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4)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80 2019.08.31 20:05

  “今日之事,你我都始料未及。子卿,娘担心你……”苏夫人情绪不稳,有些轻微咳嗽,苏子卿要去扶,却被挡开。

  “等这马车进了京城,你我今世母女之情,恐怕就到此结束了。那深宫中……那深宫中……”苏夫人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恐怕这辈子,你我母女再无见面之日了。”

  宫中女子,非死不可出宫。这是自古的规矩。

  “子卿啊,娘想让你长久的活下去,并不想你去享如何的荣华富贵。娘只要你嫁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能够给你安稳幸福的生活便是了……”

  “嘘——”苏子卿把手指轻轻按在唇上。

  “娘,你的心意女儿全部知晓。只是,此话不可再说了,不然你我人头不保。娘方才说了,说话做事,再不能如同往日,一切都要谨小慎微,这般话,万不可轻易的挂在嘴边。”

  “此时还好,待进了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女儿。虽说只是才人的位份,但女儿的身世浅薄,又突然蒙受宠爱,恐怕很多人不甘心,等着抓女儿的错处……”

  “是。是娘大意了。”苏夫人暗自出了一身冷汗。如今比不得往日,说错一句,走错一步,都可能是杀头的罪。

  “只是子卿,你一定要记得,在宫中不能自大,却也不要自卑。遇事,先保全自己,才能从长计议。也万万不可恃宠而骄,帝王的宠爱都是朝夕变化的。”

  “女儿记下了……”

  母女二人一路推心置腹,叙说即将到来的离别,仿佛要将这些年没有说的话全都在一夕之间说与对方。

  马车在路上颠簸四日,终于进了安州城。这路上的四日,日日都是小雨淅沥,仿佛是老天也在为苏子卿哭泣一般。

  春雨贵如油,这春雨尽了,想必夏日也就不远了罢。苏子卿在心里想,也许这场雨在暗示着什么,让她一路到京都走得如此泥泞。

  本来是三天不到的路途,竟然行了整整四日才到。自己未来在宫中的日子,恐怕也会如此泥泞不堪吧。

  那新置办的宅子是三进的大院,家具等生活物什一应俱全,连仆人女婢都已准备齐全,真可谓是面面俱到。

  马车先停在宅子的正门,便立刻有几个丫鬟抬了一顶小轿过来。素心和春回搀着苏子卿下了马车,连张望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又立刻上了小轿。

  男人们纷纷回避,几个丫鬟抬了苏子卿到闺阁门口,方才作罢。做了皇帝的女人,就连自己家里都不能乱走了,以免撞见家中男丁。

  那闺阁是一间闺房并一个小厅,外面还有个清幽小院。

  小厅里堆满赏赐下来的东西,各种金银器物,绫罗绸缎,珠宝首饰,稀奇玩意儿一应俱全。

  饶是苏子卿定力十足,见到这些东西却也被惊了一跳,暗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便是皇家的手笔了。只是敕封个才人,就有如此多的赏赐。

  先前赏赐李英和那些下人,苏子卿已算是散尽了家财。要知道那只翠玉镯子,已是她最好的首饰。

  本想打点一些碎银子给李英,立刻想到那碎银子着实太少,只得用了那只翠玉镯子。眼下看到这堆赏赐,苏子卿明白那只翠玉镯子算不得什么了。

  皇帝赏赐一个从六品的才人就有这些东西,可想而知太监李英平日里得到的赏赐自然不会太次。自己那只翠玉镯子着实太小气了,李英能够收下,完全是他对于皇帝和苏子卿的尊重。

  苏子卿当机立断,从赏赐里拿了一锭金子,吩咐素心去赏给李英,又抓了一把银瓜子,叫赏给这几日跟从她从西州城一路风尘仆仆服侍过来的人。

  末了又道:“你二人快去快回,自有好东西赏给你们。”

  苏子卿明白,这素心和春回必定是她往后要带入皇宫的人。偌大的后宫,不能没有心腹,这几日二人所做,苏子卿看在眼里。

  这两个婢女从今日起便要善待,若是能够如同义妹一般,以后在后宫中,必然能够多一份保障。苏子卿不敢奢求在后宫里能够同哪个妃嫔情同姐妹,毕竟她们要服侍的是同一个男人。

  素心和春回二人去了不久便回来,春回道下人们领了赏都很高兴,想要来谢恩,不过被挡了回去,怕扰了小主的清净。

  苏子卿暗自点了点头,明白春回是个细心谨慎的丫头。素心却说李公公来了,说要谢恩,在外面候着。苏子卿连忙让进来说话。

  李英进来,先行了大礼谢了赏,又斜眼看了看那一堆赏赐道:“这是皇上赐给苏府的一些玩意儿,待顺才人进了宫,皇上交代另有赏赐。”

  一些玩意儿么?

  苏子卿明白了这些东西的分量以后,也就不再去看了,以免让人小瞧了去,说她是没见过世面的,岂不是成了笑柄。

  不过,苏子卿倒是好奇这宅子突然就冒出来,还叫做苏府,不免有些大张旗鼓了。平白无故的冒出个有名有姓的宅子来,岂不惹人耳目。

  李英像瞧出了苏子卿的疑惑,当即解释道:“皇上知道顺才人心里对身世并不介怀,说您是一等一的潇洒之人。只是,这皇宫里人多口杂,只得委屈顺才人,给您捏造了一个身份。”

  “皇上说,从今日起,您便是那西州城里苏姓乡绅的孤女。这进京缘由皇上也想好了,就说家里本携家带口欲往京城来落地做生意,却未曾想到路上遇到山贼,误伤了苏老爷的性命,只留下苏小姐和苏夫人二人相依为命,一路颠簸来到了京城,置办了这小小的宅院。”

  李英恭恭敬敬的说着,一边去看苏子卿的脸色。见无任何异状,才有接着道:“您和皇上相识,也是一段佳话。”

  “那日圣上微服私访,偶遇苏小姐,二人情投意合,便定了终身,之后圣上才吐露身份乃是当今的皇上,并答应回宫之后,自会接苏小姐进宫。此次不过是苏小姐遇清明,专程回西州城为先父扫墓,恰巧皇上下旨封了才人,让奴才们去接顺才人进宫……”

  呵,连这些都想好了,毫无漏洞。将自己过去的身份遮掩得严严实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