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城门失火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56 2019.06.11 18:00

  弘七选择的路线是最佳路线,侍卫长往长乐宫赶去时,刚好是弘七一路过来的方向。

  ……

  永和宫内,程贵妃羞辱了游月红一番,没什么用,她独自生了会闷气,想着游月红低贱的服饰,游家的惨状,她才舒缓过来,乐滋滋地卸下妆。

  卸完妆后,她想起程母进宫送来的乳膏,忙叫侍女取来,细细涂了脸。

  揉搓完,她点点铜镜里的面庞,“真是个大美人,什么皇后容妃,都比不上你。”

  她又想起游月红强撑的强硬,越发开心,哼着小曲让侍女松开她的发髻。

  在她心情极好时,门外开始骚动,她不开心地皱起眉,拍开一旁的侍女,“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她指使侍女去看看,侍女弯身应诺。

  长鸣的笛声响了两声。

  弯身的侍女一抖,直接跪了下去。

  她还在茫然,一叠声地询问,“怎么了?”

  侍女抖抖索索,组织不出语言。

  程贵妃发急,再三询问。

  宫外男人嘶哑的呼喊回答了她的问题,“羽林军集合!有刺客!”

  她跟着跌坐下去,等声音远去后,才抓住侍女,尖利地叫嚷,“关门!快关门!”

  ……

  大侍女没有半点犹疑,从自己的私房里拨出一对金耳坠,轻手轻脚地放在了指示的位置。

  处理完弘七交代的事情,她摆正脸,开始巡视坤宁宫,捉住几个偷懒耍滑的小宫女,均按例处罚。

  借着巡视的机会,她不动声色地检查了坤宁宫的几个门,在后门处发现了被切断的门锁。

  她用裙摆遮住坏掉的锁,用新锁重新将门锁住。

  检查周围没人后,她迅速弯腰捡起,拢进袖子里。

  处理完首尾,她放下心,面上仍然严肃,继续巡查剩下的部分。

  还没巡查完,东边的长乐宫就亮了起来。

  她心里咯噔一声,抹去脑海里弘七的影子,迅速召集坤宁宫的下人。

  “长乐宫走水了。皇后娘娘不在,除非火烧过来,不许离开。除了皇上的命令,不许应任何人救火的要求。”

  交待完禁忌,她飞速地安排工作,“清点人数看谁不在,三人一行,互相报备,行踪不明的直接连坐。”

  她将将讲了一半,先是笛声长鸣,而后羽林军成队呼啸而过。

  大侍女愈发担忧,停了一瞬,再开口时,已经看不出端倪,“关好门。不许问,不许传,不许管。”

  ……

  弘七站在寿安宫门口,飞快地跟游月红对视了一眼。

  太后凝神去看时,游月红已经一副又惊恐又担忧又茫然的神清,弘七则低下头,目光钉在石缝间。

  太后咳嗽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惊慌,“怎么会有刺客?”

  游月红亦手足失措,“是冲着皇上来的吗?皇上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母后?”

  “皇上是天子,会有上天庇佑。”太后想念两句佛号,临时想不出来,故作心慌的忘了。

  “对。”游月红找到了支撑,握住太后的手,“皇上还要照顾母后,肯定不会有事。”

  太后十分急切,她想抽出手,游月红死死地握住。

  她急切地连表情都管理不住,露出莫名的希冀,“长乐宫走水了,皇后快过去看看。”

  “可是。”游月红的心跳从羽林军离开后就一直很快,她应该当即离开,弘七也在无声地催促她。

  她硬压下冲动,控制住抖动的手,语气越发真切,“那边正乱,我们凑过去怕是会耽误正事,要叨扰母后,在您这避一避了。”

  太后的表情完全失控了,她面皮抽了抽,阴鸷地回答,“不了,我这边防卫太差,回坤宁宫去。”

  游月红咬牙拉住太后,“那我们更要守在你身边。”

  太后没再说话,只手上用力掰扯,用力地脸都红了。

  游月红也没虚伪的劝说,同样用力地拉扯。

  两人僵持了几息,宫女和弘七才发现她们的状况,连忙上前帮忙,开始拔河。

  五人又僵持了起来。

  太后面色开始狰狞起来,她怒瞪着游月红。

  游月红却突然松开,拉着弘七恭敬地站在一旁,“多谢母后关爱,我们就先行告退。”

  太后气急,她冷哼一声,揉着手腕急切地回宫,连宫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不走吗?”弘七还没尽兴,但也飞快地转回到正轨。

  “等等。”游月红在原地站了会,等足够多出来探查的宫人认出她,她才扭头跟弘七对视,“走。”

  弘七拉住游月红,往角楼飞奔,游月红吊在后面,全靠弘七的力量才没有落后。

  两人远离了寿安宫,只剩下最后七百米,整个皇城亮起来了。

  两人慢慢停下。

  西华门、东华门燃起冲天的火焰。

  ……

  弘七拉着游月红,机警地躲入路边的灌木丛,捂住游月红的嘴。

  深蓝色的皇城守卫踏着凌乱的步伐经过。

  “怎么了这是?”游月红忍着被树枝划伤的刺痛,不解地发问。

  “不知道。”弘七目标明确,“我们要快些,赶在角楼封锁之前。”

  交谈间,两队皇城守卫又路过了树丛。

  “太密集了。”游月红不安,“穿得过去吗?”

  “等我。”弘七找到短暂的空隙,翻身上了对面的树,躲在树冠里。

  过了五波守卫,弘七才从树上跳下,拉起游月红往前奔走了近百米。

  游月红奋力加快了速度,她的呼吸里泛出血腥味,她只咬着牙,摆动失去知觉的双腿,只求不给弘七造成负担。

  弘七突然停下,游月红刹不住速度,往前栽去。

  弘七粗暴地拦腰将她扔进水缸,盖上木盖,自已爬上屋顶。

  游月红头晕目转,触到冰凉的水才醒过神。

  关闭的水缸一片漆黑,外面的声音在里面只有嗡声。

  游月红没时间思考,她张着嘴不住的喘息。

  她刚刚感受到腿部的酸痛,弘七就拽着她的手将她提起。

  她没站稳就跟着弘七又开始冲刺。

  这次跑得比较久,游月红开始眼冒金星,肺部开始撕痛。

  弘七终于停下,也没把游月红扔到奇奇怪怪的地方。

  她拉着游月红躲在拐角。

  游月红急喘了五分钟,才勉强恢复。

  她学弘七的样子,探头往外望去。

  眼前就是角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