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时空特种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异时空特种兵 风中之刃 2383 2004.04.26 23:30

    树林里,我们清点了一下人数,在遭遇战中我方牺牲5人,10人受伤,现在能战斗的还只有34人。现在离蒂格里斯还有150里,想要跑回去简直就是幻想,在路上肯定会被敌人追上的,后果不堪设想。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我还在为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老不死做到我身边:“这个,华头,在为怎么走伤脑筋了吧,我知道有地方,我们可以暂时先到那里去。”

  “哪里?”

  “是这样的,穿过这片树林东南50里外有座废弃了的土城,易守难攻,我们可以到那里撑一阵子,只要有援兵我们就可以得救了。”

  “援兵,我哪来的援兵。”我气坏了,明明知道我手下就那么几个人,这老小子还同我谈援兵,我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半度。

  “援兵?我可以找得到援兵。”布舒才希奇听到我的话,马上接口道,“金得输,你马上待我的令牌回蒂格里斯城带3000骑兵赶到...赶到...华夏,你说援兵要赶到哪里来?”

  “哦,是这样的,穿过树林东南50里外有座土城,易守难攻,我们可以到那里去等待援兵。”我还在想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有令牌就可以调兵时,突然听到他在问我,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就把老不死的话复述了一遍。

  “东南50里一座土城......不错,那里叫提克里克,原先是一座小城塞,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废弃了,的确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好,我们就到那里去。金得输你就带着援兵到提克里克来,马上就去,带上两匹马走。下面喊大家过来商量一下,做一下分工。”

  金得输走后我们很快做出了分工,我带着包括林敬东、卡卡、米多、图多夫在内的20名好手留下来断后,舍瓦则因为挂了彩就随其余的人立即出发前往提克里克。

  留下的人我分为4组,每组5人。卡卡、米多、图多夫和我各带领一组,我今天要在这片树林里给“山姆大叔”们好好的上一课,然他们常常丛林作战的厉害。约定好联络方式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我们分别进行了伪装,4个组的人在树林里四下散开去,静静的等待着敌人的到来。我们撤离时骑的马就在树林边(靠近提克里可一边)藏着,用比齐村猎人特有的手法让他们保持着安静。

  没过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以及人的吆喝叫骂声。又过了一会听到卡卡那边听到几声鸟叫,我明白,敌人拍了一个30人的小队进了树林。我马上回答他让他把敌人放过来。

  进来的敌人成散兵状前进,边走边敲打地上、草丛嘴里还一边叫着:“出来吧,我看见你了。”我身边的林敬东要不是我拉得快都已经站起来了。我向他示意,敌人是在“打草惊蛇”,其实他并没发现你。他不好意思地向我笑了笑。敌人全部进入我们的潜伏圈后,我发出动手的暗号,只听得一声声闷哼,20名在后面的敌人很快就被了结。10名在最前面的敌人还浑然不知,还在一个劲的打草惊蛇。突然,一只长箭贯穿了左面一名敌人的脖子,哼都哼一声就倒下去了。此时其余八名敌人身后跃起几名披着树叶藤条的怪人在几名敌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叫声前将手中的武器送入了他们的心脏。走在最前面的敌人终于觉得不对劲了,等他转过身来发现一个穿着树叶编成的衣服,脸被涂得黑一块,绿一块的人正张弓搭箭对着他笑,他觉得恐怖到了极点,正要张嘴大叫,“嗖”的一声,长箭没入口中,从后脑穿出,“哆”,他被钉在了树上。

  树林外,奥尔.布赖特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进去快半个时辰了,刚开始时还听得到声音,现在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见了。怕是里面有埋伏,但不管怎么样也要将“肥羊”吃掉。想到这里,他把手一挥作了个全军攻击前进的动作,剩下的170人跟在他后面成战斗队形进入了树林。

  没走多远,就听到手下的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明明看到对手还在身边干掉了自己人,等反映过来对手已经滚进旁边的草丛不知去向。没多久,山姆大叔又少了40多人,奥尔.布赖特气得暴跳。不过他发现被干掉的手下都是远离大部队的,他立刻传令,让队伍集中提高警惕。这样一来果然减少了手下的伤亡,还干掉了几个对手。我看到越来越难下手,正要下令撤离。突然卡卡他们一组被敌人发现并包围。我只得通知大家前去救援(那里面还有其他两个佣兵团的老大)。虽说大家武艺都不错,又善于利用树林里的地形,但无奈敌人太多,且不是菜鸟,我方的人越战越少,并且都挂了彩。我们只能且战且退,到了林边,我身边还只剩下10个人了。还好我的手下都还活着。

  这时,奥尔.布赖特怪叫了一声冲了上来:“小肥羊,居然敢和我玩,让我陪你玩个够。”他的残忍和嗜血我刚才已经见识过了,我方躺下的10人都是他的杰作,尤其是“扬威”佣兵团的老大更是被他大卸八块。看了直让人血往上涌,悲愤不已。现在他焦矛头对准我了。我一边沉着应战,一边提醒卡卡将马牵出来接应大家撤退。“小肥羊,尝尝我冰月震天的厉害吧。”奥尔.布赖特说完对准我的头部就是一刀砍来,我觉得一阵寒气迎面扑来,下意识的望旁边一闪,此时对方的刀已经变砍为捅,要是我站在那里用刀去挡的话肯定要上当。我趁势反攻了他一剑,对方反应倒也不慢,一下子架开了我的剑,在双方兵器接触的那一瞬间,对方的寒气从兵器上船了过来,虽说没有让我受伤,但那一瞬间别提有多难受了。

  “怎么样,小绵羊,滋味好受吧。”对方看到我被冻的窘样,嘲笑着我,“再试试这招如何。”又是一刀砍过来。

  丁丁当当双方的兵器碰撞了10多下,我觉得身上越来越冷,兵器都快要拿不住了。不自觉地就运起了“行龙不雨”的心法,一下子就觉得好多了。心理当下大喜,立刻运起心法与之作战。对方见我刚才还在打冷颤,怎么一下子没事了,一分神,挨了我一脚连退了几步。这时,卡卡把马也牵了过来,我立刻大叫一声:“风紧,扯乎。”大家立刻逼退自己身边的敌人转身上马朝提克里克撤退。

  奥尔.布赖特一行人气急败坏的在后面追了上来。

  此战,一举消灭85名敌人,我方阵亡11人,其余全部轻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