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跟踪者

快穿之主角试图拉拢我 一觉春 2005 2019.05.21 19:10

  “没,没有。”男人抖抖索索,嘴里叼的烟也颤颤巍巍,掉落的烟灰沾了些在弘七的手上。

  弘七皱着眉,没松手。

  因为身高问题,男人被迫弯着身体,他一边敷衍,一边用力地去掰扯弘七的手指。

  感受到手指上的抗力,弘七直接给了男人一拳。

  男人的腹部受到重击,他痛呼出声,不住挣扎着,整个身子向前倾去。

  弘七一把扯住他的领子,再次将他按回墙上,他的后脑勺重重地磕上墙,开始不住的呻吟。

  弘七依旧表情平淡,跟之前窦丹在她面前哭泣的表情,没什么差别。她语气平静,跟敷衍王应高没有区分,“你在跟踪我。”

  “我真没有。”男人的脸皱成一团,哀哀地乞求,“小妹,我没胆子跟踪你。你瞧我这样子,我能跟踪谁?”

  弘七像是石像,发丝都没动。“这是第四次。”她没头没尾地说道。

  学校侧门一次,十字路口一次,小吃街一次,她再次强调,“第四次了。”

  “什,什么?”男人胡乱应着,眼睛乱飞,手上仍不停地去拽弘七。

  弘七叹着气,又是一拳。

  男人闷哼一声,整个脸霎时白了,他双手捂住腹部,靠着墙壁直往下滑。

  弘七拎着衣领,衣领勒住了男人,他只能半跪在地上。

  她的语气分毫不变,第三次重申,“你跟踪我。”

  “不是。”男人抖着苍白的嘴唇。

  弘七提膝。

  “是窦丹!”男人飞快地嚷道。弘七的膝盖轻轻碰上了他的下巴,他丝毫不停地叫完,“黑哥让我跟踪窦丹的。”

  弘七放下腿,手上仍提着男人,面色平静地思索黑哥的身份。

  男生偷偷看了眼弘七,误以为她仍然不满,一股脑地说了出来,“他让我等窦丹落单,就去教训一下她,不止我一个,这片的人他都安排了。”

  弘七没想出黑哥是谁,松开手,男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她连忙歉意地扶起男人,态度良好地道歉,“不好意思,我应该等你站稳再松手的。”

  男人一个劲地往外躲,整个人巴在墙上,无助地连连摇头。

  弘七强行扶起男人后,确认他并无大碍后,就迅速离开了小道,在咖啡馆门口截住了窦丹。

  窦丹刚结完帐出来,她的眼睛仍有些红肿,看见去而复返的弘七,她的态度转换不过来,颇为生硬地开口,“你去哪了?回来干什么?”

  “问你个事。”弘七回复过窦丹的问题后,紧接着开口,“你认识黑哥吗?”

  窦丹脸色瞬间变了,变化如此明显,以至于弘七都看了出来。

  窦丹侧过身子,避开弘七探寻的目光,她不安地梳了梳长发,“不早了,回去吧。”

  弘七拦在窦丹身前,没动。

  窦丹吸了吸鼻子,再转过身时,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只在眼底留了抹红,“还有事吗?”

  弘七没有再坚持,“黑哥在找人教训你。”

  窦丹依旧是一副不想谈论的神情。

  弘七自觉做到将信息带到,剩下的是窦丹个人的决定,便顺从地让开路。

  窦丹越过弘七往小吃街更深处走去,弘七只看了眼她的背影,就转身离开了小吃街,在逐渐亮起的灯光下,两人背道而行。

  ……

  转眼便又是周二,弘七已经能熟练地带好当天用的课本,踩着自行车,在上课铃响的前一秒,帅气地滑进座位。

  而窦丹早就到了,她交完作业,默背着课文,等上课铃响,她才合上书,开始巡视教室。

  而等窦丹站起身,王应高才慌慌张张地夹着刚出炉的作业坐下,他飞快地翻了一遍,就直接交了上去。

  窦丹细致地点过人数,关上教室前门,坐在了讲台前。

  王应高等到窦丹低下头,才跟弘七唉声叹气,“今天成绩就要出来了,我又要惨了。”

  弘七握住书的手紧了紧,她抚平了皱褶,难免有些忐忑,“今天就出成绩吗?不是上周五才考完吗?”

  “平时都是这个时间段。”王应高喃喃着趴在了桌上,“放学前出成绩,这肯定是学校的恶趣味。”

  王应高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止住话头,埋头苦读,弘七才后知后觉地望向讲台,窦丹正似笑非笑地紧盯着她。

  ……

  弘七收回目光,像是没看到窦丹,专注于面前摊开的语文书。

  她才刚翻过一页,旁边的王应高就不甘寂寞,继续在弘七耳边小声讲话,“老师们都有病,雷打不动的月考,从没缺过席,你说最近这几个月活动这么多,这个月考还有必要吗?官方上还在鼓励参加活动,要我说,最好的鼓励方法是凡是参与活动的人,都可以不去月考,有比这更好的鼓励方法吗?”

  弘七吸取到了教训,没有跟着立刻回复,她先抬头确认讲台上的窦丹没有注意这里,又隐蔽地环视了四周,确认没有任何类似老师的生物在周围埋伏。

  之后,她才目不斜视地盯着课本,遮住嘴巴回答,“或者参加月考的,可以不去活动。”

  “感觉有点道理。”王应高思考着开口,“这是什么心理学吗?等等,你不会是宁愿月考也不去参加活动吧?”

  弘七本想回答,但有意无意中与窦丹的眼神接触到了,她立刻闭上了嘴,自然地移开视线,就像是活动眼睛一样从讲台上滑了过去。

  “先说好,明天的校赛你可是答应了的,一定要去。我都跟我队友们说好了,不许放我鸽子。”王应高避开窦丹的视线,跟弘七再三强调道。

  “先说清楚,你需要我做什么?”弘七吸取了教训,谨慎地问清楚前提,“我不会当你女朋友,情人也不行,两小时也不行。”

  “早恋是不对的。”王应高装模作样地教育弘七,“你也不需要做什么,出个面就行,这不难吧?”

  弘七大言不惭地连连保证,“肯定的!我们公司只要答应了,就一定做到。”

  王应高偏着头去看弘七,“公司?什么公司?”

  

举报

作者感言

一觉春

一觉春

本章中弘七的行为不值得提倡,如果大家遇到这种情况,请务必立即报警

2019-05-21 19: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