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初临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90 2019.06.05 10:10

   弘七睁开了眼。

  没等她看清当前的处境,双手就传来一阵阵割裂的剧痛。

  弘七闷哼了一声,她没松手,也没加大力量,只维持着当前的状态。

  她眨了眨眼睛,适应当前的亮度后,迅速扫视了周围。

  她身前是满脸泪痕的女子,身着正红宫装,右侧后方是明黄色衣装的男子。

  以及,被握在她手里的刀刃。

  游月红眼里噙着泪,匕首却坚定地往前刺去。

  弘七不得不用力握住手心的刀刃。

  指缝间溢出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刃滑下。

  “你有胆子就来杀了我。”常景全站在弘七身后冷笑。

  游月红咬紧了牙,整个脸庞绷出凌厉的线条,她没有回答常景全,只奋力地又往前刺去。

  “……”弘七不得不再次加大了手里的力度,就算如此,也往后后退了一大步。

  常景全却还在那里冷嘲热讽,“你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狠不下心,又放不下过去。”

  “闭嘴!”游月红仍往前冲去,几乎抵上弘七的肩膀,她尖声叫嚷。

  锋利的刀刃利落地割裂开掌心,弘七的小拇指被撞上刀柄,挤压得开始泛白。

  常景全隔着弘七冷酷地劝说,“你该放下。”

  “放屁!”游月红用力地吼回去,她分出右手去推弘七。

  “……”刀刃像是划过了骨头,弘七几乎能感受到掌心血管的跳动。

  游月红推了推弘七,她的力气并不大,但弘七默默地松开手,往旁边让开了。

  弘七一让开,游月红就止不住冲势,径直朝常景全扑去。

  她脸色发白,在触及到常景全的瞬间,她下意识地上扬,只去刺他的肩膀。

  常景全早有准备,他一抬手,就牢牢地握住游月红的手腕,匕首只轻轻碰到了他的右肩,连衣服都没破。

  弘七小心地张开手掌,血止不住地往外渗,宽大的袖子沾染了点点星星的血痕。

  弘七就站在两步之外,但整个人好像不存在一样。

  “我恨你。”游月红咬着牙一字一字地往外挤。

  常景全面色沉静,“我知道。”

  弘七终于摊开了双手,整个掌心被贯穿,皮肉朝外翻起。她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游月红依旧在和常景全对峙,噙在她眼里的泪珠摇摇晃晃地坠了下去。

  常景全动了动嘴,还是没说出讽刺的话,他沉默地松开手,任由匕首抵住他的肩,“我对不起你,但我没有错。”

  “哈。”游月红扯出一个讽刺的笑,持刀的手不住地颤抖。

  弘七就近取材,解下玫红的腰带,简单的缠绕住双手。等她慢吞吞地包扎完,两人的动作才有了变化。

  游月红一直颤抖的左手还是松开了,沾满了弘七血的匕首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弘七看看面前的两人,低头看看染成鲜红的腰带,无力地叹了口气。

  ……

  “对不起。”游月红挪到弘七面前,小声地道歉。

  弘七抬眼去看游月红。

  游月红伸手托住弘七的双手,轻轻抚开弘七的手指。

  玫红的腰带缠绕着弘七的手,中间晕开一线殷红,面积还在不断扩大。

  游月红眼里又盛起了莹光,她扭头冲着围在门外的侍卫扬声道,“去请太医。”

  门口的两个侍卫朝游月红躬身,“皇后娘娘,陛下命令我等不可擅离。”

  游月红沉下目光,“我没让你们擅离,找个宫女去请不就行了吗?常景全是让你们看着我,可这是容妃,她要是留下什么伤痕,你们负得了责吗?”

  游月红敢直呼其名,剩下的人可不敢站着听。

  门外的侍卫,殿里的宫女跪了一地。

  游月红讽刺地笑了笑,她转回头,就看见对面的弘七。

  弘七直楞楞地站在原地,愁眉苦脸地盯着自己的掌心。

  游月红清了嗓子,“都起来,有工夫跪在那,太医都来了几个来回了。”

  门口的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左侧的爬起来,又朝游月红躬了一身,倒退着离开了。

  “连累你了。”游月红轻声朝弘七说,她眉心蹙起,“我不是跟你说了,别来的吗?”

  弘七抽回手,轻微地动了动手指,她看进游月红的眼睛。

  游月红的眼底依旧躺着细碎的光,她脸色苍白,比弘七更像是受伤的人。

  她见弘七望过来,跟弘七对视了两秒,就垂下眼帘,挡住了弘七的视线。

  “算了。”游月红低声说着,头也跟着耷拉下去。

  她后退两步,转过身,又挺直了身子,缓步走到软塌旁,直挺挺地坐下。

  弘七一直默不作声,等游月红坐下,她才跟着三两步跨到软塌旁,大马金刀地坐在最旁边。

  宫里立着的宫女均是眼观鼻鼻观心,半点声息不出地呆驻在原地,只恨不得自己不存在。

  只有游月红望了弘七一眼,她也是望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呆呆着盯着自己的手指。

  宫殿里格外寂静,只有蜡烛燃烧的声音。

  弘七默数了五十个数,笔直地坐着,闭上了眼睛。

  ……

  “容妃娘娘。”头发花白的太医躬身立在三米外,“可能会有些疼。”

  弘七睁开眼睛,拿捏着声线,嗯了一声。

  太医又拱了拱手,他身边的医女轻声上前,半蹲在弘七身前,轻缓地一层层解开简易的绷带。

  可能是麻木了,也可能是医女的技术不错,弘七只晃了下神,双手的伤口就暴露在空中。

  游月红倒抽了一口气,干涩的眼球里又溢出了光,她满是歉意地看向弘七。

  游月红的匕首很锋利,弘七的伤口并不宽,可是一气贯穿了掌心,伤口两边的肉朝外翻起,过了这许久,依旧有血缓缓地往外渗。

  医女退回去,跟太医细细描述伤口的形状,太医又远远地观望了片刻,摸着胡子从医箱中掏出了几个瓷瓶交给了医女。

  医女接过瓷瓶,又上前蹲在弘七腿边,她温声安抚弘七,“容妃娘娘,这是太医院最好的伤药,能帮助愈合伤口。”

  弘七点了点头。

  游月红直接出声,“会留疤吗?”

  医女稳稳地蹲着,细细解释,“一般而言,用了药的都不会留下疤痕,但也要看个人体质。”

  “会不会留疤?”游月红紧抓重点。

  “不要紧。”弘七打断了对话,她朝医女摊开手掌,“上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