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3)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53 2019.10.18 20:55

  苏子卿坐在铺了猩红软毯的炕上,微微打量了一下屋子,全是一些书籍字画,堆成了小山,心中不免有些羡慕。

  苏子卿发现每来一次,这风荷苑的东西就会增加很多。

  “这些都是皇上赏赐的吗?”苏子卿并非羡慕林诗诗有皇上的宠爱,她羡慕的是这些书籍字画,她素来是爱这些东西的。

  若不是因为家境变迁,苏子卿应该会长成一个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大家闺秀,绝不会像现在这般,两手空空,坚韧如同一棵树,活得像个男人一般。

  “是的。”林诗诗的眼中闪烁着满足的星光,“皇上知我爱书,便赏赐了这许多。

  姐姐也是爱书的,姐姐若想看,只管拿去便是。还有这些画,我是不喜画的,看着觉得心里乱,姐姐若有喜欢的,一并拿去吧。”

  “即是皇上赏赐,你该好好保管才是。我若是想看了,就来你这里,反正我们是离得近的,又常爱来往。”

  苏子卿看了看外面,眼神忽的凌厉起来,“那几个不知道规矩的宫女,你只管下手打,若是不敢,就叫太监们打。不知规矩,不罚是不行的。

  你贵为小主,怎可让她们欺负了去。若是不敢,便来叫我。”

  “但毕竟是萧淑妃娘娘的人……”林诗诗本就是个孩子,早被萧淑妃吓破了胆。如今让她打萧淑妃的人,自然是不敢的。

  “不管是谁的人,都应该明白尊卑有序才是。”苏子卿道,“皇上爱到你这里来,你为何不禀明了皇上,撵了她们出去。”

  “昨日晚上皇上还来过,看到这两个宫女,说是眼熟。我就说了那螃蟹宴上发生的事情,我也不是告状,就是讲给皇上听罢了。

  没想到皇上勃然大怒……语气里,似有对萧淑妃娘娘不满之意……”

  林诗诗的脸上是被惊吓过的样子,“皇上从来没有那样发怒过的,昨晚上发了一通脾气,把两个宫女数落了一通,就走了。想必以后皇上不会再来我这里了。”

  苏子卿连忙摇了摇头,“这事情不对。皇上不是生你的气,不会不来。皇上怎么会对萧淑妃娘娘不满?这才是个问题。看来后宫可能要变天了。”

  “姐姐为何这样说?”林诗诗是天真的,只道是皇上和萧淑妃吵了架,“过几天皇上和萧淑妃娘娘和好了,也就相安无事了。”

  “皇上是绝对不会和妃嫔们吵架的,如果真要和谁斗嘴,也是和皇后娘娘。而且不会发怒,只是打情骂俏罢了。也绝不会让我们知道。”苏子卿十分肯定的原因,是想起那次在红袖招。

  兰香因为金凤步摇的事情,惹得皇帝大怒,后来兰香就莫名其妙自尽了,现在想来,那自尽恐怕是假的。

  由此也可以看出,当今皇上对皇后岂止是尊重,更是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爱重。这后宫众多女人,只有皇后才是皇上的妻子,他的正室夫人。

  从皇后脸上,苏子卿也看到了那种爱慕的神情。皇上与皇后是十分相爱的,是真正的寻常夫妻的样子。别的妃嫔,不过是侍妾,是宠姬罢了。

  只有与自己的爱人、妻子,才可能会拌嘴。但若是别的宠妃,伸手一抓一大把,哪个不得好好伺候着,敢与皇帝拌嘴?

  即便是萧淑妃,也不会任性到与皇帝拌嘴。

  “看来,萧淑妃娘娘可能做了什么事情让皇上心里不太舒服了。”苏子卿细细分析,“萧淑妃娘娘一向得宠,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皇上突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必定是两人之间有了什么大的分歧。萧淑妃虽说任性,但是在皇上面前还是有分寸的,不然不会轻易的坐上现在这个位置。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皇上发现了她的什么事情。也许是皇上突然知道她这些年在后宫是怎样的飞扬跋扈吧。”

  苏子卿还有一个猜想没说,那就是也许是长孙家在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皇帝感觉很棘手或者是不满意了。

  后宫不能妄议朝政,所以这些话苏子卿谁都不能说。

  “如果下次皇上来我这里,我就求皇上将这两个宫女打发出去。如果皇上同意,那姐姐说的话就是对的了。”

  林诗诗一边说,一边自己点着头,“对,就这么做。是不能把这样的宫婢养在身边。否则岂不是乱了套了。”

  林诗诗将小手托在腮边,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你只别说的太明显,想个别的法子让皇上打发她们去,皇上应该会同意的。”苏子卿交待,“如今正是你说的,皇上与萧淑妃娘娘也许有什么隔阂了,要撵这两个宫女走,应该不会太费力。”

  林诗诗连连点头,答应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子话,苏子卿要走,便让一个宫女去叫素心和春回过来。又道:“过几日便是妹妹的生辰,不知妹妹想吃些什么,或是想要什么。我这个作姐姐的,一定尽力去为你做。”

  林诗诗忙站起身来,小脸红红的:“快别麻烦了,昨日姐姐又送吃的来,还送了好看的花样子,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从江南来皇宫,无亲无故,姐姐待我如此,我怎可叫姐姐劳累。”

  “生辰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过的,一年也就这么一回。过了生辰,那就真真儿的是十三岁啦,离侍寝也就不远了。”

  苏子卿取笑林诗诗,眼见着林诗诗的脸更红了,便道:“既然你不想要什么,那到时候我便亲手做一些江南的美食,送到风荷苑来,咱们一起吃。

  你肯定是想念家乡的美食的,宫中的御厨却没有能做正宗的江南菜的。”

  林诗诗只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眼见着苏子卿要走,林诗诗却道:“昨儿晚上,皇上过来吃了姐姐做的荷花酥,真是赞不绝口呢,姐姐也快侍寝了!”

  苏子卿忽的像是明白了那璎珞是为何赏赐了,自己做了荷花酥给林诗诗,博得美人一笑,所以皇帝突然想起了她。

  不过是沾别人光罢了。心里怎么会有一丝失落?可明明自己就是不想侍寝,想离皇帝远一些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