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醒也无聊,醉也无聊(3)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41 2019.09.20 20:05

  “梅妃?”长孙幼仪冷笑一声,“可是先帝那个宠妃,后来被群臣所逼,先帝不得已赐了毒酒的那个?”

  苏子卿闻言心里一惊,没想到梅妃竟是如此下场。

  “可不是。”沈之华笑道:“先帝独宠梅妃,竟一连几日不去上朝……那个时候,梅妃的盛宠可是谁都比不上的!”

  说着,捏着帕子捂嘴笑。

  长孙幼仪嘴角含笑道:“沈贵人这帕子倒是好看,这花样子新奇得紧。”

  “这是臣妾的那个小宫女黄莺儿绣的,娘娘若是喜欢,便叫她给娘娘绣一张也无妨,娘娘喜欢什么花样子?”沈之华赶紧巴结。

  长孙幼仪抬眼看了看一旁的苏子卿,眼睛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你这帕子好是好,不过也算不得多奇。

  本宫倒是知道一个人绣的花样子,那是宫中最好的绣娘都绣不出来的。”

  “当真?”沈之华面上的喜色几乎掩不住,她素来喜欢这些刺绣的东西,光是帕子就有一百多张。

  “还请娘娘告诉臣妾此人何在,臣妾想叫她绣一方帕子。”

  长孙幼仪轻笑一声,卖了个关子:“此人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

  苏子卿几乎马上就明白了,长孙幼仪所说之人便是自己。这个萧淑妃,没想到已经把自己调查得如此清楚,连自己曾经是秀女也调查到了。

  看来皇上安排的身份,并不是密不透风的。

  今日长孙幼仪之举,竟故意想让自己在沈贵人面前出糗!

  果真,沈之华左看右看,不知是谁,一脸疑惑的看着长孙幼仪道:“娘娘,恕臣妾愚钝。”

  长孙幼娇笑一声,道:“你眼前的这位顺才人便是了。”

  “娘娘拿臣妾取乐呢!”沈之华摇了摇头,举着手里的那块帕子,“顺才人虽不是出身官宦世家,却也是绅士名流之女,哪里会这些粗鄙的活计!”

  “也许人家顺才人深藏不露,还不止会这些粗鄙活计呢。也许人家还会做丫鬟婢女,伺候别人呢。”

  长孙幼仪面若桃花,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现在这后宫是越来越乱了,叫本宫如何去管理?

  皇后整日里病怏怏的,根本不知道后宫混进来了什么角色。别是那种风月之地的风尘女子混了进来,也未可知。”

  沈之华脸色大变,道:“娘娘所言……”

  “不过开个玩笑罢了。”长孙幼仪不痛不痒的转向苏子卿,“是吧,顺才人?”

  苏子卿的脸色早就变了,这萧淑妃竟然还查到了自己之前的身份,看来她的势力在宫外也不容小觑。

  皇上一心认为能够瞒住众人,却连他后宫的女人都没瞒住。如此,更别说那朝堂之上个个鼻子如同老狐狸的大臣。

  如今苏子卿未承宠,地位低下。倘若那日皇上召她侍寝,晋了她的位份。或者她又得了一男半女的,那就可能会青云直上了。

  如若真有那时,可能真的会像那梅妃一样……或比梅妃那时更加声势浩大些,她可是在风月之地走出来的。梅妃好歹是清白的官宦子女。

  “看看这顺才人,本宫才开了几句玩笑话,脸色就不好看了。莫不是为了刚才本宫让撤了绿头牌的事情在记仇吧?”

  长孙幼仪故作无辜的样子,“刚才的事情,本宫也是不得已。为了肃清宫闱不正之风,本宫不得不如此做。这不仅关系到顺才人,也关系到皇家脸面之事。

  顺才人甫进宫,不懂规矩是很正常的。如今学学,也就好了。皇后心慈手软,只好本宫来做这个恶人了。顺才人可别恼了。

  锦心,你瞧瞧,顺才人这样子,倒和皇后赐给本宫的那个锦儿有些相像呢!”

  素心那搀着苏子卿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苏子卿暗地里捏了捏素心的拳头,示意她放轻松些。

  一面说着,一行人却已到了御花园。

  只见御花园里百花争艳,芬芳异常,一片桃红柳绿的热闹景象。苏子卿却只觉得太阳火热,烤的有些头晕,身上却莫名的发冷。

  嘴上说着是来赏花,长孙幼仪却偏引着众人往御花园的偏僻之地而去,径直行到一片已然凋谢的牡丹园旁,才停了下来。

  “这牡丹虽美,却也是会凋零的。”长孙幼仪似怜惜般的用手指抚摸着一株牡丹,却忽的手下发力,一下连叶带枝折下好一段下来,拿在手中把玩。

  “娘娘说的是。这牡丹再美,也不过转眼就会凋零的,留不住。”沈之华附和着,言语中却摆明了的另有所指,尤其她的眼神明明看向皇后的长庆宫方向。

  苏子卿听二人把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挂在嘴边,却并不忌讳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这二人对她说这些话,绝对不是想拉她下水的意思。她人微言轻,对萧淑妃来讲,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今天的事情,萧淑妃定是别有用心的。

  这时,却听得锦心道:“娘娘,那边像是有两个宫女,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么,看到娘娘,还不过来行礼。”

  众人随着锦心所指看过去,却是一个宫女和一个太监正站在一处井口旁边,似乎在争论些什么。那太监不知为何,突然发怒,一下将那宫女推入井中。

  只听得水花声四起,那宫女跌落时大叫了一声,太监立刻就跑开了。

  苏子卿只觉得脚下一软,却马上稳住了,喊道:“快救人!”

  也不顾长孙幼仪和沈之华的眼光,提起裙摆便往井边跑过去。素心等人跟在身后,皆是焦急万分。

  待行到井边,那坠井的宫女已经没了声音。苏子卿往井里一望,只看到一只通红的手和一双绝望的眼睛,正直直的朝着自己。

  “素心,快拉住我的手。”苏子卿把一只手递给素心,就要探到井里去拉人,幽若摇了摇头,拦住了苏子卿。

  “小主,人已经没救了。”幽若道。

  苏子卿脚下终于连最后一丝力气也无,径直跌坐在了地上。

  此刻,长孙幼仪和沈之华才缓缓行至井前,还有说有笑的样子,完全没有将一条人命放在眼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