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暴起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08 2019.06.06 11:30

   等上完药,太医留下几瓶相同的瓷瓶,跟一旁的宫女细细说明用法和禁忌后,就匆忙地离开了。

  宫殿里又回复了寂静,弘七跟游月红沉默地坐在软塌两端。

  直到太阳摇摇晃晃地坠下,宫女们无声地换过了两次蜡烛。

  新换上的蜡烛像是更亮一些,将整个宫殿燃成白天。

  只有人的影子随着烛火的摇曳,在墙壁、地砖上张牙舞爪。

  打破寂静的是一串脚步声。

  常景全双手负后,大踏步迈进了宫殿。

  门口的侍卫,门内蜡像似的宫女纷纷下跪。

  弘七跟着站了起来,而游月红仍稳稳地坐在榻上,只微微转过头看向门口。

  弘七看了游月红,抖了抖衣袖,又坦然地坐了回去。

  常景全面上看不出恼意。他进了门,就慢慢地踱到游月红面前。

  游月红紧盯着常景全,跟着他的身影移动自己的视线。

  两人沉默地对视,常景全率先移开了视线,他看了看弘七双手上的绷带,低声吩咐,“都下去。”

  一地的宫女这才躬身退下,十几个人挨个离开,连半点声音都没发出,宫内又只剩下蜡烛的噼啪声。

  常景全看向门口,对留下的侍卫吩咐,“你们也下去。”

  侍卫迟疑了一下,才应诺离开,在铁铜细微的碰撞声中,轻轻地带上了门。

  弘七将手收回到宽大的袖子中,她的手指开始抚摸绷带参差不齐的边缘。

  常景全等人离开后才沉下脸,目光深邃地盯着游月红,他深深吸了口气,“月红,别闹了。”

  自太医离开后,游月红就一直一副木头模样,便是常景全站在她面前,她也面无表情。

  但常景全一开口,她的眼眶立刻红了,她张了张口,声音比呼吸还要轻,“我在闹?就只是闹吗?”

  常景全上前一步,“我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游月红的声音一点点加强,“你去对游家三十几口人去说!你没有办法!他们在刑场上就有办法了!”

  常景全蹲在游月红面前,仰头盯着她的眼睛,“他们叛国。”

  游月红腾地站起来,胸膛不住地起伏,“证据。你有哪怕半点证据吗?”

  常景全沉默。

  游月红面色狰狞,“你装什么,不就是眼看游家势大,怕威胁你的位置。”

  她用力地瞪着常景全,眼底全是泪,“没有游家,你根本不可能登上皇位。”

  常景全缓缓站起,他的影子整个覆盖住了游月红,“如果游家势大,他就不会被推上刑场。”

  “所以呢。”游月红抄起旁边的花瓶,砸在常景全脚边,“柿子捡软的捏,你想说这个?”

  常景全看着砸过来的花瓶,他却定在原地,动也不动,“游家,是被世家推出来的祭品。”

  “闭嘴!”游月红尖叫着打断,“我爹是怎么帮你的,你忘了吗!”

  弘七沉默地坐在软塌上,盯着他们进退。

  游月红喘着粗气,咬着牙,“我爹,教你仁爱礼义,我娘,关心你吃住,我哥,任你驱使。结果,你把他们一个个逼上死路。”

  常景全阖起双眼,喉结不住地颤抖。

  游月红摇晃着逼近常景全,抓着他的领子,“为什么?”

  他睁开双眼,眼底无波无浪,“他们必须死。”

  游月红的手指陡然一紧,用力到指尖泛白。

  常景全抚上她的手,“我继位之后,先后动了科考、盐税、吏部,都是世家盘根错节所在,世家是真的联络了安王。”

  弘七闭上眼睛,听游月红的嘶吼。

  “那你去找世家,去找安王啊!我爹,凭什么是我爹!”

  常景全的声音平静而冷淡,他平铺直叙,“必须有人为冲突付出代价。游家最合适,他是世家,又是皇戚。”

  “哈。”游月红冷笑,声调跟着沉下去,她咬着每一字,“你放弃了游家。”

  “是。”常景全没有回避。

  “啪!”

  弘七听见了前不久听过的声音,她睁开了眼,游月红干了的泪痕被重新滋润了,常景全背对着烛火,与脚下的影子融为一体。

  游月红声音高昂,声效扭曲变调,颤抖的尾音在宫殿上方盘旋,“就不该让你登基!”

  常景全反而笑了,他的嘴角一扬,阴影就从脸上消散,生动如三月桃花,“如果不是我,游家早就没了。”

  “谁灭掉游家都可以,就你不行!没有游家,就没有你的今天。”游月红越发愤怒。

  常景全褪去了笑意。

  游月红步步紧逼,“对你而言,那十几年的相处,都是假的吗?”

  她逼问常景全,声音却逐渐变得悲凉,尾音在颤抖,带着鼻音消散在空中。

  “是真的。”常景全的声音亦低沉了下去,“游家的事,我也很难过。”

  他试图让游月红明白他的原因,“从三月开始,都没有下雨,国内已经有三省青黄不接,而北边的大凉亦是干旱严重,随时可能侵扰边界,现在经不起动荡。”

  游月红意识到常景全跟她站在不同的立场,她完全无法说服他。

  她不再质问,她的影子晃了晃,跌进软塌的怀抱。

  常景全也住嘴了,他盯着游月红,游月红却低下头,沉默地注视自己的指尖。

  他这是才像是意识到弘七的存在,居高临下地对弘七开口,“今天的事,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

  弘七仰头看着他。

  常景全没等弘七的回答,他的眼睛轻柔地拂过游月红,“早点休息。”

  他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弘七看向游月红,她伸出左手轻轻碰了碰游月红,“你还恨他吗?”

  “恨。”游月红失魂落魄,却仍然脱口而出。

  弘七紧接着追问,“以后也会恨吗?”

  游月红勉强集中起精神,转头跟弘七对视,她眼神坚定,“一直恨。”

  “明白了。”弘七点点头,中断了对视。

  她一跃而起,猛地扑向常景全。

  她左手捂住常景全的嘴,右手用力地往后横拉。

  匕首反射出锐利的烛光,直直落入游月红的眼睛,打碎了她眼底的涟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