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晚会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62 2019.06.02 20:31

  弘七沉默地看向刘天。

  刘天比弘七高上不少,他身子朝后仰,衣领却被牢牢地攥在弘七手里。

  现在弘七停下来,他就维持成这种难看又难受的姿势。

  他双手举在两旁,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弘七松开手,刘天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弘七一把推开他,默不作声地转回到自己的路上。

  刘天理好衣领,将它竖起,他又笑着跟上弘七。

  弘七没有理会刘天,牢牢地占据小道正中央。

  “我都说了,我们可能有误会。”刘天这回没有走到弘七身边,他落后弘七两步。

  弘七往前走了两步,又迅速转身扑去。

  但刘天早有预料,他在弘七停下的瞬间就往后大跳了一步,弘七刚好停在他一臂之前。

  刘天却做无事发生,“也许你认为我是个坏人,但我不是无缘无故针对窦丹的。”

  这不是第一次听到解释了,弘七掌握了这种人的套路,她给出了明确的态度,“我不在乎原因,窦丹是我朋友。”

  刘天的笑终于淡下去了,“可窦丹当你是朋友吗?刘清。窦丹尊重过你的意见吗?她跟你妥协过吗?”

  前几次的经验告诉弘七,不理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她冷静地回答,“这是我跟她的事。”

  刘天深深吸了口气,“我会找人压下流言的。刘清,我不是在针对你,这是我跟窦丹的事,我也希望你不要插手。”

  弘七不置可否,只问道,“还有事吗?”

  刘天咬了咬牙,“我知道你对我的观感不好,可我请求你,窦丹害死了我姐。”

  弘七是真的惊讶了,她挑高了眉梢。

  刘天抹了把脸,“我姐跟你一样,也是窦丹朋友。她,也是张医生的病人。窦丹知晓了她的病,告诉了旁人。”

  弘七正凝神细听,刘天却止住了声,他调整好心情,假模假样地又开始笑,“至少,这次不要插手,算是个机会看清窦丹的为人。怎么样?”

  弘七不会说谎,于是她只是看了看刘天,回他一个笑。

  ……

  至少刘天没有全部撒谎,在他承诺解决流言之后,有关弘七的流言渐渐平息了,讨论地纷纷扬扬的是段熔跟向澄达的关系。

  弘七曾询问窦丹张医生的事,窦丹却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

  弘七明白了张医生的身份,根据刘天的讲述,窦丹之前的行为也都能一一串起来,但弘七没有说破,依旧维持着和窦丹的联系。

  在流言沉淀下去之后,孟昙将晚会的流程介绍给弘七。

  这次晚会,除了学生会主席的接替,还有高三全体学生的毕业舞会。

  弘七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她没能躲避命运,遗漏的终将一一还回。

  她还是要上台演讲。

  虽然是周五晚上,但参加晚会的人并不多。

  弘七采纳了窦丹的意见,选了套深蓝色的长裙,符合窦丹既青春又职业的要求。

  弘七已经喝了三杯葡萄汁了。

  窦丹笑着告别了身边的人,抢在弘七之前端走了第四杯葡萄汁,“你很紧张吗?”

  “不。”弘七换了杯苹果汁,“不是紧张。”

  “什么?”窦丹只跟弘七讲过两句话,就又换了批学长学姐交谈。

  “不是紧张。”弘七站在礼堂侧边,将整个晚会现场纳入眼中。

  ……

  舞台在最前面,除了金色的校徽,整个舞台是浅色调,以杏色打底。

  两旁的灯光亮了起来,灯光组在进行最后一次调试。

  弘七望向舞台,校徽在灯光下分外刺眼,她下意识地偏过头,躲避校徽反射的光芒。

  远处负责人大声嚷嚷着需要改变光线。

  灯光微调了一段时间,校徽依旧过分晃眼,但负责人已经转去查看其它的设备。

  弘七微微皱起眉。

  柳眉同男主持说笑着走上台,她刚打开话筒,音响里就传出一阵不小的噪音,直接划破嘈杂的现场。

  柳眉迅速关闭话筒,工作人员跟在旁边,递给她另一只话筒。

  这次话筒并没有其它的问题,她朝工作人员耸耸肩,便又关闭了话筒同男主持开始聊天。

  话筒的杂音只是一声,在场的人员只下意识地看去了一眼,就继续自己的聊天,并没有人关注开场前的调试。

  弘七却觉得自己的心跳跟噪音发生了共振,即使杂音过后,她的心跳依旧快速而紊乱。

  她按了按胸膛,从人群里拽出了窦丹,“你没瞒着我策划什么计划吧?”

  窦丹撑住弘七的肩膀,在跟交谈的人简短地打过招呼后,才回应弘七,“你都当上主席了,还要什么计划?”

  现场并不安静,但弘七总是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跳得她异常烦躁。

  “我觉得有什么不对。”

  “别紧张。”窦丹难得的放缓了声音,“就像你说的,学生会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这只是个演讲,没人会听你讲了什么。”

  “不是紧张。”弘七再次重申,“我在担心那批流言。”

  “流言而已。”窦丹不以为然,“只是些无能的小人,而且不是已经没了吗?他们还能在现场捣什么乱?”

  “能短时间能就能造成那么大声势,我不觉得他们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弘七坚持自己的观点。

  “嗡。”台上一声巨大的噪音淹没了弘七的话。

  柳眉站在台前满是歉意的笑笑。

  ……

  舞会开始了。

  没等弘七说服窦丹,她就被孟昙拉到了舞台边。

  孟昙比弘七稍矮,她微微昂起头,跟弘七讲话,“等我讲完之后,就轮到你了,我招呼你上台你就上台,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弘七还是放心不下,但面对孟昙,她只能摆出轻松的样子点点头。

  虽然孟昙看上去更担忧了,但马上就轮到她,她也只能替弘七理了理头发。

  弘七站在会场的最前方,正面向会场里的人群。

  会场的人三三两两,装作大人模样喝着饮料,脸上挂着社交性的笑容,跟身旁的人不住交谈。

  弘七的瞳孔猛地收缩了。

  她看见了不该出现在这的人。

  杂物间的彩虹糖全员到齐,还染回了正常的黑发,她们身子僵硬地分散在会场之间。

  以及,刘天。

  他正正对上了弘七的视线,好整以暇地朝弘七举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