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449 2019.05.14 11:58

  弘七的脸色控制不住地白了些,她扭身问王应高,“你叫我什么?”

  “弘七啊。”王应高跟弘七解释,“窦丹让我们这样叫你的。”

  王应高的眼睛亮了起来,“这是这个活动里你的代号。”

  弘七的心悬在半空,“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吗?”王应高反倒反问,他见四周没有老师,才掏出手机,“前天晚上窦丹就建了群,代号是群里投票决定的。”

  弘七绷紧了唇,机械地照王应高的指示而动。

  弘七在屏蔽的列表里找到了群,她无视了后面鲜红的数字99,坚定地点了进去,不断地往上回溯,试图找到线索。

  弘七屏蔽这个群是有原因的。

  群消息太多了。

  群里的人像是用意念都能发信息,深夜还是凌晨都能刷屏。

  迎面的女生在跟弘七擦肩时,轻声地打了招呼,“弘七,早。”

  等弘七转过身,只能看到女生长发飘飘的背影。

  弘七捅了正在吹口哨的王应高,问道,“你认识这个女生吗?”

  “不认识,怎么?你认识?”王应高突然兴奋,“介绍给我吧!我会好好待她的!”

  弘七游魂般的说完自己的话,“她叫我弘七了。”

  “那就是群里的成员了。”王应高摩拳擦掌,“等我去群里问一问,看是哪个小姐姐。”

  “你不认识群里的成员吗?”弘七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认识。”王应高开始在群里疯狂发信息,刷了几条,就被群主禁了言,“只有群主知道成员,成员之间原本不熟悉的,都互相不知道。”

  “……这是什么秘密结社吗?”弘七不解地追问。

  “这是为了避免实验失败,实验需要的是真实的反应,一旦群众知晓了真相,他们的反应就不具备普遍的。”窦丹站在教室门口,冷冷地开口,“最重要的是,我不相信你的演技。我不希望你在对峙的过程中笑场。”

  窦丹的解释并没有影响到弘七的思路,弘七看了群里的三十九个人,问出了不祥的预感,“参加的人,全在群里吗?”

  窦丹露出了试卷命题人的微笑。

  ……

  “把主持稿背熟。”窦丹扔给弘七一沓纸制稿,压低了声音说道。

  弘七先完成自己手上的数学题,才抬头叫住窦丹,“什么主持稿?”

  窦丹赶走了王应高,坐在弘七身旁,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轻声回答,“周五有个义卖活动,主持人临时有事来不了,我们需要一个人救场。”

  弘七听过窦丹的解释,才接过主持稿,她大略翻过一遍,发现主持稿的用词并不够正式,也只能认为是这个世界的风格。

  她大略翻了一遍,具有敬业精神地问,“什么时候去彩排?”

  “嗯……”窦丹拉长了声音,“不用彩排。”

  弘七翻动的动作停在半空,转眼去看窦丹。

  窦丹低头看着手机,“主持人在周五当天临时有事来不了,活动现场要找个新主持,你自告奋勇,表现亮眼。”

  虽然知道窦丹只是打了个时间差,但弘七还是严肃确认,“原先的主持人是真的有事,不是被迫有事,对吧?”

  窦丹终于看向弘七,她嗤笑一声,反讽道,“不然呢?我可和你不一样,骗子。”

  窦丹的形容让弘七皱起了眉,但她没有被带偏思路,再次确认,“原先的主持人是谁?”

  窦丹定定地看着弘七,弘七丝毫不让。

  “哈。”窦丹冷笑一声,伸手去拽桌上的主持稿,弘七抬手按住。

  “什么意思?是不是还要给你们搞个比赛?谁赢了谁上?”窦丹沉下脸,“弘七,我姑且这样叫你,别忘了你现在用了刘清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弘七一向有问有答,在她看来,没什么是需要躲躲藏藏的,只一种情况除外,而现在正是这种情况。

  “你是刘清好友,我才希望能从你那知道主持人。”弘七的语气没有变化,就像窦丹只是在问天气。

  “活动的主持人早就定下了,我肯定能知道是谁。”

  窦丹再次沉默,松开了手,“你是能知道,知道之后呢?要去告发我?这么伟光大?”

  弘七从容地收起了主持稿,“看来你确实动了手脚。”

  在得出结论之后,弘七才回想窦丹的问话,回过头进行解释,“首先没有具体情况,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其次,教训是不需要资格的,主要是看想不想。”

  弘七还有个最后没说,窦丹就一拍桌子,扭头走了。

  弘七看着窦丹怒气冲冲的背影,得出了结论,这里的人都不喜欢论述事实。

  ……

  虽然十分难受窦丹私下里建的群,但是弘七不得不承认,群是有好处的。

  群里的成员都认同不暴露自己身份的观点,但在除了聊天之外,他们热爱用一些真假难分的信息,试图推测出他人的真实身份。

  群更热闹了。

  校规里有规定上课不许玩手机,但如同其他的校规一样,没被抓住就不算违规。

  虽然是上课时间,但群里的信息依旧迅速更新。

  而王应高也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在弘七尽可能地忽略王应高之后,他的热情并没有降低,但是一边躲避老师的视线,一边偷偷发信息,就已经很牵扯精力了,他不得不减少了同弘七讲话的评率——从每分钟十句降低到每分钟六句。

  在习惯之前的王应高后,对现在的情况,弘七几乎要感动的落泪了。

  王应高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你今天挺认真的。”

  弘七左耳进右耳出,不带任何含义地嗯了两声。

  “唉。”王应高舒展了脖子,“我也要认真了,毕竟星期四就要月考了。”

  “什!”

  ……

  弘七心神不宁地捱到下课,等铃声一响,就直奔窦丹而去,熟练地将她堵在座位上。

  她的同桌一边往外走,一边抱怨,“不管谁跟谁换座位,总之你们坐一起吧。”

  弘七顾不上跟同桌道歉,直接对着仍冷着脸的窦丹问,“周四要月考?”

  “嗯。”窦丹甩着笔爱理不理的。

  弘七倒抽了一口冷气,颓然坐下,半天没有说话。

  窦丹半天没有听到弘七的动静,斜着看向弘七,“你不能这么快就来找我,我们刚吵了架。”

  虽然弘七没听懂窦丹的逻辑,但她得知了最想知道的事后,也没必要再呆坐在这,于是她起身打算离开。

  “弘七。”窦丹突然叫住弘七,弘七停下起身的动作望向窦丹,她却没有继续开口。

  弘七等了一会,她仍只是盯着弘七,弘七开始怀疑刚刚是不是幻听了,她才开口。

  “你有没有后悔告诉我,你是弘七的事?”

  弘七想也没想,爽快地回答,“没有。”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窦丹绷紧了脸,声音略带干涩,“要考试,时间紧张的话,主持我找别人就行。”

  “没事。”弘七异常淡定,“反正都考不好了,多差都没区别了。”

  弘七见窦丹面色沉重,连忙保证,“就这次,以后肯定给你一个次次第一的刘清。”

  窦丹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以后我还是叫你刘清,再叫你弘七,我怕是也要精神分裂了。”

  弘七有些奇怪窦丹的用词,但也没那么在意,只无所谓应道,“随你,就是我的反应可能没那么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