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6)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71 2019.09.02 20:05

  素心早就红了眼眶,哽咽道:“小主如此看得起我们,真当是无以为报。素心自幼进宫,从来都是当牛做马惯了,无人肯把素心看作是人,只当是那会摇尾巴的狗。唯小主不嫌弃,竟拿素心当妹妹看待,素心以后定当竭尽全力,护小主周全!”

  春回也眼睛微微泛红,动情道:“小主,春回愚钝,在宫中十年,却只学会了一件事情,做谁的奴婢便忠心于谁。今日春回做了小主的奴婢,便只忠心小主一人。便是哪日皇后想要了我去伺候,我也不会去。若是皇上要奴婢去死,奴婢尚且挣扎一分。若是小主要奴婢去死,奴婢便二话不说伸了脖子便是了。”

  苏子卿未曾想到自己只是给了两件首饰,说了这么一番话,竟引得二人这样回答。尤其春回的话,更让人心中暖暖的。

  苏子卿刚才的一番话,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她确实将二人当做义妹看待。这几日的接触,她早就对二人有所了解。

  当下便道:“我定不会叫你们二人为我拼命,有了危险,我自然是要叫你们先跑的。你们放心,日后我若是让你们做一点有损自身事情,必叫天打雷劈。你们护我周全,我也会拼尽全力护你们周全。只是这深宫之事,我是完全不懂的,日后还要你们多多的提点我。”

  “小主的命就是我们的命,我们必定为小主鞠躬尽瘁!”春回和素心一同答。

  三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久久才分开。

  一时,太医院宋清河太医前来请平安脉,苏子卿只道“等进了宫再请,若宋太医怕空跑一趟,烦请替苏夫人诊脉”,便将宋清河打发了去。

  不多会儿,苏夫人房里的小丫鬟来回,说宋太医替苏夫人诊了脉,道苏夫人肝气郁结,不过并无大碍,只这些年本就气血虚弱,因此看起来似乎重病缠身,待他抓药调养,不出半年定会药到病愈。

  宋太医走后不久,宫里立刻来了圣旨,让苏子卿三日后日入之时进宫。苏子卿接了旨,明白一切皆成定局。

  三日之后,早起先是下了一场雨,午后便有一道虹斜斜的在天边停留了半个时辰,随后宫里的小轿就来了。

  苏子卿早就被丫鬟们服侍着先穿了新制的衣衫,又戴了些上面赏赐下来的珠翠,略施脂粉,便一直在房内正襟危坐,等着宫中的轿子来抬。

  因发髻上尽是珠翠玉簪一类。使得头上十分沉重,脖子僵硬难耐。苏子卿好几次都想将头上的饰物扯下来,春回说这是规矩,小主再难受也得忍这么一回。

  苏子卿只得忍着了,往后宫中让她忍着的事情,还会有很多,她很清楚。

  小轿一来,证明离开的时候该到了,苏子卿由丫鬟们搀着,簇拥着往外走去。这是她进了苏府以后,第一次离开她的闺阁。世人都说生在皇宫里好,却谁知道连丝毫自由都无呢?

  苏夫人这几日吃了宋清河抓的药,眼见着好转,竟不用人扶就跟了出来。看着女儿那一身华服,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九年前,那个叫李长风的道士所言。

  ‘夫人的麟儿,若是女儿身,却有临天下之势。’不知今日这等变故,却和那道士说的有何关系。

  到了门口,纵使有多么的舍不得,也无法再挽留了。

  “娘。”待得要上轿,苏子卿回过身来深深一拜,“今日女儿拜别娘亲,愿娘亲身体康泰,百岁无忧。女儿不孝,不能在娘身边侍奉!”

  眼看着苏夫人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苏子卿立刻又道:“今日是女儿大喜日子,娘万万不可流泪,该祝贺女儿才是。”

  又压低了嗓子,“进宫不一定是坏事,也许女儿就此青云直上,倒有机会去查查爹爹当年的事情。再说了,眼下最好的事情,不是娘的身体好多了吗。”

  苏夫人听此,立刻低声道:“子卿,千万不要去查你爹的事情,甚至提都不许和人提起。在后宫之中,只要保全自己即可,不必争宠。”

  说着,眼泪下来了。

  苏子卿还想问,却被一旁的太监催着上轿,说是怕误了吉时。这太监正是李英。苏子卿明白此时不可任性,只得含泪拜别,上了那喜气洋洋的红色小轿。

  她并非皇后,也非妃位,所用的红色只能是玫红,看上去有股小女儿之态,隐隐让人觉得有些哀伤。

  这普天之下,除了皇室,谁家嫁娶不用正红色?却偏偏她入得皇宫,用不得正红,连朱红也用不得,只能用那娇羞的玫红色。

  轿起,苏子卿听到苏夫人似是用尽全力的朗声道:“民妇苏林氏跪别顺才人,愿顺小主平安喜乐!”

  苏子卿的眼泪下来了。娘此刻恐怕是跪在那坚硬的路肩上吧?娘只要我平安喜乐,不要我争宠。可是,这后宫真的能够平安喜乐吗?为何娘说不要查爹爹的事情?

  一路上,苏子卿都在想,为什么不能去查。她对自己的爹爹全然不知,只是从娘的口中得知,自己幼时十分得爹爹的喜欢。

  爹爹是个清廉正直的人,严于律己却宽于待人。虽说只是做了个小小的官,却是人人称赞的好官。自己喜欢爹爹甚过于喜欢这个宠爱她的娘,可是自从七岁那年因为贪玩而坠马之后,苏子卿就把什么都忘记了。

  听娘说,她坠马之事,发生在爹爹被山贼所害后不久。

  苏子卿一直觉得爹爹被山贼所害和自己坠马之事是有关联的,她总觉得这事情里隐藏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从前,她没有能力去查,现在,却是娘不让她去查。越是这样,越证明有问题!

  九年来,娘从未对自己提起过爹爹的事情。一开始苏子卿觉得是因为娘心里痛苦,不敢提起,后来发现似乎是有意隐瞒。

  娘从来没说过爹爹官居几品,在何地做官。而苏子卿也搞不懂自己的故乡究竟是什么地方,仿佛是爹爹去时候,娘一个人带着她到了西州城落脚,使得她根本无迹可寻,完全找不到任何往日的影子。

  也许想要结果,除非自己哪一日能够记忆复苏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