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倦鸟还巢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89 2019.06.17 12:15

  游月红沉默了,她回想一晚上发生的事,一咬牙,“去他的,我们出京城。”

  弘七第一次成功地说服他人,难掩脸上的喜色,“好。”

  她说着往绿柳方向走去,游月红一把拉住她,“你干什么?”

  “打晕她。”弘七理所当然,“她会看见我们的行踪,报给姓邓的,又是一桩麻烦。”

  “算了。”游月红于心不忍,“京城这么乱,她要是失去意识,会有危险的。”

  两人说着望向绿柳,绿柳不明所以,回了个笑。

  “不会有事的。”弘七盯着绿柳,“可以把她绑在树上,肯定不会有人检查到。”

  游月红握着弘七的手有些松动,“你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追不上我们的,算了吧。”

  “好吧。”弘七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绿柳笑得脸都快僵了,游月红略带歉意地朝她笑笑。

  然后两人转身跑进后院。

  绿柳大惊,急忙跟上。

  身为邓夫人的一等侍女,邓夫人从来以大家闺秀的标准要求绿柳。

  等她绊手绊脚地跑到后院,早不见两人身影,只有脱落了一半的后门在吱呀作响。

  ……

  身前没有拦截,身后没有追兵,身上没有负担。

  游月红携手弘七,奔跑在宽敞的大街上,风吹过她的脸颊,头发在风中飞舞。

  她最终失去了一切,却忍不住在奔跑中笑起来。

  她越笑越大声,笑出了泪花,笑声一路遗落在身后的街道上。

  弘七听见游月红的笑声,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也许有街边的商铺里有幸存的人听到了笑声,从窗户缝里偷看。

  如果有人认出她,肯定会大惊失色,说不定还会认为她疯了。

  去他的。游月红心想。

  她一手提起裙摆,大步跨过街道,往京城外飞去,“快点!我想到一个好去处了!”

  弘七听到游月红的要求,虽然有些奇怪,还是尽职尽责地拉住游月红,迈开步子,一路往前冲去。

  游月红被带得踉踉跄跄,被迎面而来的风呛住,笑声停了下来,却不减脸上的笑意。

  快到城墙,弘七放慢了脚步,拉着游月红躲在拐角墙后。

  “怎么了?”游月红喘着粗气,扶住自己的膝盖。

  弘七紧了紧腰间有些滑落的绷带,“我去城门看看。”

  “不会有守卫的。”游月红还没喘匀,断断续续地开口,“安王聚不齐那么多人,之前打拉扯还可能有人守在这,现在全员压过去,挪不出来人。”

  “你看这一路上,行人都没几个,肯定是从城门出去了。”

  “我知道。”弘七依旧坚持自己的行为,“如果京军赶到呢?”

  游月红愣了愣,默许了弘七的行为。

  弘七速度很快,她悄声晃了一圈,就在前面朝游月红招手,两人出了京城,漫步走在官道上。

  “对了。”弘七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你说的好去处是哪?”

  游月红从路边摘了野花,笨手笨脚地试图编织成花环,“是游家的老庄园,靠近白玉山。”

  “白玉山?”弘七停了下来,难得有些无奈,“你打算走着去吗?”

  “……”游月红顿住了。

  ……

  弘七从京城市场里买了一匹马,不甚熟练地上路,游月红大气也不敢出地坐在她身后,心惊胆战地到了白玉山脚下。

  刚到山脚,游月红就手脚并用地爬下马,活动僵直的手脚。

  弘七翻身下马,解开鞍绳,将马放生,“还远吗?”

  游月红出神地望着山。

  白玉山位置偏远,山上既没温泉,也没珍稀的动植物。论起地势,它又太接近京城,做不成京郊的守卫。

  道观、佛寺也没建在山上,保留了满山的郁郁葱葱,便是周遭的农户,也不常来此山。

  游月红惊醒过来,“不远的,我带你去。”

  山脚有条小路通往山上,通过小路上山的人并不多,小路边缘处长了些杂草。

  毕竟是向上攀爬,游月红一路又跑又跳,她开始力竭,速度降至最低。

  弘七沉默地蹲在她面前,示意她上来。

  游月红有些羞愧,看着日头,还是没有拒绝。

  “小时候,我哥也是这样背我上来的。”游月红趴在弘七背后,小声说话。

  “家里事多,母亲不常有时间来这里,为了躲避她的管教,我就老往这里跑,还撺掇我哥一起,一到这里就开始撒野。”

  “每次从这里回去,母亲就会说我没有一点世家小姐的样子。”

  游月红安静了一会,声音更小了,“我现在才叫一点世家的样子都没有。”

  “到了。”弘七错开了话题,眼前是一间一进的小院子,恰好卡在凹陷处,山体结结实实将院子围起,只留下一面供以出入。

  院子看上去废弃了一段时间,院门前满是杂草,倒是路边有几丛尚未开放的太阳花。院墙的红砖大片干枯脱落,显出苍白的底调。

  弘七上前看了院门的锁,锁上满是锈迹,她只是摸了摸,就满手的锈痕。

  ”我记得院门有个备用钥匙,我以前把它埋在一棵树下。“游月红对着路旁的树比照记忆。

  弘七已经用刀劈断了锁,推开院门,院门里更是满院灰尘。

  游月红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旧锁,无奈地跟进院子,她一进院子就捂住了口鼻。

  ”太脏了。“游月红满脸嫌弃。

  “我们只待一个晚上。”弘七倒是无所谓,挨个查看房间,试图找出能暂居的屋子。

  “清理一下。”游月红按住床板晃了晃,“只一个晚上也太脏了。”

  她看着弘七的手,“你别沾水,我来收拾一下。”

  弘七从善如流地袖手站在一边。

  收拾间,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的车马声。

  游月红皱起眉,担忧地直起身,走到窗边。

  弘七老神在在地站到游月红身边。

  从来到这到现在,弘七眼中的游月红一直是温和的,就是最开始的刺杀,也是绝望大于狰狞。

  现在,游月红沉下脸,眼神阴鸷,冷冷地盯着窗外的来人。

  窗外是三架马车,直压过院前的小路,正停在院门前,路边只是花苞的太阳花被碾在车轮下。

  为首的马车鱼贯而出两个侍女,恭敬地立在马车旁,掀开车帘,露出车里人的身影。

  游月红咬着牙,“游心蓉。”

  邓夫人施施然走到院门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