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体育竞技 破风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破风手 化辻 6208 2019.06.30 23:37

  悲催的生活不会那么快过去,夏天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他能不能反悔,不去看比赛了啊

  当夏天顶着熊猫似的黑眼圈出现在秦岚面前的时候,秦岚真的是被吓着了

  “昨晚没睡好吗?”

  秦岚问到

  “没有,就是还没醒,我没事,不是要去看比赛吗?还不快走”

  夏天呆呆的看着秦岚,说到

  秦岚还想说什么,没说出口,就被夏天阻挡了,夏天推着秦岚的背,像推箱子一样把秦岚推出了房间

  “你……这是昨天晚上去偷菜了吗?”

  经过昨天的相处,华文远跟夏天的关系算不上好,但开开玩笑还是足够的

  “是啊,我把你的菜都吃完了,所以今天你只有饭,没有菜”

  夏天恶狠狠的对着华文远说到,配上他睁都睁不开的眼睛,真的没有半点威慑力,倒是引起了现场的一阵狂笑

  你说你笑就笑吧,还要当着当事人的面笑,我不要面子的啊,夏天走到秦岚跟前,看着他,直勾勾的看着他,直到把秦岚看得毛骨悚然,抬起头来之后,一抬脚,一用力,踩在了秦岚的脚上

  没有防备的秦岚,和迷迷糊糊没有分寸的夏天,完美的造就了新人赛第二天的第一声惨叫,以及秦岚疼痛难耐,一整天都无法行走的脚

  夏天困起来那可真的是六亲不认,秦岚的叫声将他脑海中的那根弦绷紧了一个程度,但也没改变他分不清形式的现状,在秦岚震惊的眼神中,夏天爬到了福伯开来的车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睡了过去

  “……”

  “……”

  “.…..嗯?”

  是不是有那点不对啊?秦岚一行人严重怀疑自己的眼睛,和他们动荡的世界观

  “咳咳,好了,都到这儿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好好的享受比赛吧,年轻人们”

  不得不佩服夏天的感染力,不过才几天,就把认真负责?温柔稳重?的秦岚带成了这幅模样,华文远他们也是有点欲哭无泪,夏天你醒醒,来,我们聊聊

  夏天现在当然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跟他们聊,秦岚也完全Get不到他们的点,只留下满地的忧伤和他们一起共勉

  “咳咳,皮也皮够了,闹也闹完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准备去会场了?”

  辰子渊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眯着眼睛,妥妥的老狐狸

  耿丘丘他们在辰子渊的目光下也不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一个二个的,像小兔子一样,悄咪咪的坐上了后勤车辆

  今天的比赛,从昨天的终点开始,还是一样的比赛模式,先是漫长的冲刺赛段,然后是跟漫长的山岳赛,最后是冠军争夺战,区别在于,今天想争夺赛段冠军的学校少了,最后冠军争夺战的人多了

  今天的比赛对于银鹰,对于耿丘丘、华文远他们来说比昨天更加严峻,积累了一整天的疲惫还没有在短暂的休息中的到缓和,昨日挫败的心理也还没有及时的调整过来,比其他学校少一个人的劣势更是没有找到方法填补,没有了夏天活跃气氛的后勤车辆里弥漫着一股冷寂的气氛,就像是死神在步步紧逼一样

  好不容易捱到比赛开始,骑上自行车的那一刻,耿丘丘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涌上他的心头,压在他的身上,那一瞬间,他似乎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

  耿丘丘僵硬的转过身子,昨天山岳赛的冠军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怎么说呢?就像是盯上了猎物的大型肉食动物,耿丘丘勉强的吞咽着,回想起昨天林智残暴的做法,耿丘丘一个战栗,差点晕了过去,那可是连山南都扛不住的人啊!耿丘丘在心里狂呼

  “你……你好”

  耿丘丘轻声细语的跟林智打了个招呼,不自觉的放柔了态度,似乎这样林智就能不那么凶残的对待他一样

  “你好,你是银鹰的吗?我看过你们的车衣”

  总的来说,林智对人还是很和善的,前提是那个人没有被他盯上

  “嗯……你呢?你实力那么强,你是哪个学校的啊?”

