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183 2019.05.05 20:10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大叔取下墨镜,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从怀里掏出薄薄的一叠纸币。

  这里早已开始使用信誉分,但他仍固执地将手里的分换成纸币。“等没人用纸币了,它肯定会升值的,你看着吧!”他这样告诉他的老友。

  纸币确实升值了,他没有脱手。

  “货币办已经介入控制了,最高也是这个价了。翻了三番啊,真有你的。”

  他没有脱手。

  他习惯在困惑时捏着纸币,他习惯口袋里鼓起的厚度,他习惯指尖留存的味道。

  在弘七大踏步进入任务之后,他应该欣慰应该忧虑,但他现在背对着任务的入口,惶惑地自我安慰,连头都不敢回。

  “一个小丫头,往后怕是见不着了。”大叔收起了纸币,自嘲一笑,转身看向陪伴他多年的光幕。

  “老大爷,我有个问题。”

  ……

  “你在干什么?”大叔下意识掏出了纸币,却没控制住手劲,捏皱了好几张。

  弘七的身子没在光幕之中,只露了个头,“我在向你请教问题。”弘七肃然回答,“我刚刚收到了任务要求,达成人物的心愿,任务是不是出错了?”

  大叔细心的抚平每一条皱褶,等一一平整之后,才戴起墨镜,看向弘七,“你为什么觉得任务出错了?”

  弘七一直耐心地等待大叔的回应,没有丝毫不耐,等大叔开口之后,才礼貌的回答,“因为我收到的目标是达成人物心愿,但我并没接到具体的信息。”

  大叔闻言只是冷哼一声,避而不谈心愿的事,反倒追问,“你不是在任务中吗?为什么能联系外界?”

  弘七一向有问有答,“因为任务出错了。”

  “……”大叔还是叹了口气。他一直不喜欢叹气,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叹气,有本事的会直接解决掉让人叹气的东西。

  看着只剩一颗头的弘七,大叔咽了半辈子的气还是叹了出来,有气无力地回答,“最高级别的任务,肯定了,跟你们之前那些小打小闹当然不一样。”大叔还是忍不住刺了一句。

  “那就是任务没有出错。”弘七得出了结论,“那为什么我能出来?”

  “我可以帮你按回去。”大叔情绪十分稳定。

  弘七一边把头缩回去,一边回答,“不用了。”

  大叔再次掏出了干净如新的纸币,但它们确实不是新的了,腐朽的味道不可避免地散发着。

  弘七睁开了眼睛。

  ……

  没能获得记忆的她,在熟练地翻找过随身物品之后,根据书包里的作业本,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弘七记下雇主的姓名,又默默记下作业本上的班级。

  她得到了急需的信息,才开始处理身边的一片狼藉。

  在经过友好的深入交流之后,刚才的女生们纷纷放弃了围堵弘七的行为,并深刻地反省了之前不端的行为,在获得弘七的谅解之后,她们还留下了一些赔礼。

  弘七回想着黄毛的着装,对比身上的短袖运动服,捡起借来的风衣,入乡随俗地穿在了身上。

  她收拾好书包,根据求生经验,往有人声的地方走去。

  ……

  求生经验果然是对的,弘七顺利地找到了教学楼。

  但困难才刚刚开始,她一层一层的,一间一间的,开始寻找自己的教室——高二C班。

  在第三层楼靠近楼梯的地方,弘七终于看见了同样的门牌。

  她装作偶然地路过两次窗户,确认教室里还有一个座位空着,才施施然迈了进去。

  然后就被老师轰了出去。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老师几步跨回到讲台上,抬手指向黑板上的钟。

  弘七辨认了下时间,“现在知道了。”

  老师冷笑一声,“知道了,你还站在门口?”

  弘七没能明白老师给出的指令,她便按照自己的理解,大步朝空的座位上走去。

  “站住!”老师喝住弘七的动作,忍住发怒的欲望,谨慎地一一确认,“你请假了吗?”

  弘七摇头。

  “身体不舒服?家里有事?父母知道并且同意你晚到?路上堵车了?心情不好?”

  弘七连连摇头。

  “我明白了。”老师了然地点点头,“外面站着去。”

  弘七如善从流地出了教室。

  教学楼呈回字型,中间空出一片面积,种着些花花草草。正是上课的时间,走廊上除去弘七空无一人,只能听见老师隐隐约约的声音,偶尔会有学生和声念着什么。

  弘七环视了走廊,转身推开了教室的前门,探出半个身子,“外面挺大的,我要站在哪儿?”

  老师停下板书,利落地反手扔出粉笔,弘七猛地关上门,挡住了破风而来的粉笔。

  “外面那么大,你想站哪就去站啊!”老师的怒喝穿透了门板。

  弘七盯着门思考了片刻,偏头看见同桌坐在桌前拼命摇头,然后就被粉笔砸了满脸。

  弘七叹了口气,放慢了速度,朝着同桌一字一字地做口型,“要听话。”

  然后弘七听话地走了。

  同桌瞪着弘七的逐渐远去的背影,举着手大声报告,“老师!刘清真走了!”

  “怎么?也想走?”老师扯出了个狰狞的笑容,“你也出去站着!”

  “……啊?”

  ……

  弘七自觉得到了老师的认可,昂首挺胸地开始巡视校园。

  她站在楼梯口,习惯性地爬上了顶层。她喘了口气,试着推了天台的门,门吱呀着开了。绕在门把手上的铁链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弘七用脚将铁链踢到墙边,走了进去。

  她先径直走到了天台的边,铁丝网绕着天台围了一圈,她叉着手,依旧按着自己的计划开始巡视。

  七层的教学楼不是校园中最高的建筑,站在天台,隐约才能分辨出学校的边缘。除了身处的这座,视线内还有五座建筑。

  最高的一座在教学楼的西北方,比教学楼高了一半。教学楼的正北方,是一栋一样高的建筑,两楼之间还有一架空的走廊连接。

  建筑之间的缝隙被各类树木填满了,隐隐绰绰的看不清地面的情形。

  弘七眺望完了远方,绕回门口准备继续实地考察,上来的门却被关了。

  段熔靠在门边的墙上。

  他对着弘七微笑,“谁给你胆子,现在上天台的?”

  弘七同样冲着段熔微笑,“老师同意了的,我就出来考察考察,这是我第一站。”

  段熔的笑容瞬间坠了下去,“第一站?恐怕也是最后一站吧?”

  弘七认真地给出了回复,“不会,在探索期间我不喜欢走回头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