斗,其中优秀者还会被选入军队服役10年后就可以获得平民身份。沙巴克独特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了大陆上最大的奴隶集散地,每天有大量的奴隶被带到这里,被买主买走分散到大陆各地,每一个奴隶背后就是一部血泪史。

  “靠,看来‘霸权主义’、‘单边主义’不只是我原先那个世界才有,到处都有想当‘世界警察’的”。初步了解了大陆的形势后,我更坚定要创一番事业的雄心,“现在这么乱,没有实力就没有发言权,要不创一番事业,自己肯定就毁了,要能生存下去,说不定还能回去。”

  转眼8天就过去了,6天前我按店主的指引找到了沙巴克最好的铁匠花了5枚金币为我们定做了兵器,说好今天去取。天一亮,我就带他们出了门。很快就到了铁匠铺。卡卡拥有了一张上好的铁胎弓,箭头是按照我说的式样特制的,全都是三棱椎,增强了穿透力。米多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根熟铜棍,虽说有80多斤重,他照样舞的虎虎生风。舍瓦这是一把上好的三尺青锋,一套太极剑法使来如同水银泻地,一泓秋水。图多夫则是一把厚背砍刀,左劈右砍让人觉得威力无穷。我的武器则是按照原来在特种部队是经常用的双手单刃剑的样式打造的:剑柄较长可以双手握,刃宽2寸,长2尺八,剑身有一道血槽。

  看着几个兴高采烈的“小弟”(我一直让他们称我为老大,不要叫我师傅,免得叫老了)我的心情也很不错。突然,一声惨叫,破坏了我的好心情。我带着我的“小弟”向声音来源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