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18)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88 2019.11.02 20:05

  苏子卿看着何竹韵,缓缓道:“娘娘可听出了什么?这件事情好像从始至终都有萧淑妃娘娘的人参与其中。”

  苏子卿说到如此,何竹韵才突然明白过来,一挥手便让众人都下去了,只留下紫燕伺候茶水,自己与苏子卿二人在内间炕上坐着。

  “如此说来,那日的事情竟如此蹊跷。”何竹韵道:“紫燕,你可半分没有说谎?”

  紫燕见自家小主那么严肃着和自己说话倒是头一遭,立刻跪了下去:“娘娘,奴婢说的都是真的。

  那日奴婢一进御膳房,碧桃就立刻上前来拉着奴婢说话,奴婢只说娘娘着急有事让奴婢回去办,要取了栗子糕就走,碧桃便好心帮奴婢取了。”

  “你先起来吧。”何竹韵哪里舍得紫燕那么跪着,这些年她早就在心底里把紫燕当做是亲人了。如今两个公主不在身边,她能够依仗的也只有紫燕了。

  “娘娘可听出什么了?”苏子卿问。

  何竹韵沉吟道:“碧桃是萧淑妃得力的宫女,按理说不该在外面逗留,随时都在萧淑妃身边伺候着才是。就算萧淑妃要她办什么事,也会很快办完回去交差。

  这么多年,是没有人见过合春宫的奴婢们在外面逗留玩耍的。那日,想必是碧桃在御膳房为萧淑妃办事?”

  苏子卿摇了摇头:“娘娘再想想,碧桃为萧淑妃办事,必定是办完就走的,会有时间帮紫燕选什么新鲜的栗子糕吗?

  从紫燕描述的来说,好像碧桃就是专门等在那里,帮她选那碟栗子糕似的。”

  何竹韵有些明白了,却又不敢相信:“萧淑妃为何让自己的宫女帮我选一碟栗子糕?”

  刚说完,何竹韵却忽的用手帕捂住了嘴:“她……她……她竟然……”

  “吃了那碟栗子糕,第二日我的脸便成了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的,她怎么敢……她为什么害我?”

  何竹韵脸上的震惊不是装出来的,苏子卿明白。看来何竹韵果真是以为林诗诗害她,所以如今发现事情可能另有其人,因而有些惊讶。

  幸好没有一开始就拼了命的为林诗诗求情,不然可能会适得其反。惹恼了何竹韵,有可能还会把林诗诗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现下引导何竹韵找到幕后凶手,林诗诗可能就有救了。苏子卿的心里稍稍松快些。

  “娘娘回想一下,那碟栗子糕与往日的不同之处到底在哪儿?”苏子卿继续引导何竹韵去回想那日的事情,“娘娘常吃御膳房做的栗子糕,肯定对那栗子糕的味道是记忆深刻的。”

  “那日,我是觉得那栗子糕味道有些怪怪的,但具体也说不上来。我只道是那日我用了太多螃蟹所致……”何竹韵的手在炕桌上拍了一下,“只可惜那栗子糕,我全部都吃光了,一点也不留,就算想要从中找到证据,也是难了。”

  看来这何竹韵果真是爱吃栗子糕的,这一点和林诗诗倒有些相似。

  “娘娘能否告诉臣妾,那日太医却为何说是有人在菊花露水上做了手脚所致呢?”苏子卿看着何竹韵,“那太医是一直为娘娘请脉的吗?”

  “那太医并不是平常为我请脉的,那日恰巧给我请脉的太医并不在,事情发生得也很急,因此紫燕就在太医院随便叫了一位太医来。

  我只想着,都是太医院的太医,必定不会有什么不妥。那太医来看了就说菊花露里面有箭毒木的汁液,肯定有人故意害我。”何竹韵面色惨白,“说如此花露,我如果多用几日,就会毙命。

  幸而我皮肤本就易过敏,因此第一日就发现了,没有长期使用,酿成大祸。”

  “娘娘,虽说我不懂药石,但是却知道箭毒木是最最毒的东西,民间叫做见血封喉。若皮肤有一丝破损,碰到箭毒木的汁液,会瞬间毙命,无药可解……”苏子卿道。

  “是吗?”何竹韵用手摸了摸脸,“我脸上是有伤痕的……如此说来,那太医也并没有说实话。倘若真的是箭毒木的汁液,我岂非早就没命了。难道那太医也是被人买通的,故意误导我的?”

  何竹韵低头自想了想道:“看来问题出在栗子糕里,并不在那菊花露里。那菊花露里倘若真是箭毒木的汁液,恐怕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苏子卿没有说话,她其实早有猜想,但并不能说出来,只能引导何竹韵自己去寻找。若是何竹韵找到答案,会比自己说的更加让她信服。

  何竹韵忽的脸色一变道:“如此说来,我竟是误会了林贵人了!”

  何竹韵的面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来:“这会子想来,林贵人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心性的人,那日能在萧淑妃面提醒我少吃螃蟹,惹恼了萧淑妃,还让自己的陪嫁丫鬟受了一顿板子。

  若她真想害我,又何必如此!我竟是害她被打落冷宫,真不知她这些日子是如何过的。”

  苏子卿听闻何竹韵如此说,心里的那纠结了很久的东西,才渐渐的放下了:“娘娘,说一句不该说的,我与林贵人相识虽不久,但是她本是纯洁无瑕的碧玉,因此臣妾十分相信,下毒之事绝对不是出自于林妹妹之手。

  只怕有人想要一箭双雕,因此才设计如此计谋。不知道谁如此嫉恨娘娘和林妹妹。”

  何竹韵点了点头回答:“估计是萧淑妃无疑了。她并无子嗣,而这后宫之中,除了皇后,就只有我与当年王府的那个丫鬟有所出,那丫鬟是早就被……早就没了的,便只剩下我一个,是她能够动的人。

  表面上她似乎趾高气扬,但心里对自己无所出一事是很挂心的。虽说我不受宠,只怕我那两个公主,就会惹得她心里不安。

  那林贵人……如今还没侍寝,皇上却愿意日日去看她,萧淑妃哪有不吃醋的道理?这宫中是从未出过这样的事情的。

  只怕是萧淑妃已经将林贵人当做强敌,因而才如此针对她,竟直接发落了冷宫。想来那日叫大家去喝茶也是有预谋的,好叫自己人把栽赃的证据放到风荷苑去。

  那风荷苑又有她身边的人安插在里面,要动手简直是易如反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