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赏心乐事共谁论(10)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45 2019.11.12 20:05

  苏子卿躺下了,却睡不着,只是出汗,身上几乎都湿透了。幽若说这是好兆头,让春回和素心去烧一大桶热水来,又让卫临笼了炭盆,先将屋里熏热了,抬了泡澡的大木盆,让苏子卿跑了个热水澡。

  待泡完澡出来,浑身都松快了,似乎风寒已经完全好了,苏子卿的胃口也开了,就着酱瓜咸菜进了半碗粥。 

  下午,那雪总于是停住了,天空也露出了一片幽蓝色。苏子卿在炕上坐着,本想读会儿书,脑子里却只觉得乱哄哄的,便说要写会儿字,好久没写过字的。

  幽若劝说道:“小主这风寒才刚好些了,万万不可再折腾,只在炕上好好呆着吧。”

  苏子卿摇头:“我只觉得心里乱呢,呆不住的。便为我铺纸研墨吧。”

  幽若拗不过,只得替苏子卿铺纸研墨,苏子卿拿了笔蘸饱了墨,怔怔的在纸上写下‘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写完了,看了看,却把纸揉作一团,扔到地上去了。

  幽若见此情景,也不敢去捡,不知苏子卿是怎么了。

  “现下是什么时辰了?”苏子卿忽的问道。

  “已经申时了,小主。”素心在一旁答道。

  申时?

  他曾经说过的,每日申时一刻,他都会去御花园等她。昨日,她本以为他不会出现,但是他却来了,还责怪她许久没来,想来他是日日都去等她的。

  而且他还说让她今日一定要去……

  苏子卿放下手中的笔,飞快的朝外面跑去。几个宫女都没反应过来,苏子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小主……”

  素心、春回、幽若和如烟都急坏了,纷纷大声喊着也追了出去。撞见卫临正在大门上,忙问看到苏子卿去哪里了。卫临摇了摇头:“我刚出恭回来,怎的小主不见了?”

  幽若也懒得和卫临解释,只说快去找,便带着素心她们三人急急忙忙跑出去了。

  卫临一听,知道事情肯定不妙,也想跟着出去,但是怕大家一走,这听雨轩没个人不妥,便道:“这会儿雪还深,你们只管跟着脚印去找。”

  那边已经走远了,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素心和如烟走几步就扯着嗓子大喊道:“小主……小主……”

  幽若道:“可别叫了,咱们只管找人去,这样乱叫,若是引起别人注意,恐怕又要惹祸上身,没得害了小主。”

  大家都禁了声,沿着地上的脚印去找,那雪地上确实能看到深深浅浅的一串脚印,一直往清风湖的方向去了。

  但是走了一段,却发现了一堆凌乱的脚印,刚才的脚印混在其中,便怎么也找不出来了。

  “这是浣衣局的宫女们留下的脚印,要从中找出小主,恐怕很难。”幽若道。

  但素心的眼睛却远远的望向前方,低声道:“也许,我知道小主去了哪里。”

  “是吗?”春回一下抓住素心的肩,“快带我们去!”

  素心点了点头,走在前面开始引路。

  沿着清风湖一直走,走过清风徐来,走过楠香林,走过小凉亭,一直走,走到御花园的最深处,最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清冷树枝的掩盖下,一个单薄的身影亭亭玉立。

  幽若忙上前去,把手里拿着的披风给苏子卿披上,苏子卿早已经冻僵了,幽若给她披上披风良久,她都没有感觉到。

  “小主这是怎么了?”幽若低声问。

  苏子卿缓缓回过头来:“他没来……”

  只说完这三个字,苏子卿便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再次睁开眼,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屋里有人进进出出的在打热水,笼火盆。忽的,素心喊道:“小主醒了!”

  便呼啦一下都围道床前来了,苏子卿看着一个个都红着眼睛,连幽若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忙问道:“这是怎么?好端端的,怎么都哭了?”

  “呜……小主……”

  苏子卿一开口,如烟道哭喊起来了,惹得旁边的素心春回都掉下眼泪来,幽若也背过身子去,苏子卿看到她在用袖子擦眼睛。

  “这都怎么了?”苏子卿强撑着想起身,只觉得头晕目眩,“幽若,你说。”

  幽若听苏子卿叫她,背影紧了一下,就转过身来道:“小主这一觉睡了有两天了!”

  苏子卿惊了一跳:“什么,两天?!”

  看大家都在点头,脸色并不像是在作弄她,苏子卿这才相信了。

  “我这好端端的,怎么会一觉睡了两天?”苏子卿靠在春回给她垫的软枕上,眼睛缓缓扫过众人的面上。

  “那日小主不由分说便跑将出去,叫奴婢们好找!”素心哽咽着道,“待奴婢们找到小主,小主早已冻僵了。刚刚下过雪,那样冷的天气,小主出去连一件衣服也没披……”

  “是了,我记起来了,是下雪了。”苏子卿的记忆缓缓复苏,“我去了御花园……”

  “是。奴婢找到小主,小主就晕过去了,想必是冻坏了,一直高烧不退,还说些浑话。得亏那边二皇子的病情稳定了,卫公公才去请了宋太医来给小主看病。”素心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背抹泪。

  “我这不是好好的了,还哭什么,都把眼泪擦了,别惹我心里难过。”苏子卿看着她们眼睛都红红的,心里不忍。

  “后来呢?太医来看了怎么说,问我是怎么回事了吗?”苏子卿担心谁会不小心说漏了嘴。想来那天那样不由分说的跑出去,是十二分的不妥,不知当时是怎么回事,好像无法控制自己一般。

  “问了。”幽若忙回答,“不过我们不敢瞎说,只说小主在雪中赏梅,贪看呆住了,所以冻坏了身子。宋太医便说看症状是突然受了寒,心中又有郁结,怕小主是想家了……”

  苏子卿苦笑了一声:“既如此,你们又哭些什么?”

  “小主你一直没醒,宋太医说……宋太医说……”素心的话没说出来,自己又哭成了泪人。

  “说什么了?”苏子卿被吊起了胃口。

  “说……小主今日要是醒不过来,怕是永远就醒不过来了……呜呜……”素心孩子似的放声大哭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