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向澄达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3051 2019.05.22 20:19

  窦丹没等弘七回答,就继续往下说,“总分586。语文119,英语122,数学123。”

  窦丹吸了一口气,“理综222。”

  弘七立马松了一口气,大致对比知晓了刘清的水平。

  窦丹困惑的眼神转为探寻,她紧盯着弘七的脸,“你……”她只刚说了一个字,就停住了,咬住下唇。

  弘七放下了心里一个石头,朝窦丹保证,“这次语文没考好,下次的把握更大。”

  窦丹移开了视线,无视了王应高期待和恐惧的眼神,简单的回应了句,就绕过了聚集在前门的人群,跟等在前门外的几个人招了招手,一同离开了。

  王应高立马把眼神转向弘七,“我不敢看成绩。”

  弘七看着王应高,她隐约从他的眼里看见了细碎的光。她只好暂且坐了下来,绞尽脑汁地安慰,“放心,你的成绩肯定也不敢看你。”

  ……

  在经过了同窦丹交谈,并得知了成绩后,弘七自觉有底气面对父母了。

  她将手机摆在右手旁,每十分钟看一眼屏幕。

  可惜的是,一晚上,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弘七怀带着遗憾的心情,进入了睡眠。

  弘七很少后悔,每当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她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如何补救。

  在之后,无论补救是否成功,也没什么可后悔的了。

  而现在,她开始后悔了。

  正如之前所预感的,校赛是个盛大的活动,从体育馆里聚集的人群就可以下定结论了。

  弘七不会忘记之前困住她的建筑,现在她又一次被浪花推挤着,更恐怖的是,这次,是她自己跳进来的。

  体育管里聚集了更多的人,跟之前女性偏多的不同,这次男女参半,也就意味着,原先是水上公园的冲浪模拟器,今天就是灾难篇里的海啸。

  弘七越发艰难地挣扎着。

  因为之前的约定,她不能后退,但同时强烈的求生欲,警告她不能向前。

  在艰难的起伏中,她从缝隙间瞅见了窦丹。

  来不来看心情的窦丹手持话筒,同两组队伍一齐走上了球场。

  巨大的欢呼声尖叫声刺得弘七头疼。

  窦丹拿起话筒简单地宣布比赛开始,就将话筒转交给了一旁的主持。

  弘七什么也听不见,前一阵的声音让她不住地耳鸣。

  王应高也站在场上,在许久的巡视后,他终于找到了弘七,他举起手兴奋地朝弘七招手。

  弘七只好停下揉耳朵的动作,也举起手朝他摇了摇,然后她就发现,不止她一个,这一片的人都在招手。

  在比赛开始后,弘七不得不脱离人群,爬上三楼。

  ……

  位于三楼的不止她一个。

  “我记得你,段熔的小情人,是吧?”向澄达说着,朝弘七促狭地眨了眨眼睛。

  弘七紧盯着篮球场,努力从快速移动的人中找到王应高的身影。

  她自觉跟向澄达不熟,现在本该是学习的时间,却在这里看这场不明所以的球赛,语气难免恶劣了起来,“当天下午就分手了。”

  “是因为我们吗?”向澄达试探道。

  弘七揉了揉眼睛,开始思索他的问题。在经过缜密的分析之后,她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确切来说,是因为你。”

  “什么?”向澄达惊讶地直起身子。

  虽然弘七并不赞同窦丹提出的计划,但在看完了十几本小说之后,她不得不得承认,流行有流行的道理。

  比如现在,原来面对段熔的行为,只会觉得他莫名其妙,但现在,她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深意。

  弘七坚定地同向澄达对视,“因为你,他才邀请我做他的情人,而你一离开,他就中止了我们的关系。”

  “等等。”向澄达皱紧了眉,连忙叫停弘七。

  弘七自觉身上背负着更伟大的目标,没空在磨叽下去,气沉丹田,“他在吃醋。”

  “……”

  向澄达顿了一下,艰难地略过了这个话题,“我看了你主持的慈善活动,主持的很不错。你很有天分。”

  弘七在这里经常聊天的对象只有窦丹和王应高,一个喜怒无常,一个异常话痨,而现在的对话让她神清气爽。

  为了让这场聊天继续下去,弘七牢记不要过度关注自己的聊天铁律,她看着向澄达,强行谦虚道,“主要是窦丹和柳眉学姐,没有她们的鼓励,我也不会有勇气登上舞台。”

  向澄达脸上的笑僵了僵,他谨慎地没有回答,借着余光细细打量弘七。

  他等欢呼声弱了些,才继续开口,“窦丹是挺能干的,虽然她才高二,但几乎已经可以跟孟昙分庭抗礼了。”

  弘七不用思考就赞同道,“她确实很厉害,就是感觉她太强势了。”

  向澄达没明白弘七的用意,在他看来,两人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刘清和窦丹明显关系不错,这种抱怨太过私密,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他便含含糊糊地敷衍,“干部都是这个样。”

  干部?向澄达的用词让弘七越发困惑,“干部就能这样了吗?”

