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醒也无聊,醉也无聊(4)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45 2019.09.21 20:05

  在她们心中,这宫女的命,是草芥罢了。风一吹就散的东西,有什么可珍惜的?平常里,长孙幼仪是贯会打骂宫人的,稍有不顺,处死的也不少。

  如今眼下有个跌进井里淹死的,又算得上什么?妃嫔跌进井里淹死,她也是见过的,又何况一个小小的宫女。

  看到苏子卿如此失态,长孙幼仪笑了一声道:“本宫说的如何,这顺才人确实少些规矩,若是不好好学学,怕是失了皇家风范!别人还不说皇上的女人都这般小家子气。”

  “是,娘娘英明。”沈之华在一旁捧着,还不忘诋毁苏子卿,“天家的女人,跌坐在地上,如此失态,和泼妇有何区别。”

  “萧淑妃娘娘,请您快吩咐救人吧!”苏子卿还不死心。

  “救什么人?你们可看到这附近有何人需要本宫去救?”长孙幼仪四下里看了看,露出疑惑的神情。

  “回娘娘,这里并无何人需要您救,实在是顺小主在说些妄语罢了。”沈之华道。

  苏子卿的心中冰冷一片,只觉得头晕目眩,似要晕倒。刚才那宫女被太监推进井里,实在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此刻二人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时,刚才跑开的那个太监却带着几个侍卫过来了,一面道:“快,就是这口井,当时她是一心的想跳下去,咱家拼了老命也没拉住她,不知此时是否还有救!”

  “娘娘,就是他将人推进井里的,娘娘难道没看见吗?”苏子卿还不死心,用手指着那太监。

  “顺才人,那宫女一心要跳井,咱家没拉住她,也不能怪在咱家头上啊。这可是活生生一条人命。”太监扑通一声在长孙幼仪面前跪下,“请娘娘为奴才做主!”

  “顺才人是吓糊涂了,不必计较。”长孙幼仪挑了挑眉,“先救人要紧。”

  苏子卿还想再说些什么,被幽若一把拉住。

  “小主,此事有蹊跷,不可冒险。”幽若低声道。

  苏子卿只得忍住了,往后退了一步。

  那几个侍卫见长孙幼仪等人在此,便一并行了礼,才去捞井里的宫女。耽搁了这么半天,那宫女自然已经断了气,身上都已经凉了。

  苏子卿看到那宫女捞起来时,眼睛竟还那么睁着,心里好一阵心慌。幽若赶紧将苏子卿扶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又用身体挡住那宫女的尸体,不让苏子卿看。

  “白侍卫,萧淑妃娘娘和沈贵人都可为奴才作证,是那锦儿自己跳下去的。这些个宫女们也都看见了。”那太监道。

  沈之华立刻道:“是的,锦儿是皇后娘娘赏给萧淑妃娘娘的一个宫女,萧淑妃娘娘自是不好开口撇清关系,我确是亲眼看见,是锦儿自己要跳井的。

  薛公公费了好大的劲却没拉住她,倒是吓坏了顺才人。我想等顺才人定了神,也能为薛公公作证。

  想必因为今天给皇后请安的时候,皇后知道了锦儿在合春宫办事不力,说了锦儿几句不是,她一时想不开……”

  “既是皇后已经送给了萧淑妃娘娘,却不知为何还由皇后娘娘教训她?”白侍卫问。

  “此事我知道几分。”沈之华上前一步道:“锦儿伺候萧淑妃娘娘不周,差点烫伤了萧淑妃娘娘,因而被皇后娘娘骂了几句。

  白侍卫大可以检查一下,看看这锦儿手上是否有烫伤的痕迹。这件事,连皇上也是知道的。”

  白侍卫用刀鞘拨了拨地上的尸体,果真见一双手有烫伤的痕迹,便拱了拱手道:“吓到几位小主了。来人,赶紧把这尸体抬下去。”

  转身要走,却说:“此事自会禀明皇后。我会和姐姐问个究竟的。”

  说罢,这才不卑不亢的走了。

  “这宫女倒是好大的气性!”长孙幼仪道,“顺才人就如此胆小?既如此,便快些回你那听雨轩去,把门关起来吧。免得那宫女的鬼魂找上了你,让你睡不安宁呢。”

  又突然压低了嗓音,做出狰狞的表情来,“不知道顺才人知不知道,原先有个才人,也是撞了鬼,胡乱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没过几天,就暴毙了。想是被恶鬼锁了命了。”

  说着,哈哈大笑。带着沈之华和一众宫人扬长而去。

  隐隐还听得锦心道:“这锦儿死得活该,凭她那样的小蹄子,三番四次引起皇上的注意,还同奴婢一般,名字里竟也有个锦字……”

  苏子卿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站起来道:“快扶我回去吧,在这里坐着我心里慌得很!”

  她不敢告诉三人,她刚才想到的是,倘若萧淑妃今天想要她的命,将她推入那井里,就如刚才一样自导自演一番,只说自己是失足掉进去的,又有何人会怀疑呢?

  还有专门说一通被鬼锁了命的故事,何尝不是在警醒她,今日之事,让若说出去半个字,就会像那个不知名的才人一般,‘暴毙’了。

  这深宫之中,果真人命如草芥的。那个才人,想必并不是‘暴毙’,而是被害了。

  苏子卿确定,今天长孙幼仪杀锦儿的这一幕,是故意让她看见的。

  从皇后宫中请安出来,长孙幼仪是最先走的一个,而自己不仅最后一个离开,还被皇后留下多说了几句话,耽误了一会儿子,缘何会撞见长孙幼仪?

  按理说,这么长时间,长孙幼仪早回到她的合春宫了。

  而且那个沈贵人的出现,也是有安排的。倘若今日这出戏,没有沈贵人在,长孙幼仪的话就会减少一分重量。

  有了沈贵人,就多了一个作假证的人。而且能够和长孙幼仪一唱一和,侮辱她。

  那太监推宫女入井,想必也是掐着时间的。否则,进了御花园,长孙幼仪为何把她往那冷僻之地带去。

  御花园里的花开的那么好,为什么要选择一个花都开的败了的牡丹园?于情于理都是说不通的。

  四人穿过楠香林,一直走到清风湖边,素心才长长舒了口气,道:“刚才可真是吓死奴婢了。这萧淑妃娘娘明知那宫女是被推入井中的,怎么还要帮那个太监隐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