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发难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22 2019.06.26 22:40

  “你好?”庄王迅速调整过来,脸上挂起文雅的笑。

  “你来干什么?”弘七严肃地发问。

  庄王嘴角的笑意加深,“就像我说的,我来自荐。”

  他微微提高了点声音,“虽然我心眼小,诡计多。”

  游月红脸颊开始发烧,她羞愧地用额头抵住树干。

  “但是。”庄王微微提高了声音,“我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你等一下。”弘七叫停了庄王的长篇大论,“我去问问游月红。”

  说着,弘七松开手,从墙上跳下来,走向树后的游月红,“你听见了?你觉得怎么样?”

  游月红点点头,苦笑,“他都找上门了,我们能拒绝吗?”

  “可以。”弘七冷静地分析,“我刚爬上去看了,就他一个。”

  游月红瞬间明白了弘七的暗示,她看看仍昏迷的陈念松,张嘴想说什么,半晌却道,“你有把握吗?”

  弘七点点头,又返回去扒着墙头,朝外面开口,“你怎么发现我们的?”

  庄王轻笑一声,避开这个问题,转而去谈其他,“皇上壮年突然驾崩,现在朝堂上下乱成一团,光是九卿就分成了三四个阵营,各怀鬼胎。”

  “若是皇后和容妃托付错了对象,小心折掉卿卿性命。”

  庄王不顾周围的人家,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声音,游月红在院内听得清清楚楚。

  她的脸刷地白了,下意识开始根据九卿的倾向推算朝廷上的趋势。

  庄王胸有成竹,他敢肯定院内人明白他的用意。

  “所以,”弘七礼貌地等庄王说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庄王的笑维持不住了,他敲敲后颈,“能先让我进去吗?”

  弘七翻下墙,拉开了门。

  庄王掸掸袖子,昂首阔步迈进来,他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陈念松,嘴角抽了抽,脚下一动避开了他。

  “其实你们不该回京城。”庄王施施然在石凳上坐下,“更不该先找上陈念松。”

  游月红下意识看了地上的陈念松。

  “不管你们交情如何,他毕竟是陈家人。陈家已经得知了你们的存在。”庄王故意拉长了声调,去欣赏游月红变白的脸色。

  “陈家得知了,不管是处于利益交换,还是有意坑害,邓家也会知晓此事。”

  庄王装模有样地为两人担忧,“现在不是如何离开京城的事了,是如何不被发现。”

  巨大的愧疚袭上游月红心头,她扭头看向弘七,道歉的话语梗在喉间。

  “哦。”弘七情绪稳定,“那你是如何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庄王没能看到弘七的惊惶,他不太满意,“为什么你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弘七抚上游月红的肩,“你得知的方式,决定我们能否离开京城。”

  庄王扬起眉梢。

  “给你一刻钟自荐,说服我们帮你。”弘七反客为主。

  庄王怒极反笑,“帮我?现在全京城都在找你们,你自身难保,帮我什么?”

  “能帮你什么我也不知道。”弘七十分坦然,“你们有找到常景全的尸体吗?”

  庄王眼神瞬间凌厉。

  远处的院子突然传出阵阵呼喊,狗叫声怒骂声混作一团。

  庄王当即站起身,“搜到这边了,快走。”

  弘七反而拉着游月红坐下,她仰头看着庄王,“看来只能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了。”

  ……

  邓吏部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邓梨被发现了,还是被陈家,更是在京城中。

  “情况如何?”邓吏部背着手站在大堂中。

  仆役满脸是汗,躬身立在堂下,“已经派人到各个街道里去了,目前都没有她们踪迹。”

  邓吏部阖上眼,“再加派人手。”

  仆役没有答话,小心地抬眼去看邓吏部。

  邓吏部满脸阴鸷,一字一顿,“我不是白扶持那些人家的,若是让陈家赶在我之前找到,这艘船,怕是开不了多远。”

  仆役心下一凛,应声退下。

  “父亲。”邓家长子匆匆扣好衣物,急急赶到,“出了什么事了?”

  邓吏部的眼光从邓家长子脖颈后的红痕上一扫而过,语气阴沉,“你妹妹从皇宫跑出去了。”

  邓家长子大惊。

  邓吏部脸色铁青,“在皇上遇刺当晚。”

  邓家长子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他肃然道,“我去带人找她。”

  他转身而去,身后传来邓吏部阴恻恻的声音,“为皇上殉葬,是她的荣幸,邓家定会为她争取贵妃的礼仪。”

  邓家长子头皮发麻,不敢拒绝,只能含糊地应下,匆匆往外走去。

  邓吏部缓缓转过身,慢慢坐下,他闭目沉思片刻,又扬声叫人。

  “去告诉羽林军统领,京城内有发现刺客的行径。”

  ……

  “如何?有念松消息吗?”陈家长辈倚在椅背里,疲惫地闭着双眼。

  “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出。”陈父毕恭毕敬地站在下首。

  陈家长辈毕竟年事已高,跟一群人扯了一下午的皮,晚上回家后又不停歇地安抚陈家人。

  还没用上几口饭,他就又被陈念松通报的消息惊住。

  “妇人之仁。”陈家长辈无奈地斥了一句,“替皇城击溃安王就已经行事过急,京城不稳,我们才有胜算。”

  “也不能这样说。”陈父软软地顶回去,“安王吃不下皇城,松儿这样做,也算是削弱了皇城的兵力。”

  陈家长辈绷了绷嘴,也了陈父一眼,不再出声训斥,“通知邓家了吗?”

  陈父默默点头,“邓家会处理好的。”

  陈家长辈手指轻敲桌面,“邓家处理好了,京城又是一派安稳了。”

  陈父抬眼去望陈家长辈,“您的意思是?”

  陈家长辈摆摆手,“不必叫回念松,我们的人如果发现她们踪迹,有必要地话帮上一帮。”

  “万一松儿被发现了怎么办?”陈父心有忧虑。

  “他是中城兵马司指挥,京城之中想找到他可没那么容易。”陈家长辈随口安慰了一句。

  他站起身,推开窗,望向浓浓的夜色,“不过被发现了也是个麻烦。”

  陈家长辈负手而立,“去通知程屠户,让他们狗咬狗。”

  “京城,可要热闹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