  耿丘丘扯着嘴,回了林智一个十分僵硬的笑容,没办法,虽然现在他在林智身上感觉不到一丝他昨天在赛场上泄露出来的气息,但这并不能代表他能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最主要的是,他的本能告诉他,一定要远离眼前这个人

  “我的学校……还是不说了吧,反正也比不上山南、银鹰这样的家大业大”

  林智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车衣,嘲讽的说到

  世界上存在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不管是聊什么,都能把话题聊死

  耿丘丘严重觉得自己就是那一类人,不然怎么想不到该怎么回答林智呢?

  “没事儿,你别担心,我不是在针对你”

  看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耿丘丘,林智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看着林智的眼睛,耿丘丘竟有一种送羊入虎口的错觉,他是做错了什么吗?

  “那个,夏天现在是在银鹰吗?我昨天看到他了,他还是不愿意参加比赛吗?”

  林智问到

  “你认识夏天?嗯……不过,应该也没多少人不认识夏天吧”

  从林智的嘴里听到夏天这个名字的时候,耿丘丘非常的惊讶,后来想了想,虽然夏天初三那一年没有参加全初赛,初一、初二时留下的战绩和名声还是没有被人完全忘记的,特别是曾经和夏天针锋相对或者是惺惺相惜的人

  “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还以为他会参加新人赛的”

  林智有些委屈的说到,难道是忘了他们曾经的约定了吗?

  “夏天还不是银鹰车队的人,他只是在银鹰读书,我觉得他好像有些排斥比赛,之前我约他比赛他都拒绝了,不过他又来看新人赛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他自愿的,但我想他应该在考虑要不要继续比赛吧”

  耿丘丘这么说

  “嗯,也就是说晋级赛或者是全国赛,我就能遇到他了”

  听到耿丘丘说他曾经约过夏天比赛,林智向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目光,听到他被拒绝之后,目光又转成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大……大概吧……”

  耿丘丘被林智的目光看得发毛,原本已经有些平复下来的紧张又翻腾了起来

  “也不知道等会儿比赛的时候,能不能看到他”

  这一次林智没有和耿丘丘交谈,自言自语的说着

  在耿丘丘前面的华文远,从一开始就处于一个不太正常的状态,耿丘丘也不好去形容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反正就像夏天买了雪糕然后发现雪糕化了一样

  耿丘丘和林智的交谈也没有打扰到华文远的个人世界,昨天和夏天交谈之后,华文远陷入了更加苦恼的迷宫,本来只是愧疚、悲伤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怪异起来,他也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反正就是开心不起来

  三人间的氛围,就在这种不尴不尬,不清不楚中持续到了比赛开始

  耿丘丘从来没有如此期待比赛开始的信号,说实话,比赛开始的那一刹那,在恍恍惚惚中,他似乎看到了代表着光明的上帝

  也不管华文远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一溜烟儿的,从集团里冲了出去,把一直关注着他们的辰子渊等人吓了一跳,他们的计划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耿丘丘也并没有离开集团很远,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地盘,想提速都提不上来

  好在,在耿丘丘冲出去的那一刻,出于本能,华文远也跟着冲了出去,除了山南的队伍,耿丘丘他们现在应该是出在整个队伍的最前端,没有过多的追求和任务,纯粹的冠军争夺战,他们现在的位置是最有利的地方

  向前骑行,在缺少一个冲刺手的状况下,想赢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即使这个代价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非常的沉重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根据辰子渊他们的计划来安排整个赛程,虽然新人赛在整个赛季中的地位并不高,放在整个高中生涯,它就像是天上不知名的繁星一样,微不足道;但,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新人赛基本上是他们能接触到的最高级别的赛事,也是他们高中生涯真正的开端,和陈子昂一样,他们都不希望在这一场赛事中留下遗憾,即使陈子昂的缺席本身就是一种遗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