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久在樊笼里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69 2019.06.15 22:15

  弘七离开会所不久后,会所燃烧起来,围守在四周的士卒开始撤离。

  堂下站着的大臣眼见火焰燃气,开始骚动。

  骚动时也没有士卒过来呵斥,有胆大的见火焰逐渐逼近,试探性地往会所外走去,在前一批人成功离开后,其余的大臣一涌而出。

  出了会所,面色憔悴的大臣们尴尬地站在会所前,陷入沉默。

  躲在耳房里的哨兵眼见大臣们平安脱困松了口气,但他们长久地站立让哨兵紧张起来。

  火快烧到耳房了。

  大臣们开始争吵,按照惯例分成了三派,一派想躲藏在内城中,避开安王锋芒,一派要求联合起来冲出内城寻找救援,剩下的一派浑身是胆,大力支持杀回去,支援皇城。

  在会所前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弘七已经溜溜达达地拐过三个弯,来到北燕使者暂居的会馆里。

  会馆是另一个清净之地,比世家聚集的区域还要安静。

  无论是安王还是皇城守卫都没有踏足会馆周边。

  会馆周边分列的满脸横肉的北燕侍卫注视着弘七,她慰问样地朝他们挥挥手,面无异色地跨进会馆大门。

  一进门,弘七率先找到正堂,正堂里空无一人。

  弘七摸摸下巴,随手抓了一个正堂外的北燕侍卫,“游月红呢?”

  ……

  游月红正在庭院里跟北燕大使下棋。

  大使身穿青色儒衣,束冠,腰间佩玉,手中持扇,扇面上是风雅的笔墨山水图。

  游月红换了身鹅黄的襦裙,她坐在亭子里,垂眸盯着桌上的棋盘。

  亭子架在水面上,小巧的湖里有鱼游动,水面波光粼粼,水波连通九曲十八弯的水道,遍布整个庭院。

  弘七在庭院里穿行,经过竹林、假山、荷花池,终于在湖边看见了亭子。

  她大踏步朝亭子走去。

  游月红背对弘七,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回眸朝弘七微笑。

  大使没有立即看向弘七,而是趁此机会,飞快地抹乱棋盘,嘴上还叹惋,“你心不在此,这棋下着没意思。”

  弘七朝游月红点点头,跟大使道谢。

  游月红没看被抹乱的棋盘,起身敛袖,对着大使行礼,“多谢大使出手相助。”

  大使摩挲着扇柄,有些疑惑,“不过是容你呆上片刻,算不得什么,何必行此大礼?”

  弘七不善于掩饰自己的表情,她想着躺在长乐宫的常景全,安王收到的消息,特意板正了脸,以免大使察觉到什么。

  游月红面色不改,轻轻柔柔地开口,“对您是举手之劳,对我们可就是救命之恩。”

  大使刷地打开扇子,缓缓在胸前扇动,面上一派云淡风轻,“皇后娘娘言重了,北燕是为交好而来,这也算是一点小小的诚意。”

  你的诚意怕是收不到了。弘七抬头认真的研究亭子的顶棚。

  “还是多谢大使善意。”游月红又福了一身,“叨扰大使许久,我们也该离开了。”

  大使满脸关切,“外面正乱,北燕会馆我还是能保证安全的,两位娘娘不如再待一会,等局面稳定下来,再做考虑。”

  “不必了。”游月红一脸担忧,“若是安王宵小不敌皇城守卫,外面稍等片刻就能恢复。”

  她满面愁容,没说出若是安王占据上风的场面,但大使已经明了。

  大使不再阻拦,他站起身,魁梧的身躯占满了半边亭子,他扬声吩咐,洪亮的声音传遍庭院,“送二位娘娘出去。”

  弘七隐蔽地揉了揉耳朵。

  ……

  游月红拉住弘七,不急不缓地绕出庭院,弘七不得已,近乎龟步挪出了会馆。

  在北燕侍卫守卫的边缘外,大批安王士卒已然集结,列成方阵匆匆从经过。

  游月红狠狠地掐住弘七大腿外侧,她才将欣喜的表情替换为哀痛。

  两人装作弱不禁风地躲在侍卫宽大的身影后,等安王士卒走完,皇城方向传出震天的杀伐声,游月红才满脸焦急地同弘七一齐往皇城方向赶。

  走过一个路口,视野中不见北燕侍卫的身影,游月红默契地跟着弘七调转方向,再不顾什么形象,撒开腿往西直门跑去。

  从北燕会馆到西直门有半个内城宽,是段不短的距离,游月红脸色从通红到惨白,她死死地咬住下唇,机械地摆动双腿,一声不吭地牢牢跟在弘七身后。

  弘七压住自己的速度,顾及游月红的身体状态,路程过半后逐渐放缓了脚步。

  游月红满脸是汗,呼吸粗重,她没有精力查看弘七,只凭着一口气奋力冲向西直门。

  弘七落后了两个身位,看着游月红摇摇晃晃却坚定的步伐,只好放弃休息片刻的想法,继续跟上。

  如弘七所料,最终决战时刻,内城门安王守卫大幅减少,在加上内城中其他家族的冲击,面前的西直门大开。

  见着西直门,游月红的执念到了底,她放缓了脚步,弘七急忙伸手拖住摇摇欲坠的她。

  游月红却摆摆手,强撑着身子往西直门外去。

  弘七默默地承担了游月红大半的重量,扶着她出了内城。

  ……

  京城是繁华之地,各地的商贩聚集于此,各种人群怀抱着不同的野望来到此地。

  街道纵横,商铺满目皆是,店铺上挂着的旗幡迎风舞动,夹杂着各地方言的官话嘈杂成一片。

  但眼前的京城满目疮痍。

  夜晚也该摩肩接踵的街道上只有匆匆一两人经过,规整的店铺门窗大开,里面的桌椅破烂残败,有些招牌也砸落在地上,裂成两半。

  游月红不减兴奋。

  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她直起身子,不再依靠弘七。她贪婪地将所有的场景收纳进眼底,惨白的脸色一扫而空,满面红光。

  她仍喘着气,断断续续地不住讲述她幼年偷看到的京城。

  弘七戒备着周围,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

  游月红欢快地离开主街道,转入另一条干道。

  这条干道上虽然也是一副惨状,却比主街道好得多,周围的店铺虽然店面大损,但至少还有门窗可以闭合。

  在临街的二楼有一双眼睛死死地跟着弘七的身影。

  等弘七再次转过街角,不见身影,眼睛才离开窗缝,轻敲了旁边的门。

  “大奶奶,三小姐出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