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8)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31 2019.10.23 20:05

  贤妃微微一笑,十分大方得体,“身体不过是老样子罢了。多谢妹妹挂怀。今日听说妹妹这里有好茶,便特意巴巴的赶来尝尝。倒果真是好东西,皇上待妹妹真真儿是宠爱。”

  长孙幼仪十分得意,便叫小宫女给贤妃装上点茶叶,贤妃并不要,只说自己喝那茶怕辱没了,便没了下文。

  长孙幼仪也不再劝,只嘱咐宫人添茶倒水,奉上果子点心。好似刚才根本没有发生过她为难苏子卿之事,举手投足十分自得。

  也没有任何人提及此事,大家心照不宣。但苏子卿看到贤妃的眼神里分明是都知晓的样子,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住她。

  苏子卿是十分记得那日贤妃为自己开解的事情,因而满面含笑上前来问安,眼神里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贤妃春风拂面般和蔼的应对着,让苏子卿感受到那种亲切的关怀。

  这时,忽听得德妃软绵绵道:“萧淑妃这里的石榴倒是极好的,如今成熟了,何不摘些下来给姐妹们尝尝。”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摸着那血红的石榴。

  “这石榴可吃不得。德妃妹妹可是糊涂了?”贤妃捂住嘴笑了笑,一只手搭在苏子卿的手背上,“妹妹可是忘了石榴是和寓意了?这肯定是萧淑妃妹妹特意种的。”

  “哎呀,瞧瞧我这记性。”德妃一拍手,十分无害的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假意不知道,“这石榴可不是多子多福的意思嘛,萧淑妃定是专门种这石榴,取其寓意,好早日怀上龙嗣,一朝应了这美寓。

  如今这石榴个个有红又大,可不是极好的兆头,怕是萧淑妃有好事要到了。”

  德妃一边笑着,一边柔声细语:“先前我要摘这石榴,可不是坏了这好好的兆头。该打该打,还望妹妹原谅呢!妹妹可别恼了!”

  长孙幼仪的脸色眼见着的黑沉了下来,十分不满的样子,就那么摆在脸上,众人皆可看见。

  在这宫中有些年月的人都知道,长孙幼仪承宠多年,却从未有孕,这一直是她的心病。

  招了太医和民间大夫来看,都看不出所以然来,只说一切正常,子嗣之事,恐怕须天意。因而长孙幼仪一直最厌恶别人提到子嗣之事,更是厌恶那些有孕的妃嫔。

  贤妃是还未有孕就落下了残疾,往后是绝对不会生育的。但德妃却是曾经有孕过的,虽因为不可知原因而流产了,但毕竟也能证明她是可孕育之人。

  偏偏长孙幼仪如此承宠,却从未有过好消息。

  此刻,德妃提到多子多福,长孙幼仪怎可不恼,却又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这些妃嫔如今都是仰着头瞻仰她的鼻息的,她不可露出怯弱的地方来。因而只黑了一张脸给众人看。

  贤妃只当个没事人一般,笑笑道:“德妃妹妹快别说那等话了,咱们谁敢恼了你啊?萧淑妃妹妹可不是那等小气的人。我如今倒是知道一桩好事要说的,说出来,别吓你一跳!”

  贤妃与德妃都是那等不爱出门,不爱惹事之人,今日听贤妃如此说,众人都被勾起了兴致,忙围了过来。

  “到底是何好事,姐姐快说来听听。”德妃赶紧走到贤妃身边,只留下长孙幼仪一人,甩了脸色不知给谁看,尴尬站在那里。

  贤妃莞尔一笑,道:“新进宫的乌常在有喜了!这两日害喜正害得厉害呢!说是头晕眼花的,门都出不了。”

  众人皆是一惊,便议论开来了。有的说难怪那日螃蟹宴,乌琴心推说身体不适没去,孕妇是吃不得螃蟹的。

  有的忙补充,难怪今日也不来,今日品的是绿茶,性子是极其寒凉的,对孕妇也不好。

  还有的说,前几日看见她呕吐不止,还以为她吃坏了东西。

  长孙幼仪听了这话,脸色愈发深沉了,不悦道:“听说靖安宫何贵嫔毁了容,这阵子正闹得厉害,一宫的妃嫔害喜了都不知道。当真是没用的,还敢坐着一宫主位。如今毁了容,看她如何去待这一宫的人。”

  言辞间,似乎有意要转移话头到何贵嫔身上。

  苏子卿听出长孙幼仪的意思,却偏偏有意要顺着贤妃的话说,便问道:“乌常在有喜了是好事,怎的才听说,是今日太医才诊出来的吗?臣妾与众姐姐们可要备了薄礼去看看?”

  贤妃赞赏似的看了看苏子卿,摇摇头回到:“并非今日才诊出,实是有一段时日了。只因那乌常在胆子小,又是新进宫的,因而不敢张扬着,只偷偷的私下告诉了本宫。

  有喜了这是好事,怎可藏着掖着。今日本宫把这是说出来,一是督促各位姐妹能够尽心服侍皇上,早日怀上龙嗣,二是提醒各位,如今乌常在是有喜的人,凡事上面应该多忍让些。

  至于备礼去看,先不用着急。如今才有孕不久,哪有时间应付大家。等胎像稳些了再说吧。”

  长孙幼仪走到众人之中,嘲讽似的问道:“本宫现在协理六宫,怎的这事让贤妃姐姐代劳了?后宫姐妹们的事情,不用姐姐操心,姐姐只管养病才是。”

  那‘养病’二字读得极重,摆明了嘲讽贤妃是病体,且还如此多管闲事。

  贤妃却不恼,继续笑着道:“只怕是妹妹太过严肃,吓坏了大家呢。否则那乌常在何苦的直把这事告诉本宫呢。罢了,本宫这病体也不便就留于此了,便回宫去了。”

  贤妃一走,好多人也就要走,自觉得今天这场戏是看够了。苏子卿也以身体不适为由,与林诗诗结伴而去。

  本来今日长孙幼仪想借由喝茶一事,作弄一番苏子卿。却未曾想到半路杀出贤德二妃,让她在众多妃嫔面前颜面尽失。不由得恨得心里发痛,一双手握得指节发白。

  如此,乌琴心有孕的事情便在一日之间传遍了后宫。听说当天晚上,皇帝留宿靖安宫陪伴乌常在,还赏赐了好一堆东西,让那些同日进宫的姐妹们个个眼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