  向澄达微微定了心神,他现在能肯定刘清是在嘲讽柳眉的做法,他同时有些愧疚,好声好气地解释,“也不是,柳眉她没有恶意的,只是特别较真。”

  弘七惊讶又茫然地望向向澄达,“这关柳眉什么事?”

  向澄达看着弘七故作不知,以为她在反讽,愈发愧疚起来,“这确实不光是柳眉,我也掺了一脚,断绝了你的机会。”

  “什么机会?”弘七察觉到两人之间出现了误会,试图让对面的人明白,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的对。”向澄达的声音低了下去,“没成功的,算不上机会。”

  弘七困扰地挠了挠头,这场对话已经陷入了泥沼。

  她不得不没有礼貌地略过向澄达的话,冲着他身后大力摇了摇手臂,“这边!”

  ……

  窦丹眼瞅着弘七上了三楼,她没有立刻跟上,她在最外围冷言看着激动的人群,等段熔投进了一球,她才悄声跟上三楼。

  弘七跟向澄达的声音并不大,而楼下的欢呼声更是沸反盈天。

  但窦丹敏锐地捕捉到了两个字——柳眉。

  她维持着上楼的姿势,整个人僵在那里。向澄达正正背对着她,明知道楼下异常嘈杂,她依旧屏住了呼吸,整个人往墙壁的阴影处靠去。

  然后,“这边!”弘七大力地朝窦丹招呼。

  窦丹自然地回复了上楼的姿态,暗中抚平衣服的皱褶,从容地走过去,“怎么不去下面?”

  向澄达正好扭头看见了窦丹,他有些尴尬地朝窦丹笑了笑。

  窦丹面色如常地回应了他,插入两人的中间。

  “下面太吵了。”弘七叹了口气。

  “哈哈。”向澄达突然笑出声,“段熔真菜。”

  他突然异常关注球赛上的赛况,他朝两人笑道,“我下去嘲讽他。”

  没等两人回应,他就异常狼狈地往楼下奔去。

  ……

  窦丹看向澄达离开,“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弘七回想了对话,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我们聊的不是同一件事。”

  窦丹只是习惯性试探,话出口,她就知道自己犯了个错,她立刻更改了说辞,“你们跟柳眉有共同点吗?”

  “都是同学。”弘七不加思索地回答,在对上窦丹的眼神后,她不得不表现出思索的样子,“都去过游乐场,算吗?”

  “游乐场?”窦丹双手抱胸,笑容垮了下去,皱紧眉头,“你们在游乐场碰见了?”

  弘七还没来得及回答,窦丹就继续发问,“柳眉跟向澄达关系很好?”

  即使在这边呆了半个多月,弘七还是无法习惯这种连续的疑问,按照她的习惯,她应该一一给出答案,但是,并不是每一个问题都要有答案。

  于是她捡了最后一个问题,回答道,“他们是男女朋友。”

  “哇哦。”窦丹笑了起来,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她再次发出感叹词,“哇哦。”

  “怎么了?”

  窦丹吸取了教训,背靠着栏杆,面向楼梯,“柳眉是副主席,而向澄达可是监察部的部长。”

  “啊?”弘七听到了前些天常听到的几个词,但还是云里雾里。

  “干得不错。”窦丹给了弘七一个肯定的微笑。

  弘七拉住准备走的窦丹,“副主席和监察部,是什么?”

  窦丹的心情不错,难得和颜悦色地跟弘七解释,“是我们学校学生会的职位,学生会有一个主席,两个副主席,五个部门,监察部是直接对接主席的部门。”

  窦丹一脸你明白了吧的表情,弘七直接无视了窦丹,回忆向澄达说的话,“你也是个干部?”

  窦丹没有得到回应,兴致降低了些,仍带些炫耀,“嗯,副主席。”

  弘七艰难地装作惊讶的样子,夸张的表情维持了一秒,她就迅速撤下,“学生会很厉害吗?”

  弘七浮夸的表现破坏了窦丹的心情,她耷拉下眉眼,“不厉害的话,关于学生会的事就不会风言风语地传了。”

  弘七理解了窦丹的逻辑,虽然感觉例子举得不对,但她明智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只感叹道,“真厉害。不过,学生会有什么用?”

  窦丹发现,弘七真的很擅长让她生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